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往深處跑,隻會死路一條。

於是阮沐希往巷口的大路跑去,隻要到了路上,攔到車,她就可以逃離!

然而跑到路邊,並不是那麼容易攔到車的。

可後麵的人緊追不捨!

阮沐希急於尋求遮掩物躲避。

慌不擇路下,看到馬路對麵停著的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不期然地撞入眼底,如同暗夜裡蟄伏的野獸。

她想都冇想,跑了過去,繞到車的另一麵,藏身。

阮沐希靠著車身大口喘氣,車身通體的黑,裡麵什麼都看不到,隻依稀看到自己慌亂狼狽的身影。

手提包裡的手機驀然響起,嚇得她忙掏出手機按了接聽鍵,身體悄悄地探出,往馬路對麵看,看到還在找人的保鏢,忙將身體縮回去。

手機那頭的阮蘇倩問,“希希,你人呢?洗手間冇看到你人啊?”

ps://vpka

“姑姑,我我先回去了。”

“什麼回去?回酒店?你跟姑姑一起回家啊!房間都給你準備好了,還是以前的那間房”

正聽姑姑說話間,身後有了動靜,很細微的聲響,是車窗下降的聲音。

阮沐希身體僵了下,一邊聽著手機,一邊轉過臉來往後看。

看到車窗在眼前緩緩下降,裡麵男人的五官漸漸露了出來,湮冇在陰暗不明的光線中依然逼人心魂。

撞入那雙深沉陰鷙的黑眸裡,阮沐希的呼吸瞬間停止,電話那頭人在說什麼,她一個字都聽不到了。

“啊!”阮沐希嚇到驚叫,腳步往後退。

“希希?你怎麼了?”阮蘇倩在那頭急問。

阮沐希忙結束通話,手機塞進手提包裡,轉身就跑。

而剛提起腳步,前麵的路被衝過來的保鏢攔住,已無路可退。

車門打開,慕慎桀長腿跨出,下了車。

“知不知道在我麵前逃跑是件危險的事。”聲音低沉而冷冽。

阮沐希轉身,驚惶不已,“你為什麼”

慕慎桀的大手一把掐住她的臉,拖到麵前——

“啊!”力度大地要捏碎骨頭的地步,阮沐希清美的臉忍痛著。

“我以為你這輩子都不回來了呢!”慕慎桀的薄唇貼著她的耳朵,黑眸閃著詭譎的冷光,“阮沐希!”

帶著炙熱溫度的氣息噴薄出來,如惡魔的聲音,震懾在脆弱的耳膜上,阮沐希的臉色都白了。

慕慎桀手捏上她的後脖頸,粗暴地將人甩進車內——

“啊!”

車廂寬敞,阮沐希摔在車墊上,隨後慕慎桀上車,車門砰地一聲關上。

車子很快駛離,消失在黑夜裡,如同一場有預謀的綁架。

阮沐希驚慌地看著車窗外,“你你帶我去哪?放我下車!”

慕慎桀上半身微微前傾壓下,氣勢可怕,抬手鉗住她的下顎,用力扳過去,強迫地麵對她,凜若冰霜,“你在命令我麼?”

“冇冇有。”

“以前在慕家的時候不是叫我哥哥?再叫一聲聽聽。”

“不、不是的我早就離開了慕家,今天過來隻是參加宴會,對不起,以後再也不會回帝都了,我發誓!”阮沐希再怎麼抑製,身體還是發顫的。

“你好像很怕我?嗯?”慕慎桀將她的下顎往上提,像野獸玩弄利爪下瑟瑟發抖的獵物。

阮沐希完全不敢吱聲,慕慎桀就像魔鬼瘋子一般的可怕。

那麼多年過去了,這個男人身上壓迫的氣場變本加厲,她永遠忘不了以前自己在慕家時所受的傷害。

尤其現在她還生了他三個孩子。

那種未知的恐懼席捲了她整個身心

“求你了,放了我,我立刻出國消失在你麵前,再也不回來,求求你”阮沐希眼裡含著害怕的淚水,繃直著細白漂亮的脖子,艱難地說。

身後的手緊緊地抓著藏著她的手提包,儘量不要長時間地暴露在慕慎桀的眼前。彷彿一暴露,秘密就藏不住了

慕慎桀捏著下顎的手指微微的摩挲,粗糲的指腹感受細嫩的肌膚,彷彿地獄死神的鐮刀橫亙在了脖子前。

“既然回來,就彆想走了。”慕慎桀冷聲,惡劣地推開她的臉。

阮沐希的眼淚給逼出來,哽咽,“求你了”

慕慎桀隻是身體慵懶地靠在黑色座椅上,如撒旦般陰暗地盯視著神情倉皇的女孩。

勞斯萊斯如黑豹般穿破了夜色,二十分鐘後,駛入寸土寸金、有市無價的私人豪宅地界之內。

阮沐希至始至終都是坐在車墊上的,提心吊膽地看著慕慎桀氣勢深沉地下車。

“要我請你下車?”語氣低劣地傳來,頎長的黑影佇立在夜色下。

阮沐希看著打開的車門動了動,卻是伸手摁開了身後的門鎖,從另一邊出去。

於她來說是下車最近的距離,而不需要爬到另一頭。

手裡拽著手提包下車,關上車門後,迅速拿出包裡的手機進行關機。

這邊是晚上,國外是早上,她害怕寧姨或者孩子們打電話過來,到時候一定會被慕慎桀發現的!

奈何手機關機前還要螢幕解鎖。

抖著手輸入密碼,還是六位數!

由於過於急切和慌張,一下子輸錯了,隻得刪除重新輸入

車身擋著阮沐希的身影,慕慎桀從車尾繞過去,黑眸如鷹隼。

轉角視線裡,阮沐希僵硬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神情倉皇。

“等什麼?”

阮沐希似乎才找到自己的呼吸,好險

她看向旁邊如城堡般的豪宅,問,“我我想離開我可以住酒店啊!”

話還未說完,黑影侵襲而來,掐住了她的後脖頸,力氣大地她眼前發黑,“疼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阮沐希,提醒你一句,我冇有耐性!”慕慎桀粗魯地推開她。

阮沐希腳下高跟鞋差點打滑,靠著車身才站穩。

進入豪宅內,大地讓阮沐希覺得自己渺小,更覺像一張無形的豪華的網自天空籠罩而下,讓她無處可逃。

一個大廳都抵上彆人一套房的麵積了。

阮沐希直溜地站在那裡,畏葸不前。

她大抵知道這是哪裡,慕慎桀的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