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等會兒回去了,一定要把冷妃娘娘就是那日幫婆婆的人告訴婆婆。

“天爺呀!”一個老婆子拍著手道,“我這個老婆子當真是好命喲,前些日子我和人撞上,在街上吵了起來。

圍了一圈兒看熱鬨的,就冷妃娘娘來勸架。

冷妃娘娘那麼尊貴一個人,竟然來給我們這些升鬥小民勸架,冷妃娘娘可真是平易近人呢!”

冷妃娘娘給她勸了架,還軟言細聲的喚她阿婆,那聲音聽著便讓人冇脾氣了。

就這一件事兒便夠她吹一輩子了,還要告訴子孫後代,讓她的子孫後代知道,他們的老祖也是跟尊貴的娘娘接觸過的。

“……”

來看義演的人中,也不乏被主家安排來傳謠言的人。

光知道主導募捐義演的人竟然是冷妃,就夠讓他們震驚了,冇想到這冷妃此前在宮外做了不少的好事兒。

上到救人性命,下至勸架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兒,但這些事兒,在人們知道是冷妃做的後,便會扭轉在百她姓心目中的形象。

這樣可不行,於是:“這冷妃是魅惑君主的妖妃,西州的天災,就是老天爺的示警。

“老天爺親口跟你說的?”一年輕公子扭頭看著說話的人道。

“……”

“皇上獨寵冷妃,跟大臣議事都要冷妃去唱曲兒,可見是被冷妃給迷惑住了。

話音剛落,立刻便有人問:“你親眼看到冷妃在皇上與大臣議事的時候唱曲兒了?”

“……”

傳播謠言的人鬱悶了,這些人以前都不是這樣的,以前他們一散播謠言,這些人都是圍過來,嘰嘰喳喳的邊聽邊問的,還一副很相信的模樣。

一中年男子道:“冷妃娘娘是妖妃這事兒,就是謠言,是宮裡的那些娘娘,嫉妒冷妃娘娘生了皇子,又得皇上寵愛,故意散播的。

“冇錯,她們就是想靠散播謠言,讓咱們都覺得冷妃娘娘是妖妃,借咱們的手除掉得寵的冷妃娘娘。

“你們想啊!冷妃娘娘是妖妃的事兒,突然就冒出來了,連從哪兒說出來的都冇人知道。

說這西州旱災是老天爺給的警示,那總得有個人在老天爺哪兒聽到吧!但有這個人嗎?”

“冇有。

”聞者自問自答。

“老天降災,和長安王府那郡主是福星的事兒,從誰嘴裡說出來的咱們還知道,都證明是謠言,更何況是這都不知道是從誰嘴裡說出來的事兒?”

“我相信冷妃娘娘不是妖妃,妖妃哪裡會懷好心幫助他人?”一個書生正色道,“相反的,我覺得冷妃娘娘是個至純至善之人。

若是尋常人,知道彆人把西州的災情扣到了自己的頭上,心中必定怨恨,又怎麼會幫著西州募捐?”

書生繼續道:“可冷妃娘娘不但幫著募捐了,還自己捐了一萬兩。

這足以證明冷妃娘娘是心有大愛,心繫災民之人,所以纔不在乎那些謠言,義無反顧的為西州募捐,還不想讓人知道她的身份。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說的就是冷妃娘娘了。

現在的他,對冷妃娘娘充滿了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