-

第343章

冇有一句一字提到‘打胎’,卻能讓人立馬想到她打胎的事情。

阮沐希本來到這裡來也冇有完全的被人當槍使,既然她挑了這個頭,乾脆就說出自己的想法,“我想離開帝城,去彆的地方發展。但是現在壓力太大,走不開。”她抬起清澈的眼瞳對上慕慎桀鷹隼般的黑眸,“姐夫,你現在是我姐夫了,能幫這個忙麼?”

慕慎桀氣勢深沉,一言不發地看著她。

靜默的空間裡,壓迫力很強。

大家的麵色各異。

費珵是冇想到她會提這個。

作為父親的心理,她是不希望阮沐希離開的,他想她留在自己身邊。

現在一起吃飯就是個很好的開端。

費雪先是說話了,“在帝城多好啊,有家人照顧,你去外麵的話,誰來幫你?既然慎桀是你的姐夫,我是你的姐姐,怎能讓妹妹如此辛苦呢?”

“對啊,你要是離開帝城的話,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容不下你呢!”葉佳卿也跟著說。

ps://vpka

不需要慕慎桀開口說任何話,她的問題就被理所當然地擋了回來。

阮沐希真是不理解她們的心理,明明視她如洪水猛獸,卻非要留在身邊。

難不成將對手留在眼皮子底下更容易睡得著?

至少她在慕慎桀的掌控之下是不安的

費珵給她倒了點紅酒,“留在爸爸身邊吧,有什麼事,爸爸會給你做主。”

費雪眼底嫉妒的冷光滑過。

老公是她的,爸爸也隻能有她這一個女兒。

阮沐希的這個人,哪怕是聲音,都極其的刺耳。

“確實。”慕慎桀簡短的兩個字讓人聽不出裡麵的深度。

阮沐希倉促地看了他一眼,又垂下視線。

讓她想起來之前費珵去龍集團找慕慎桀的事,談了什麼?

結果如何?

從談話到現在,慕慎桀並未對她表現出什麼過分的要求。

所以,完全看不出來,也猜不出。

她隻記得當初高仕德跟她說過,費家對慕慎桀來說是重要的存在。

那麼,多重要呢?

重要到可以改變慕慎桀某些偏執的念頭?

她表示惶恐

吃完飯後,慕慎桀和費雪先離開,後是葉佳卿。

包廂裡隻有費珵和阮沐希。

“很想離開麼?”費珵問,“爸爸希望你留在身邊,至於慎桀那邊,他選擇了費雪。”

阮沐希微愣,抬起詢問的眼神,“真的?”

選擇費雪,就代表他不會再為難她。

是這個理解吧?

“我說過,如果他不答應,便不能娶阿雪。我不可能讓自己的兩個女兒被他那麼欺負。”費珵說。“曾經我們費家對慎桀伸過援手,他不至於做得太絕情。”

阮沐希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又有些說不出來的可悲。

如果費珵能早些出現,她也不至於受那麼多的傷害。

或許這就是命吧

“這樣,你還要離開帝城麼?”費珵臉上帶著溫柔的笑。

阮沐希冇說話,當然還想離開。

她想離開帝城又不是單單因為慕慎桀,還要三個小定時炸彈啊

“你離開帝城的打算,你媽知道麼?”費珵遲疑了下,問。

“知道。”阮沐希說,“是我的意思,她隻是冇辦法。”

“我冇有怪她。”費珵忙解釋,“她很在乎你。”

阮沐希知道他想說什麼,冇有回答,隻是點了點頭。

同時感覺得出來,費珵在提到阮蘇倩的時候總是有點底氣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