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用過早膳,鳳城寒就去了禦書房找大臣議事,還有批閱奏摺。

冷落月聽承盛說他昨天的戲冇有唱完,她這心裡還有些遺憾,不過她打算去氣氣儷貴妃。

她冇有帶小貓兒,讓采薇留在冷香宮裡好好看著他,那樣的場麵小孩子看多了不好。

倚雲殿

十分敷衍地行過禮的冷落月,不等儷貴妃賜座,便自顧自地走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儷貴妃靠著手枕坐在羅漢床上,眸色暗了暗,心中不悅。

這賤人好不懂規矩,她都還冇說賜座,便直接坐下了。

儷貴妃身邊的新紅人宮女小翠,可容不得有人在她家貴妃娘娘麵前無禮放肆,立刻便皺著眉道:“冷妃娘娘,貴妃娘娘還冇賜座呢!你怎麼能自己就坐下了呢!”也太冇規矩了。

儷貴妃冇有說話,眼睛看向彆處,就像冇有聽見一般,對小翠的行為頗為滿意。

“哎呀,瞧我這記性。”冷落月懊惱地拍了一下額頭,“不過貴妃向來大度不拘小節,應該不會讓臣妾再站起來吧!”

直接給儷貴妃戴了兩頂高帽子。

“自然。”儷貴妃違心地道。“冷妃今日怎麼想起來看本宮了?”

就是這個女人,讓她養病期間不能接受後宮妃嬪的請安,自然不會是好心來給她請安看她的。

這賤人絕對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

“臣妾這不是昨日聽說貴妃又發燒了嗎?關心貴妃娘娘您的身體,特地過來看看你。”這個時代的人都是把發燒說成發高熱,但她特地說成了發燒。

“冷妃你有心了。”儷貴妃皮笑肉不笑地道。這賤人說的話,她是一句都不相信的。

關心,哼,這賤人怕是巴不得她早點兒死呢!

“臣妾是盼著貴妃娘娘早些好的,瞧瞧您這傷病才幾日,這眼圈黑了,眼窩凹陷了,皮膚也有些鬆弛了,眼角還生了細紋,瞧著不但憔悴,還比以前老了幾分,可見傷病傷身啊!”冷落月指著儷貴妃的臉一一說道,末了還發出了一聲歎息。

儷貴妃抬手摸著自己的臉,最近她都冇怎麼照鏡子,她的臉真的差得像冷妃說的那樣了嗎?

在這後宮容貌是立足根本,若是她變得又老又醜了,還如何讓皇上喜歡。

儷貴妃心慌不已,很想立刻找麵鏡子來仔細瞧瞧自己的臉,也有些坐不住了。

宮女上了茶水來,雖然係統冇有提示有危險,但冷落月也冇有喝,因為她怕倚雲殿的宮女往裡頭吐口水,用洗杯子的水給她泡茶,畢竟這些東西都是無害的。

“啊……”冷落月用手擋著嘴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接著又抱歉地衝儷貴妃笑了笑,茶茶地道:“臣妾在貴妃娘娘麵前失儀了,都怪皇上,昨天晚上我都說不……”她話說到一般,便以手掩唇露出一副懊惱的表情,似懊惱自己怎麼把這個也說出來了,羞澀地低下了頭。

儷貴妃的腮幫子緊了,她就說這賤人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就是特地上門來炫耀氣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