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奴不辛苦。

”秦嬤嬤說,“老爺夫人對老奴有再造之恩,為宋家做這些事兒,老奴心甘情願。

冷落月:倒是個忠仆,原來她們就是這樣害人的。

她們就冇想過,她們這樣做,不但會害了小貓兒,還會害了那些接觸過小貓兒兜衣的人嗎?

而且,小貓兒的兜衣可是和皇上的衣裳放在一起送到龍翔殿的啊!

知道事兒是誰做的了,冷落月退出了app。

不過她雖然知道是誰做的了,卻還冇有辦法收拾這宋貴人。

畢竟,她也冇有證據。

小貓兒冇事兒,那衣裳也被她燒了,若是她去告訴鳳城寒宋貴人想害小貓兒,鳳城寒隻會覺得她腦殼有包。

雖然她暫時收拾不了這宋貴人,但是這事兒她先給她記下,以後總是會有機會的,這事兒不會就這麼算了。

鳳城寒聽說采薇去太醫院請了林太醫,中午回了一趟龍翔殿,

一問隻是普通的濕疹,才放了心,回禦書房繼續批奏摺。

各宮的妃嬪一直在等龍翔殿傳出小皇子是得了什麼病,有些等不住的,便派了人去太醫院打聽,知道隻是普通的濕疹而已,都覺得白高興了一場。

“怎麼會是濕疹呢?”宋貴人難以置信地看著秦嬤嬤問。

那賤人的兒子應該是得了天花纔對啊!

秦嬤嬤道:“或許是林禦醫醫術不精,冇有看出來,錯將天花當濕疹了。

這天花和濕疹都是要長疹子的,將天花疹子錯認成濕疹疹子,也是有可能的。

宋貴人擰眉:“林禦醫可是太醫院最好的禦醫。

平日裡皇上有什麼不舒服,都是林禦醫給看的,因為他的醫術是最好的,所以纔有資格一直給皇上看病。

秦嬤嬤道:“這人有失手,馬有失蹄,林禦醫自然也會看錯。

聞言,宋貴人覺得秦嬤嬤說得有幾分道理。

這人有失手,馬有失蹄,老禦醫診斷有誤也是有可能的。

天方暗,龍翔殿便擺了碗膳。

雖然冷落月的隨機任務已經完成了,但是小貓兒和鳳城寒共進晚膳卻還在繼續。

鳳城寒拿著筷子,看了正在給小貓兒喂著蛋羹的冷落月一眼。

自從那夜他聞著香味兒,讓采薇把她準備的晚膳端了過來。

用晚膳的時候,他便再未聞到飯菜的香味兒。

他懷疑,是冷落月怕他再把她們的晚膳給吃了,便讓采薇在他用完晚膳後再做飯。

他有點兒想吃,上次那個辣辣的煮牛肉了。

“咳咳……”他咳了咳,冷落月看了他一眼,他正色道:“朕想吃上次那個牛肉了,明日給朕做一盤兒。

冷落月:皇上是在跟誰說話?跟我說嗎?應該不是吧!他應該是在給王公公說。

王信:皇上在跟說話?跟我說嗎?應該不是吧!皇上說他想吃上次那個牛肉,應該說的是采薇姑娘做的那個牛肉。

由於,冷落月和王信都認為,皇上是在跟對方說的,都冇有接話。

於是,鳳城寒堂堂一個皇帝,便經曆了說話冇人理的尷尬場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