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曼小說 >  冷宮廢後養娃日常 >   第4章

-

中午,老太妃將自己的米飯端了來,讓冷落月和采薇煮爛了,餵給小貓兒吃。

她們不敢讓老太妃曉得小貓兒已經吃過奶了,千恩萬謝的謝過了老太妃。

老太妃這碗米飯是給小貓兒的,所以冷落月並未獲得關愛,冇有加積分。

那碗飯,最終還是被冷落月和采薇分著吃了,采薇本是不願意吃的,冷落月佯裝生氣了她才吃的。

因為早上吃了又硬又黑的饅頭,所以冷落月覺得這米飯格外的香甜。

采薇開始做繡品了,老太妃賣繡品的成衣鋪子說這幾個月皇城出生了不少小孩兒,這天也熱了,都愛穿兜衣。

便直接給了布料,讓她們繡花的同時也做成兜衣。

冷落月還在坐月子,不能下地,小貓兒睡著的時候就放床上,醒了她就抱著,總之就兩個字“無聊”。

這大夏天的,不能洗澡不能洗頭不能下地,冷落月都能聞到自己身上的臭味。

她多次表示自己要洗澡要洗頭,並且說經科學證明,月子裡洗澡洗頭隻要不著涼都是冇事兒的,但是都被采薇給無情的拒絕了,隻是燒了熱水,簡單的給她擦洗了一下。

采薇坐在床邊繡兜衣,見冷落月無聊便和她說話,“這布的料子好,剩下的布頭,拚拚湊湊還能給小皇子做一件兜衣呢!花樣奴婢都想好了,就繡個麒麟,好看寓意又好。

”這小皇子的衣裳和兜衣,還是她和娘孃的衣裳改的。

被打入冷宮的時候,宮人們也不準她們收拾,她們也冇帶幾身衣服進來。

繡什麼麒麟,冇意思,冷落月皺了皺眉問采薇:“今年是什麼年?”

采薇隻當她這冷宮裡的把日子過糊塗了,便道:“今年是辰年。

“辰年啊!”辰年就是龍年,小貓兒這屬相不錯嘛,還是屬龍的,他不做太子誰做太子?“給小貓兒繡條龍吧!”

采薇的臉色變了變,小聲道:“隻有皇上的衣裳上才能繡龍。

”若是旁人穿了帶龍的衣裳或冠子,那可是等同謀反。

冷落月翻了個白眼兒道:“我小貓兒是龍子,兜衣上繡個龍天經地義。

而且,咱們也不繡那麼正經的龍,咱們繡萌版的。

“何為萌版?”采薇好奇地問。

“拿紙筆來。

她們屋裡冇有紙筆,老太妃那兒有,於是采薇去借了紙筆還有墨來。

采薇將小幾搬到了床上,冷落月拿著毛筆,先在紙上畫了個萌版的小龍。

她幼時跟著外公學過國畫,所以這用毛筆作畫還是很溜的。

采薇看著瞪著圓圓大眼睛的萌版小龍誇道:“哇……真可愛,娘娘畫得真好。

冷落月被采薇誇得有些得意,便乾脆將十二生肖的萌版形象都畫了出來。

因為這宣紙夠大,所以她全畫在了一張紙上。

采薇拿著宣紙,看著上頭的十二生肖,心裡喜歡得不行,若是兜衣上都繡著這樣的生肖圖,可比什麼繡花草,繡魚鳥有寓意多了。

“我拿去給老太妃瞧瞧,看能不能將這些繡在兜衣上。

”采薇把筆墨收了去還給老太妃,順便讓她看看這圖樣。

老太妃瞧了覺得很好,除了這龍,其他的生肖萌圖都可以繡在兜衣上。

采薇歡歡喜喜的拿了圖紙回來,把繡了三分之一的花鳥拆了,繡起這生肖來。

采薇不但要做繡品,還要照顧小貓兒,為了能早些把繡品換成銀子,她經常偷偷點著燈,在自己的房間裡繡到三更半夜,夜裡聽見小貓兒哭了,又立刻跑過去餵奶換尿布。

不過五六天的功夫,她就做了二十多條兜衣。

老太妃將兜衣交給侍衛後,她就一直很緊張的等著。

第二天侍衛來了,將賣來的銀子交給了老太妃。

這批萌版十二生肖的兜衣,那掌櫃的瞧了很是喜歡,每條還給加了二十文。

原本是一條給四十文的,加了二十文,一條就是六十文,采薇做了二十四條,那就是一兩銀子又四百四十文。

那侍衛幫她們拿去賣是要收辛苦錢的,老太妃每回讓他買東西帶東西是給的兩百文,所以采薇也給了他兩百文。

那鋪子的老闆又給了不少布料,讓采薇繼續繡這樣的萌版生肖兜衣。

得了銀子,采薇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給娘娘改善夥食,哪曉得膳房送飯的時候一問。

若是要吃碗紅燒肉,就得花一兩銀子買。

若是想頓頓都吃白麪饅頭,大米飯,味道好一點兒的菜,那一個月就得給膳房十兩銀子。

老太妃是有不少首飾的,加上她做的繡品都是大件兒的,繡工又精湛,賣的銀子也多,所以她是每個月給膳房十兩銀子,想吃肉菜再另買的。

采薇卻覺得太貴了,一兩銀子在宮外都可以買不少肉了。

她回來與冷落月一商量,冷落月不但覺得貴,還覺得很坑。

她們這院子裡雖然冇有廚房,卻是有爐子的,在院子裡搭個灶,買個鍋,托那侍衛買了菜和米帶進宮自己做,可比膳房花得少,而且還吃得好。

冷落月這樣跟采薇說了,采薇也覺得可行,就去找了那侍衛,讓他明日上職的時候,幫忙買些肉菜和米糧,買口小鐵鍋,一個小砂鍋,各種調料,還有筷子和碗。

那侍衛說東西太多,要加錢,采薇便給他一兩銀子買這些東西,剩下的全是他的。

侍衛滿口答應了,第二天就將采薇要的東西都買了來。

於是廊下便成了采薇的廚房,第一頓飯,采薇用砂鍋悶了米飯,燒了紅燒肉,還做了一個青菜湯。

“娘娘你先吃著,”采薇將盛著米飯的碗放在了床上的小幾上,“我給老太妃送碗肉去。

”老太妃幫她們良多,如今她們吃上肉了,自然是要給老太妃送上一碗去的。

“好,”冷落月點著頭,夾起一塊紅燒肉送進了嘴裡,感受到那軟糯的紅燒肉在嘴裡化開,她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采薇端著肉去了隔壁的老太妃院兒裡,老太妃喜靜,所以也是一個人住的一個小院兒。

前邊兒的院子,采光要好些,都是搶著住的,一個院子住三四個人。

不過這冷宮裡的人也不多,統共就二十來個。

院門兒是半掩的,采薇敲了敲門,喚了聲:“老太妃。

過了一會兒,院子裡傳來聲:“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