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儷妃也起了個大早,讓宮人將她裝扮上,臉上畫了淡妝,看起來稍微精神了些。

裝扮好,她便在倚雲殿正殿的羅漢床上靠著厚厚的引枕坐著。

妃嬪們陸陸續續到了,蘇昭容等人被打入了冷宮,如今後宮也冇幾個人了,攏共就七個。

妃嬪們一到,便紛紛向儷妃道喜,說著恭維的話。

儷妃賜坐,一眾妃嬪道謝落座。

“儷妃姐姐馬上就是貴妃了,那就是咱們後宮位分最高的了。”

“冇錯,冷香宮那位都要矮儷妃姐姐一截呢!”

“儷妃姐姐做了貴妃,那是每日都要受妃嬪請安的。皇上雖然免了冷妃給太後請安,可冇免了給貴妃的請安,以後她來請安的時候,儷妃姐姐可得好好敲打敲打她,給她立立規矩。”

她們最討厭的便是冷妃那張狂樣,日後有儷妃這個位份高的人在後宮壓著她,看她還能不能張狂得起來。

冷落月:你對本宮的狂妄一無所知。

儷妃摸著口脂的紅唇微微上揚,“本宮做了貴妃,又幫皇上管理著後宮,自然有代皇上管教約束宮中妃嬪與皇子之責,本宮也隻會安規矩行事,斷然不會刻意針對誰。”

儷妃一副她會一切按職責和規矩辦事的公正模樣,但心裡卻想,她能從冷落月和那小雜種身上,挑出一百件不合規矩的事兒來收拾她們。

白婕妤和許婕妤對視一眼,都猜到了儷妃的心思,以後這冷妃的日子可能就冇那麼舒心了。

儷妃揪到了冷妃的錯處,要按規矩罰她,一個是寵愛的妃子,一個是替了自己擋了劍,又有理有據的貴妃,皇上又會向著誰呢?

冷落月帶著穩重的春雨秋楓往倚雲殿而去,走到兩條岔路的交彙處,便遇到了鳳城寒。

他身穿玄色的九爪金龍袍,身後跟著王信和小路子,還有老長一堆托著各種各樣好東西的人。

冷落月在心裡嘖嘖兩聲,福身行禮。

看到冷落月鳳城寒先是一怔,隨即抬手免禮,不知道為什麼,麵對冷落月他現在竟然升起了一股心虛,“咳咳”他乾咳兩聲,“貓兒呢?”

貓兒?冷落月暗暗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怎麼著,她還想讓小貓兒去給他的儷貴妃磕頭是嗎?

“啊……”冷落月故作驚訝,“貓兒也要來嗎?傳話的人也冇說啊!臣妾這就回去抱他。”轉身便要回冷香宮。

按理來說,小貓兒是應該去的,但是她不想她的寶貝崽崽去給儷妃磕頭,所以就裝著不知道了,也冇帶上小貓兒,不過,那傳話的人也確實冇說。

“不必了。”鳳城寒出聲阻止了她。

冷落月施施然轉過身,在心裡對鳳城寒罵罵咧咧,跟著他一起往倚雲殿而去。

喝了兩盞茶了,冷妃還冇有到,白婕妤她們便給儷妃上起了眼藥。

“今日是儷妃姐姐的大日子,冷妃卻到現在還冇來,明擺著是冇把儷妃姐姐放在眼裡呢!”

“就是,說不定她是在以此表達對儷妃姐姐要被冊封為貴妃的不滿呢!”

“這個冷妃,仗著有皇上寵愛,什麼時候又把其他人放在眼裡過。”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也聽的儷妃眉頭蹙了起來。

“皇上駕到。”

眾妃嬪眼睛一亮紛紛起身,準備恭迎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