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皇上,奴才告退。

”王信退出了昭蘭殿。

鳳城寒冷著一張俊臉,開始用起膳來。

“皇上你吃吃這個,這是臣妾專門兒讓禦膳房做的醬鴨子。

”蘭貴人殷勤地夾了一隻鴨腿在鳳城寒的碗碟裡。

這醬鴨子味兒重,也鹹得很,嘴裡鹹了皇上自然纔會想著喝湯。

鳳城寒吃完了鴨腿,果然覺得有些鹹,瞧見手邊有一盅湯便喝了起來。

湯的味道清淡,有股淡淡的藥味兒,想來是燉的藥膳。

因為味道尚可,他便多喝了些。

見皇上喝了湯,蘭嬪便覺得自己今天晚上是穩了。

這鹿鞭加了補藥燉,可是大補之物。

皇上喝了這湯,自己再稍加撩撥,他又哪裡能忍得住。

用完膳,這夜都深了。

“皇上可要沐浴?”蘭嬪出聲問。

鳳城寒喝著清茶說了句:“不必。

蘭嬪衝宮女使了個眼色,宮女會意,便去準備了淨手,潔麵,洗腳的東西和水來。

鳳城寒在蘭嬪的伺候下,淨手,潔麵,潔牙,洗了腳,便直接睡下了。

他躺下後,蘭嬪才脫了外衫,躺在了內側。

兩人雖然是同榻而眠,但是卻是各睡的一個被窩的。

冷宮。

冷落月醒了,被嚇醒的。

她做了一個噩夢,夢見一條黑色的大蟒蛇,在追著她跑。

她這個人不怕鬼,最怕的就是蛇,所以她在快被張著血盆大口的蛇咬到的時候,被嚇醒了。

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看小貓兒在她裡麵睡著,便摸了摸他裹著的尿布。

乾的,很好,冇有尿。

被嚇醒的她睡意全無,索性便起了床,穿上了衣服,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月入中天,耳房的采薇早已經睡著了。

冷落月在廊下站了一會兒,決定出去走走,今晚的月亮雖然不大,但是卻挺亮,倒也能看得清路。

她打開院門兒出了院子,明顯的看見,花圃裡種的菜,長成了小菜苗兒。

她一點兒都不害怕的在冷宮裡轉了一圈,覺得這月色下的冷宮還是有幾分陰森可怖的。

若是用來做密室逃脫,定能嚇尿一大波人。

不過,她不會被嚇尿,因為她的彆名是冷大膽。

而且她一直堅信,在這個世上,人比鬼可怕。

若是真見到鬼了,她還能淡定跟人家sayhello,順便再采訪一下,對方做鬼的心路曆程。

轉了一圈,冷落月打算回去了,卻忽然瞧見牆邊兒的草叢裡有幾隻螢火蟲。

它們的屁股一閃一閃的,發著綠光瞧著十分好看。

她決定抓幾隻,用紗布罩著做盞小夜燈,也順便讓小貓兒也見見世麵。

她慢慢的靠近螢火蟲,宛如一個小偷。

伸出雙手,想要抓住一隻螢火蟲,雙手合上去的時候,那螢火蟲卻從她手裡飛了出來。

螢火蟲們被驚動了,紛紛朝著牆飛去,然後訊息不見。

瓦特?什麼情況?咋都不見了?

冷落月有些懵逼,她湊近了些看了看,發現這牆下邊兒有一個大洞,因為被草擋了一半兒,所以不仔細看也是看不出來的。

所以,那些螢火蟲是從這洞裡飛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