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負責給冷宮送飯的小六子,看著視窗排著的五個人,納悶兒地擰起了眉。

放完午膳後,他看著還剩了三分之二的飯菜,衝守在門口的孫明道:“怪了,這冷宮裡的老婆子們難不成是修上了仙兒,不用吃飯了嗎?都不來領飯了。

以往,他這兩個桶裡的飯菜都是不夠領的,可是這兩天領飯的人越來越少,這剩下的飯也是越來越多。

孫明摸了摸鼻子道:“誰知道呢!估摸著是吃膩了在這些膳食了吧!”

“可是除了吃這些,她們還能吃啥?”小六子說,“入了這冷宮,有這麼一口吃,不把她們餓死就算不錯了。

這冷宮裡的人,除了她們自己,看冇有人拿她們當人看,她們還嫌棄啥呢!

“哼,不吃拉倒,最好是能餓死她們,這樣我就不用一天三趟跑來是送飯了。

”說完,小六子便挑著兩個大木桶走了。

進他走遠了,孫明才道:“人家有了好飯吃,自然不想再吃你這豬食。

林良人她們加入了五日後,冷宮支線任務的進度,也拉到了百分之五十六。

這些天,她們又開了幾塊菜地,往地裡種上了菜種。

養在院子裡的小雞,也長大了許多。

這院子本就不大,又因為有這麼多人在裡頭做事兒就顯得更小了。

冷落月和采薇在院子外搭了個雞窩,直接讓小雞們自在地在冷宮裡覓食,天黑了就回雞窩裡歇。

轉眼便到了八月底,八月一整個月,她們統共做了一千七百多個長耳兔,三百多個小掛件兒。

正常的十兩銀子一個,掛件兒五百文,統共賺了一萬五千多兩銀子。

不算不知道,一算下一跳,采薇和冷落月算了賬,才發現她們這一個月,竟然賺了這麼多銀子。

一萬七千多兩銀子,除去成本,給做玩偶,開地,還有做飯的人平分了後,冷落月她們還剩下一千七百多兩。

雖然分工不同,做的事兒不一樣,但是這賺了的銀子,除去成本後,冷落月還是按做事兒的天數,與大家一起平分的。

這些人跟著冷落月做事兒的初衷,也不過是為了能吃上好飯,所以也冇有覺得這樣分配有什麼不公平的。

而且,不管是做玩偶的,開地的,還是做飯的,做事兒的時候也都是冇有偷懶的,大家也都是看在眼裡的。

當然,這活兒本來就不重,不多,也冇必要偷懶。

冷落月能將賺的銀子,拿出了給大家一起平分,她們都已經覺得她很吃虧了,她們還有啥好計較的呢?

冷落月抱著小貓兒坐在床上,看著床上擺著的銀票和銀錠子,說了一句:“有錢人的銀子真是好賺。

采薇整理著銀票道:“這話還真是不假,以前娘娘你還在家裡的時候,每個月可都得花上一兩千兩銀子呢!”

旁人吃頓飯,幾錢銀子,娘娘就要幾十,彆人買匹好布幾兩銀子,娘娘買匹好布,要好幾十兩,或者上百兩銀子。

這有錢人的銀子,可不是好賺嗎?

一兩千兩銀子?冷落月咂舌,這原身也太能造了。

不過由此可見,這冷家也是家大業大,還能給家裡的子女每個月一兩千兩銀子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