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2章

麵色受驚地看著不知道何時出現在背後的陸霆琛。

反正被他看到了,便壯著膽子說,“這種東西本就不應該留著。”

“以為刪掉就冇事了?”陸霆琛不僅不生氣,反而覺得有趣。

唐夢聽到這話,心裡有著不好的預感。

“我電腦裡多的就是,要看麼?”

唐夢憤怒地起身,“陸霆琛!”

“噓”陸霆琛的手指壓在她柔軟的唇瓣上,“稍安勿躁,這冇什麼大不了的。”

唐夢被氣得眼含淚水,用力揮開他的手,憤怒地吼叫,“你怎麼不去死!你去死啊!”

人被推向床,直接仰麵摔倒。

腦子還在暈眩,上麵的黑影罩下來,如怪物的降臨,遮天蔽日。

=-

陸霆琛的手背輕輕地蹭著她跟剝了蛋殼似的白嫩臉蛋兒,“真舒服。”

唐夢察覺到那雙琥珀色眸子散發的幽光,聲音都抖了,“我流產冇多久,你不能”

“如果我想,你認為自己跑掉的機會有多少?”

唐夢嚇得渾身劇顫,“你不能,你不能邢哥,給我一條生路吧!”

陸霆琛俯身,貼近她痛苦的臉,“寶貝兒,在我這裡,求生容易,求死難”

說著,薄唇壓了上去,吻著唐夢驚懼的軟唇。

陸霆琛就像是抽菸上癮忽然斷了煙的迫不及待,恨不得將身下之人給吃乾抹淨,連一點渣子都不剩。

不,這比斷煙癮還要難受。

唐夢奮力地轉開臉,將自己的嘴得到空隙,急切地說,“染上病,到時候隻會更麻煩!”

陸霆琛將臉埋進她的脖子裡,沉迷地嗅著她的氣味,粗喘著嗓音,“你永遠是我刑堯林的老婆,記住了。”

唐夢閉上眼,是那麼絕望。

第二天,唐夢就坐上陸霆琛的車出去了。

一路上讓她惴惴不安。

難不成陸霆琛又想出什麼可怕的手段來折磨她麼?

賓利車駛入醫院大門的時候,她看到了醫院的名字——精神療養院。

也就是精神病院。

唐夢扭頭錯愕地看著淡定的陸霆琛,問,“你什麼意思?為什麼帶我來這裡?你要把我關在這種地方?”

陸霆琛冇有說話,車子停下後,徑直下了車。

而唐夢不下車,身體緊緊地貼著座椅。

陸霆琛一手搭在車頂,微微彎下腰,看著唐夢臉色慘白的模樣,不嚇她了,“帶你過來看個人。”

“什麼人?”

“進去就知道。”陸霆琛說,見唐夢半信半疑依舊不敢下車的樣子,問,“要我抱你下來?”

什麼抱?不過是用強硬的方式拽她下車。

唐夢猶豫了下後下車。

安慰自己,如果陸霆琛真的要把她關進精神病院,不會這麼好脾氣。

而且什麼理由呢?

該關進精神病院的人是陸霆琛纔對!

陸霆琛敲了門,進房間。

唐夢多稀奇,他居然會敲門。

這病房裡的人會是誰呢?

“進來。”裡麵傳來一個女人中氣十足的聲音。

進去後,唐夢看到了裡麵的女人正坐在搖搖椅上織衣服,第一反應是,這種天為什麼要織毛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