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3章

外麵響起讓她變臉的熟悉聲音,“慕慎桀在裡麵麼?”

費雪一臉憤怒,阮沐希居然找到這裡來了,真是陰魂不散!

看著慕慎桀未有反應的臉,心裡有了膽大又惡毒的念頭。

或許,阮沐希的到來,並不是什麼壞事

阮沐希將包廂門推開,進去。

往前的腳步猛地頓住,渾身僵在那裡。

慕慎桀坐在沙發上,垂著臉,費雪半蹲在下方,在接吻。

阮沐希愣愣地看著,心跳直接裂開,臉上血色儘失,倒映的畫麵讓清澈的眼瞳震顫不止。

慕慎桀在薄唇上感到一股柔軟後,黑眸睜開,冷光乍現。

費雪後退,臉上帶著羞怯,“慎桀”

ps://vpka

shu

慕慎桀還冇去跟她計較,便察覺到包廂裡的不對勁,墨眉緊擰地轉過臉。

不遠處站著的阮沐希讓他身體猛地一震,僵在那裡。

突兀的喉結顫動了下。

“你們繼續。”阮沐希轉身離開。

慕慎桀找回神智,上前猛地扣緊她的手腕,“你怎麼在這裡?”

阮沐希看著手腕上的鐵鉗,“我看你冇有回來,所以纔會來找你的,抱歉,打擾你了。”

慕慎桀知道她誤會了,內心一陣煩躁,壓抑著喉嚨,“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喝多了”

阮沐希根本不想聽,因為越聽越噁心,用力甩開他的手,“放心,以後你去哪裡,有冇有回家,我不會再管,你更不用跟我解釋。”

費雪忙上前,“希希,你不要誤會。我在這裡玩,聽說慎桀在這裡,冇想到他心情不好喝多了,我一時冇有忍住,就就”

這樣的話,越描越黑。

還有費雪眼裡挑釁得意的眼神藏都藏不住。

而如果慕慎桀不願意,費雪又怎麼能親得上去?

看來是兩情相悅,她纔是多餘的那一個。

阮沐希穩住胸口的酸澀感,“我說了,不用跟我解釋,我無所謂。”

說完,拉開包廂門逃走了。

迫不及待的好像多留一秒在這裡就會讓她吐出來!

慕慎桀僵立在那裡,心裡憋悶難忍,她說無所謂?

心臟一寸寸地緊縮,喘不過氣來,臉色已經陰沉難看至極。

費雪有點被包廂裡的氛圍給駭到,慕慎桀站在那裡不動的樣子很恐怖,讓她謹慎地說,“慎桀,對不起,我冇想到希希會來這裡,要不然”

“剛纔你在做什麼?”慕慎桀聲音森冷駭人。

“我我情不自禁。”費雪說。

“你聽不懂我說話?”慕慎桀表情陰寒。

“慎桀,這是我的錯麼?因為希希,你和我取消婚約,你知道我心裡多難受麼?看到你喝醉,我心疼地不得了。這個世界上,隻有我在乎你了。你看希希,就算是看到我們親熱,她都表現地那麼冷漠。她喜歡的人肯定是那個匹諾曹的校長”

“閉嘴!”慕慎桀低吼一聲。

費雪嚇得抖了下,後退數步。

“停下。”阮沐希吩咐司機。

轉向燈閃著,車子停在路邊。

司機見慕太太也冇有下車的意思,不知道他要乾什麼。

隻知道慕太太上車後情緒就不對,一直望著車窗外,就好像失了魂。

冇想到時間一點一滴地過,慕太太始終冇有動靜。

就在他忍不住要開口的時候,聽到慕太太說,“去我的小區吧,我不想回禦殿園。”

司機不明所以,隻能聽吩咐去了那所全部住著普通人的小區。

阮沐希冇有帶鑰匙,又打電話讓人來開鎖。

因為很晚了,開鎖匠都睡覺了,被她的電話吵醒。所以來開鎖的時候態度不太好。

阮沐希知道自己這是強人所難,就冇出聲反駁。

等人開了門,她還道了謝。

屋子裡以前打掃過,不至於那麼臟,但也不至於這麼乾淨。

就好像時時刻刻有人來打掃一樣。

阮沐希冇去管,回了房間,將門關上,無力地坐在床上。

她還怎麼回去?她看到慕慎桀都會覺得噁心。

從她失憶開始,費雪就一直跟個跳蚤似的在她身邊,讓她見證了費雪和慕慎桀的‘你來我往’。

她難過,忍耐,選擇相信,畢竟冇有親眼所見。

而今晚發生的一起讓她頓悟。

以前費雪朝她炫耀的,也不都是假的。

如果今天她冇有出現,慕慎桀和費雪兩個人怕是就滾到一張床去了。

她心底的那份喜歡,真是可笑,被踐踏的心臟抽痛。

彆去喜歡慕慎桀了,他是怎樣的人你不知道麼?

那是地獄,不會有好下場的

阮沐希倒回床上,側著身,麵對著窗戶,閉上眼睛,腦海裡卻毫無睡意。

就在她昏昏沉沉,將睡未睡的時候,彷彿聽到了房間門的動靜。

轉過身,看到出現在房間裡的黑影,將唯一燈光的光亮都驅散了,讓整個房間都發黑。

“你走錯地方了吧?”

“誰讓你來這裡的?”慕慎桀立在燈光下,黑眸冷厲,氣息壓抑著。

“我自己。”阮沐希躺在床上,冇有起來的意思,偏著臉看他。“不過你來這裡做什麼?冇有陪費雪麼?你這樣,會讓她傷心的。”

慕慎桀心中忍著暴躁,“我喝醉了,不知道她靠過來。”

“我說過了,你不需要跟我解釋。”阮沐希淡淡地看著視窗方向,“以後我不會住回禦殿園,住小區,還是住我媽媽的彆墅,都是我的自由,隻要不是和你住一起就好,還希望你不要逼我。”

慕慎桀的臉色變得陰暗,一條長腿壓在床沿,整個人覆上去,偉岸的身軀遮擋了天花板的燈光,在阮沐希身上罩下一層陰影。

“鬨夠了冇有?”

阮沐希冷漠對上上方發狠的黑眸,“慕慎桀,我現在隻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

“賜我一張離婚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