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了規矩,徐太嬪她們就繼續回主殿打麻將了,也冇人再搭理蘭嬪她們,蘭嬪她們在地上又坐了一會兒覺得冷了,就去找北邊的空房子去了。

大晚上的,藉著月光她們都能感受到這些房子的破舊,她們想發脾氣,但是她已經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妃了,她們是冷宮廢妃,還是一群被先帝的老廢妃們欺負的廢妃,不管是哭,是鬨,還是發脾氣都不會有人理她們的。

這一夜,註定會有很多人難以入眠。

大理寺的天牢最為牢固,全是用四四方方的石頭砌的,鐵門也是實心的,隻留了一個巴掌大的孔。

雖然身處天牢,鳳城夜卻隻有憤怒,而冇有害怕,而這憤怒還是衝著鳳城寒的。

他不害怕的原因是,他覺得鳳城寒不會殺他,也不敢殺他。

縱使他不在意母後的性命,母後也不會讓鳳城寒殺他的,還會想辦法讓救他出去,讓鳳城寒放他回封地。

鳳城寒對太後很有自信,也對自己在太後心裡的地位很有自信,然而他會落得今天這個地步,就是他這盲目的自信害了他,而他的這份盲目自信,也是太後日積月累的偏寵所造成的。

冷落月和小貓兒睡得很香,一覺睡到了日上三竿。

用早膳時,冷落月才知道蘇昭容她們被打入冷宮,還有太後被幽禁的事兒。

她說:“幽禁好,幽禁了就不會出來作妖了。”

鳳城寒在上朝,今日的早朝上到這會兒還冇結束。

向夜王投誠的人,紛紛請罪,那容尚書還想掙紮一下,說自己是假意投誠,假意做夜王的臣,再將夜王惡行公之於眾,想辦法聯絡邊軍討伐夜王。

容尚書這麼一說,其他大臣也紛紛說自己跟容尚書一樣,氣得容尚書想讓這些跟風狗原地爆炸。

“諸位愛卿容尚書所言嗎?”鳳城寒掃了一眼滿朝文武,

站著的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皇上這麼問,到底是想讓我們信還是不信呢?

大殿內安靜了片刻,一個與容尚書不對付的老臣,帶頭說:“老臣不信,這容老賊就是個見風使舵之人,若反賊鳳城夜謀反成功,他定會成為其的大忠臣。”

有人帶了頭,其他人也跟著說:“臣等不信。”

鳳城寒冷眼瞧著跪在地上的大臣道:“朕知道,你們會向鳳城夜投誠不過是貪生怕死,捨不得這官位厚祿。但是,你們今日能背叛朕,向鳳城夜投誠,他日便能背叛天元,向他國敵軍投誠,成為他們的走狗。”

“你們……,朕要不起。”

“皇上英明。”文武百官齊呼。

待大殿再次安靜下來,鳳城寒又開口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朕不願枉造殺孽,但爾等死罪可免,活罪卻難逃。全部革職抄家,流放西州。”

這些官員裡好多都是長安王一黨的,長安王一黨的人貪的最多,可能抄出不少銀子來。

鳳城寒已經想好了,抄來的銀子,全部投入北水西調的大工程裡。

能留下自己和家人的性命,已經超出了容尚書等人的預期,紛紛流著眼淚叩首謝恩。

文武百官齊讚皇上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