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城寒打破了沉寂:“接種牛痘抵禦天花,是造福萬民,功在千秋的事兒,這功勞是你們三人的。

“還有許禦醫。

”陸院使道,“找死囚種痘的事兒,是許禦醫在宮外辦的。

冷落月將這法子說了出來,臣等也隻是驗證而已,主功還是在她。

鳳城寒閉了閉眼,他知道,用不著他提醒。

“兩日後早朝,朕會當著文武百官的麵,對你們論功行賞,到時候你們都去。

他雖不喜冷落月,但是屬於她的功勞,他並不會抹殺。

“是。

”三人異口同聲地應道。

陸院使和林禦醫離開了龍翔殿,冷落月也回了偏殿,鳳城寒去了禦書房批奏摺。

翌日,鳳城寒召陸院使去了禦書房和禮部的官員,一同將要昭告天下的詔書寫好了。

詔書上詳細的寫了,是冷落月在古籍上看到了接種牛痘能預防天花之法,太醫院的陸院使,林禦醫還有許禦醫對此法進行了驗證。

又寫瞭如何接種,和接種後的正常反應。

讓各地官員,組織醫者,免費為當地百姓接種牛痘。

呼籲百姓積極接種,接種牛痘隻會有益,不會有害。

詔書寫好後,禮部官員謄寫了多份,每份都蓋玉璽後,便被快馬加鞭送往了各地,正街的告示欄上也貼上了新鮮出爐的詔書。

京都百姓,瞧見這詔書,皆對此議論紛紛。

“牛痘種到人身上,人就不會染上天花了,這簡直就是荒謬至極嘛!”

“冇錯,且不說是不是真的,這牛生了病長的痘痘,咋能往人身上種呢?”

一個出來買菜的大媽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你可彆說了,我想想就噁心得慌。

“也不知道皇上是咋想的?如此荒謬的事兒,還昭告天下,呼籲百姓接種。

“反正我是打死都不會接種這勞什子牛痘的。

“我也不會。

一個讀書人道:“咱們的皇上最是聖明,若是接種牛痘無效,也不會昭告天下。

這詔書上寫,這法子是冷落月從古籍上看到的,太醫院的人也在死囚身上驗證過,可見此法應該是有效的。

“冷落月是誰?”

“你忘了,那是廢後冷天明的女兒。

“那冷天明就是個奸佞,他女兒的話怎能信得?”

“她說的話,還真能信得。

”有人道,“宮中爆發天花時那防控天花的手冊,和治療天花的藥方,就是她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