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著吧,”鳳城寒看著儷妃道,“你有心了。

王信上前接過了儷妃手中的湯盅,把湯盅放在了桌案上。

儷妃笑了笑道:“這是臣妾應該做的。

其實她今日回來禦書房,是提醒皇上該進後宮了。

她也知道皇上的國事並不繁忙,這些日子皇上每日都是黃昏之前,便批完奏摺回了龍翔殿,還與冷落月和小皇子一同用晚膳。

皇上明明有時間卻不入後宮,龍翔殿中又有個冷落月,不但她心慌,這後宮的嬪妃們也心慌。

這幾日給太後請安是時,妃嬪們都在抱怨皇上不入後宮,還在猜皇上不如後宮會不會是因為冷落月。

“對了。

”儷妃道,“臣妾家裡送了一盒靈溪茶來,皇上不是最愛喝這靈犀茶了嗎?批完奏摺可要去臣妾的宮裡飲上兩杯?”

這靈溪茶,是儷妃的祖籍靈溪山上特產的茶,因為茶樹不多,產量少所以十分珍貴。

鳳城寒還跟著太傅讀書時,曾在雲家喝過,十分的喜歡。

鳳城寒本來想答應,但是想著自己還要回去陪小傢夥用晚膳,便道:“改日吧!朕批完奏摺要回龍翔殿陪小貓兒用膳。

儷妃臉上那完美的表情些繃不住了,臉頰上的肉抽了抽。

她頭一次開口讓皇上去她宮裡,卻被皇上給決拒絕了,就是因為皇上要回宮陪那小東西一起用晚膳。

這讓她感到十分難堪,也十分傷自尊。

“你若無事,便先回去吧!”鳳城寒道。

儷妃深吸了一口氣,衝鳳城寒盈盈一福:“臣妾告退。

儷妃轉身出了禦書房,袖中的手緊緊地握成了拳,不長不短的指甲陷進了肉裡。

天黑了,龍翔殿傳了膳。

殿內燭火搖曳,鳳城寒安靜地用著膳,冷落月安靜地給小貓兒喂著肉糜粥,再有兩日她就可以解放了。

夜風輕拂,將一陣香辣之味吹入了殿中。

鳳城寒覺得這味道熟悉得很,抬起了眼瞼,問在一旁伺候的王信:“你們可有聞到一股香香辣辣的味道?”

“有。

”王信點頭,“這應該是采薇姑娘在做菜呢!”

采薇在做菜?鳳城寒看向了冷落月。

冷落月見狗皇帝看她,忙道:“采薇是在做我和她的膳食,我們的膳食是按宮中規製做的,一葷一素一湯,未曾超出半分。

雖然小貓兒的膳食也是采薇做的,但是冷落月要先給和皇上一起用膳的小貓兒喂完飯,才能用膳,所以采薇纔會在小貓兒用膳進行到一半的時候炒菜。

鳳城寒冇有說話,這味道是采薇炒菜發出的香味,所以他那時候聞到的香味兒應該是從冷宮飄出來的。

過了一會兒,他才衝王通道:“去把采薇做的菜端來。

王信怔了一下,隨即說了聲:“是。

”便出了正殿。

冷落月露出地鐵老爺爺看手機的表情,狗皇帝讓王公公去把采薇做的菜端來,不會是要冇收她們的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