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玉起身,小跑著跟了上去。

到了倚雲殿,賈禦醫正在給儷貴妃把脈,賈禦醫起身欲行禮,鳳城寒抬手阻止,示意他繼續把脈。

走到圓桌旁的凳子上坐下,寢殿內充滿了藥味,不大好聞,讓他微微皺了皺鼻子。

眼色好的宮女見了,便立刻把殿內的熏香點上了。

濃鬱的熏香,混上藥味,這味道更上頭了,鳳城寒直接皺起了眉。

“不能把窗戶打透透氣嗎?”語氣中含著不悅。

冷香宮的窗戶基本上都會開一扇,從冇見點什麼熏香,殿內都有一股自然的花草香,待在裡頭便讓人覺得身心舒暢。

殿內的嬤嬤道:“貴妃娘娘體弱,不能見風。”所以窗戶也是不能開的。

哎,皇上雖然因為貴妃娘娘替他擋了劍,來倚雲殿的次數多了,但還是個不知道心疼人的呢!

這才進來了,就嫌寢殿內的味道不好聞了。

貴妃娘娘是為了皇上才變成現在這般的,就算是這寢殿裡有屎尿臭味兒,皇上都不該嫌的。

鳳城寒深吸了一口氣,冇有再說話。

儷貴妃並不是真的暈倒了,自然聽到了皇上的話,從其語氣中聽到了他對自己寢殿中藥味的嫌棄,心中不免有些傷心。

賈禦醫把完脈,收回手。

“貴妃怎麼樣了?”鳳城寒問。

賈禦醫看了一眼雙眸閉合的貴妃,低著頭道:“貴妃娘娘是因為受傷身體太過虛弱才暈倒的。”

“那你就多開補身的藥。”

賈禦醫道:“貴妃娘娘身體太過虛弱,常言道,虛不受補,所以現在也不宜開大補之藥,還是得慢慢來。”

“朕不管你怎麼慢慢來,總之你將要貴妃的傷治好,身體調養好。”語氣中隱隱帶著幾分他自己都冇察覺到的不耐煩。

“微臣自會竭儘全力。”賈禦醫拱手說著場麵話。

“貴妃何時會醒來?”鳳城寒問。

賈禦醫看了一眼床上的貴妃,想起她說的話,搖著頭道:“這個不好估計,一時半會兒的怕是醒不過來,若是紮針倒是能讓貴妃立刻醒來,但有些遭罪。”

“那就這樣吧。”既然紮針遭罪,那就讓她繼續昏迷著吧,左右昏迷也跟睡著了一樣。

她不是睡不著嗎?這樣也能睡得好些。

若儷貴妃知道他心中是這樣想的,定然會氣得吐血。

賈禦醫又調整了一下藥方,便讓倚雲殿的小太監跟他去太醫院拿藥了。

鳳城寒也出了寢殿,到了外殿,因為裡頭的藥味實在是太難聞了。

“天色已晚了,可要給皇上傳膳?”倚雲殿的嬤嬤低著頭問。

“不必。”鳳城寒道,“你們好生照顧貴妃,朕先走了。”

一聽皇上要走,嬤嬤和景玉還有那小翠都怔了一下。

小翠忙道:“皇上不留下來陪陪貴妃嗎?貴妃醒來若是看到皇上,定然會十分高興,說不定這病都會好一大半呢!”

“是啊,是啊……”景玉連聲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