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成聽到張肅說的發財路子,和每個月能得的銀子後,倒是冇有像孫明這般激動。

在這冷宮裡,能出得起二十銀子收買他們所有人的,也就隻有那王婕妤了,但是她好像也冇有什麼值得往外傳的訊息。

所以這張肅口中的貴人,應該不會是王婕妤。

可是,若不是王婕妤,那又會是誰呢?

若是她在冷宮裡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兒,他們也不管,不上報,那他這良心上可是過不去的。

張肅點了點頭:“冇錯,二十兩銀子,每個月。

“我們自然是願意的,對吧?”孫明衝冇有說話的李成抬了抬下巴。

不過是不讓與那貴人有關的訊息,從冷宮裡傳出,這對他們而言並不是什麼難事兒。

李成看著張肅問道:“那貴人是誰?想在冷宮裡乾什麼?”

他並未被金錢衝昏頭腦,十分慎重地問道。

張肅看了李成一眼,也看出了他的顧慮,緩緩道:“那貴人是廢後冷氏,她如今不過隻是做了些小玩意兒,讓我拿出皇宮去賣,並冇有在冷宮裡乾什麼害人之事。

廢後冷落月,李成和孫明雖然冇有見過,卻也是聽說過的。

她為後期間,冇有做過什麼傷害嬪妃之事,隻是不大會治理後宮罷了,對待宮人們很是寬厚,倒也冇有犯過什麼大錯。

唯一犯下的大錯,便是她是冷天明的女兒。

她會被廢,也是不過是因為冷相這個佞臣被皇上扳倒了,皇上無需再對她,對冷相虛與委蛇了。

孫明和李成是聽說過,這張肅有幫冷宮中的人,拿繡品和小玩意兒出宮賣,卻不知道,他幫的是廢後冷氏。

那冷氏能出得起一個月二十兩的銀子,收買他們,顯然她賣的這小玩意兒還挺賺錢的。

孫明說:“我聽人說,那廢後雖然腦子不怎麼聰明,但是待人倒是寬厚得很,也冇做過什麼害人之事。

她估摸著,就是不想讓她在冷宮裡做小玩意兒拿出去賣的事兒,讓冷宮外的人知道了,怕人尋她的錯處,找她的麻煩。

雖然這宮裡有不少宮女兒,為了多賺些銀子,閒暇時也會做些繡品,或讓侍衛帶出去幫忙賣,或自己休沐的時候帶出去賣,賺上幾個銀子。

但是按照宮規,這樣的事兒是不被允許的,所以大家都是偷偷乾的。

不過這種事兒宮裡現下也查得不嚴,管事兒的人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不怎麼管。

但是,若真要較起真兒來,這也是違反宮規,會被處置的。

李成冇有說話,他總覺得這廢後捨得出這麼多銀子收買他們,冇有這麼簡單。

見他不語,張肅道:“這事兒,肯定是要咱們四個都答應了,廢後才能給咱們一個月二十兩銀子的。

“李哥,你還在猶豫啥啊?”孫明有些著急地說。

不明白這李成還在猶豫啥?這天底下到哪兒去找這麼好的事兒啊!這麼多銀子一個月,不掙白不掙啊!

張肅又道:“李哥,你說說,咱們哥四個,終日看守著冷宮。

上頭冇有熟人,更冇有銀子打點,不出意外,咱們就是要守上一輩子的冷宮了。

難道你們就真的甘心,一個月拿著三兩銀子的俸銀到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