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兵都是戰雄的人,自然都是聽他的,他一聲令下圍在外圍的兵,便要上前。

這時數百個帶著麵具,身穿玄色勁裝,與夜色融為一體的暗衛,唰唰唰,從天而降,將護著皇上和妃嬪們的人擋在身後,築起了一道黑色的保護牆。

這次秋闈鳳城寒雖然也帶了暗衛,但是也就帶了百十來個而已,這些暗衛,是他在發現鳳城夜的計劃後,讓暗衛拿了令牌調來的。

這些從天而降的暗衛,和那越來越近的馬蹄聲,讓站在鳳城寒這邊的人,腦子裡都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那就是,皇上有冇有可能,早就知道了夜王的計劃?

看到這麼多從天而降的暗衛,鳳城夜大驚,看著鳳城寒,“你……”

鳳城寒輕蔑地瞥了他一眼道:“朕就說,以你這腦子和能力怎麼有膽子謀反的。”

部署不周密不說,還不動腦子,更不知隨機應變。

鳳城夜:“……”被侮辱到了。

“朕的十萬威虎軍,馬上就要到了,繳械者不殺。”鳳城寒的聲音不大,但是卻清晰地傳到了每一個叛軍的耳朵裡,他們慫了,猶豫地看向他們的將軍。

聞言,眾人大喜,皇上果然早就知道夜王的計劃,還調了威虎軍前來,皇上英明。

儷妃不知何時已經站到了鳳城寒身側,她麵露喜色,鄙夷地看了抱著孩子的冷妃一眼。

這蠢貨為了討好的夜王,嘲笑辱罵皇上,就算皇上再怎麼喜歡她,她這個冷妃怕也是當到頭了。

戰雄咬牙看著鳳城寒,高聲道:“若是繳械,那便隻有死了,既然已經走上了這一條路,便隻有拚死搏到底。”

冇有哪個皇上,會饒恕叛軍的性命。走上這條路,若不成功,那便是一個死,若是生擒皇上,皇上活一天,他們便能活一天。

冇有下跪的大臣及其家眷,連忙跑到了暗衛們身後,有的太過緊張還摔了跤,又被拉起來跑。

“殺呀!”戰雄拔劍大喊,他及其兵卒,也朝將皇上護在身後的暗衛衝去。

項垣騎馬飛馳,遠遠瞧見已經打起來,高喊道:“快,保護皇上。”

數以萬計的威虎軍,立刻加快了速度。

區區數百暗衛,自無法抵擋上萬的叛軍,嚷嚷著要誓死保護皇上的熱血兒郎,和會武功的大臣們,也紛紛加入了戰鬥。

就連鳳城絕和冥王和昱王也奪了叛軍的刀,與叛軍打了起來。

刀光劍影,鮮血和倒下的人,嚇得膽小的夫人貴女們尖叫連連。

這樣血腥暴力的畫麵,小孩子是不能看的,冷落月把小貓兒的頭按進了自己懷裡,還用手捂住了他的耳朵。

小傢夥白了臉,知道現在是在發生很可怕的事情。

鳳城寒身邊留了幾個禦前侍衛和暗衛保護著他和他身邊的人,不讓叛軍靠近。

而冷落月和小貓兒,也在他們的保護範圍內。

戰雄一心想衝到裡麵去,將鳳城寒生擒,可這些武功高強的暗衛實在是太難纏了,他根本就衝不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