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侍衛們見小豆子公公因為被冷尚儀提起被皇上罵的事兒,還哭起來了,心想皇上應該是把人家罵得很狠,便開口安慰了他兩句。

“這做伺候人的人,有那個是冇有被主子罵過的。

就像我們也一樣,不但會被這宮裡的主子們罵,還會被高我們一階的頭兒罵呢!”

“忍一忍就過去,可不興想不開。

“冇錯,小豆子公公你還年輕著呢!人生還有長的一條路走。

“不就是挨頓罵嗎?不要放在心上……”

在侍衛的安慰下,小豆子的眼淚不但冇有止住,反而越流越凶了。

侍衛們見他們的安慰對小豆子公公起了反效果,都有些尷尬,看來到他們不但對女人的眼淚冇有辦法,對男人的眼淚也更冇有辦法。

他們放棄了安慰小豆子,說還要巡邏,走了。

“好了,彆哭了。

”冷落月看著小豆子鼻涕眼淚橫流的臉有些嫌棄地說道。

小豆子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和鼻涕,吸了吸鼻子,用紅腫的雙眼看著冷落月,抽噎道:“冷尚儀你、你為什麼幫我?”

她撒謊騙侍衛,分明就是在幫他。

“當然是不想你死啊!哎……”她長歎一口氣,裝逼望天,“我這個人啊!啥都好,就是心太軟,人太善良。

裝完逼她又看著一臉羞愧地小豆子道:“你放心這事兒我不會告訴皇上的,不過,你得告訴我指使你的人是誰,他想對我做什麼。

小豆子死死的抿著唇,猶豫了片刻,開口道:“是長安王,他要讓你在宮裡消失。

”他也

不知道長安王為什麼要與冷尚儀過不去,要讓她在宮裡消失。

今天早上也不知道是那個宮裡的小太監找到了他,與他說長安王要請他辦事。

他當時想這長安王怕是瘋了,竟然大刺刺的讓人來收買龍翔殿的人,就不怕他告訴皇上嗎?

於是直接跟那小太監說,自己是皇上的人,讓長安王小心點兒。

但是在看到他給妹妹買的長命鎖後,他才明白該小心的人是他自己。

那傳話的小太監讓他不管用什麼法子,都要在這個點兒將冷尚儀引到禦花園來,還說隻要他避著點兒人,也不會有人知道冷尚儀在宮裡消失的事兒與他有關,他以後就好好的留在龍翔殿替長安王辦事兒就行了。

長安王?冷落月眯起了雙眼,他要的讓她在宮裡消失,是在宮裡弄死她,還是把她弄出宮去呢?

長安王為什麼要這樣做呢?難道是因為女兒不能當皇後了,所以要報複社會,先弄死她這個當過皇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