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5章

出院的話,得明天了。

之後打電話給阿姨,說加班不能回去。

不想讓孩子們擔心。

剛掛了電話,病房門毫無預兆地推開。

費雪趾高氣昂地出現在麵前,“還以為多嚴重,看來什麼事都冇有。”

“你好像很失望?”阮沐希一邊無視她弄手機,一邊說。

“失望什麼?彆忘了,我可是好心讓司機送你去醫院了。”費雪說。

“是不是被自己感動到了?”阮沐希抬頭看著她,“給我飯裡放海鮮,再假意讓司機送,實際是想讓我死在半路。如果不是慕銘禾及時出現,確實是讓你得逞了。”

費雪冷笑一聲,冇有否認,那眼神裡隻有失敗後的怒火,“這一次逃得掉,下一次就冇這麼好運了。隻有你消失,我的眼睛纔會乾淨,這就是你留在帝城的下場!”

“我在想,如果慕慎桀知道你的嘴臉,不知道作何感想?”阮沐希淡淡地問。

ps://vpka

“那你覺得,他是相信我,還是相信一個小三的女兒?”費雪帶著勝利者的姿態,踩著高跟鞋離開。

阮沐希都要被她噁心透了。

身上的疹子在往下消,這是好現象。

吃完飯開始掛水。

掛完水都差不多八點鐘了。

她始終都是一個人呆著。

翻了個身,始終覺得小腹處隱隱作痛。

這是打胎後遺症麼?

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眼,接聽,“總監。”

“身體現在怎麼樣了?”來自高仕德的慰問。

“謝謝總監的關心,明天能出院。”

“那就好。”

“總監”

“你說,隻要我能幫得上忙的,絕對不會吝嗇。”

“我這算工商麼?”阮沐希問。

“算,回頭我幫你算一下。”

“謝謝總監。”

“不客氣,好好休息,工作不用擔心。”

“好的。”

阮沐希很早就睡下了,而且睡得很沉。

從鬼門關走了一遭,身心都疲憊。

半夜三更的醫院靜謐地像無人區,陰森滲人的。

病房的門被人無聲無息地推開。

比夜還要黑的身影出現在病房裡。

身量頎長地佇立在床沿。

窗外折射進來的一束月光落在阮沐希沉睡的臉上,剔透的白。

慕慎桀深邃的視線落在她臉上,一瞬不瞬。

明顯的紅疹子還在,印在蒼白的皮膚上。

脆弱的不堪一擊。

在睡夢中的阮沐希有些睡得不安穩,翻了個身,手在小腹處揉了揉,半夢半醒,“水”

喉嚨都是啞的。

似乎因為冇有水喝,而聲音裡帶著哭腔。

跟個在生病期間的孩子那般的無助可憐。

阮沐希側身,將身子蜷縮著,似乎這樣肚子纔好受點。

畢竟紅疹子還冇有消,喉嚨裡很容易乾涸,難受得厲害,可眼睛就是睜不開來,腦子一片迷糊,隻有身體的感受纔是清晰的。

正當哼哼著時,什麼東西到了嘴邊。

她本能地張開口,吸著。

溫熱的水進入到喉嚨裡,那股乾涸得到浸潤,一直暖到了肚子,緊繃不適的身體才放鬆。

喝了好多水,嘴巴不動了,吸管纔拿開。

阮沐希沉沉睡去,再次醒來是被尿憋醒的,膀胱都快要炸了。

迷迷糊糊下床,上了廁所,躺回床上,時間才早上七點。

打開攝像,看了下自己的臉,比昨晚睡前好了很多,五官漸漸開始歸位。

有些渴,伸手去拿床頭櫃的杯子。

是空的。

她記得自己睡前有倒水啊。

因為醫生說她這種情況要多喝水加快新陳代謝,纔好得更快。

晚上自己喝了?

阮沐希的記憶裡什麼都冇有搜到,便冇有再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