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昏十分,采薇便開始準備晚膳,小路子幫她燒火。

炒斷生的黃豆芽,鋪在碗底,煮得正正好的牛肉,從鍋中舀出,一勺一勺的倒進了,青花大瓷碗中。

湯汁都被舀乾淨的鍋底倒入涼油,在牛肉上撒上蔥花,蒜蓉,和一些切碎的乾辣椒。

油熱了,從鍋中舀出,往蒜蓉辣椒上一淋。

“滋啦!”

熱油遇到蒜蓉和辣椒,發出好聽的聲音,蒜蓉和辣椒的香味也被激發出來。

小路子閉著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好香。

”這辣椒的味道太香了,他已經愛上辣椒的味道了。

正好,這個時候鳳城寒也回了龍翔殿,並且讓人傳了膳。

王公公派了小呂子來瞧水煮牛肉做好了冇?小呂子見好了,便直接將水煮牛肉端走了。

采薇又做了兩菜一湯,一個紅燒雞塊,一個清炒豆芽,還有一個絲瓜雞蛋湯。

紅燒雞塊做得多,她分了一碗給小路子,也給分了些乾炒豆芽給他。

冷落月和小貓兒都還在正殿,她便將做好的菜,放在鍋裡溫著。

正殿,冷落月如往常一般,給小貓兒喂著飯。

“這是什麼菜?”發現碗底豆芽的鳳城寒,夾起一根裹滿了辣湯的豆芽,向冷落月詢問。

上次鳳城寒吃的水煮牛肉,配菜放的是青菜,並不是這個豆芽。

冷落月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回道:“這是豆芽,用黃豆發的。

黃豆可以炒著吃,也可以做豆腐,那它發出來的芽自然也是可以吃的。

鳳城寒將這新奇的豆芽送入了嘴中,豆芽很嫩,清脆爽口,有淡淡的豆香,吃著倒是不錯。

“這豆芽是如何發的?”鳳城寒看著冷落月問。

冷落月也冇有藏私,直接將發豆芽的方法說了出來

“可記下了?”鳳城寒問王信。

王信怔了一下,忙點頭道:“記下了。

鳳城寒道:“將此法傳出去,在寒冬臘月冇有菜吃的時候,百姓的桌上也能多一道新鮮菜。

天元國冬日寒冷,很少有蔬菜能熬過寒冬,冬日基本上冇有什麼新鮮的蔬菜吃。

這豆芽是黃豆發出的嫩芽,自然也算是蔬菜的。

“皇上聖明。

這鳳城寒倒是個好皇帝,吃個豆芽,還能想到百姓的菜籃子,可見這心中是有百姓的。

“你是怎麼知道這豆芽的泡發之法的?”鳳城寒狐疑地看著冷落月。

她是千金小姐,雖然不至於四體不勤,但卻是五穀不分的。

以前,冇脫殼的稻穀,她可是都不認識的,又怎麼會知道這泡豆芽的方法?

冷落月的腦子飛速地轉動著,片刻後便開口回道:“這是一個意外,我在冷宮的時候想吃豆腐,便讓侍衛帶了些黃豆進宮,讓采薇做豆腐。

豆子泡上後搞忘了,過了兩日纔想起來,這豆子便都成豆芽了。

扔了又可惜,采薇便試著炒了一下,發現還挺好吃的。

作為一個撲街寫手,她還是很會編故事的。

鳳城寒:原來如此。

用完晚膳,小貓兒不想走,還想跟鳳城寒泡澡,冷落月便把他留下,先回了偏殿用膳。

冷落月用完膳,在偏殿坐了一會兒,纔去正殿接人。

“小皇子已經在皇上的龍榻上睡著了。

”王信笑眯眯地看著冷落月,“皇上的意思是,今晚就讓小皇子跟他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