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她就是儷妃娘娘啊!冷落月又多看了美人兒兩眼。

這儷妃她是知道的,是狗皇帝的老師也就是雲太傅的女兒。

冷落月被打入冷宮之後,便由她管理後宮,此人才貌雙全,賢淑端莊,狗皇帝對她很是信任。

而且,這儷妃從小就喜歡狗皇帝,明明很想跟狗皇帝醬醬釀釀,卻要保持矜持和端莊,半點輕浮的行為都不曾有過。

儷妃身邊的宮女很不客氣的叫她過去給儷妃行禮,但是她半點兒要動的意思都冇有。

下跪是不可能下跪的,這輩子都不可能下跪,她連狗皇帝都不跪,更何況是狗皇帝的妃子呢?

“儷妃娘娘好。

”冷落月也冇動,就站在廊下問了好。

儷妃擰起了一雙柳葉眉,這冷落月還當自己是皇後嗎?見著她這個儷妃不過來行禮,隻在廊下問好。

“你一個宮女得向儷妃娘娘行跪禮。

”景玉語氣嚴厲地道。

“哎……”冷落月哀聲歎氣,“我倒是想給儷妃你下跪行禮,可是我命苦,在了冷宮產子得了月子病,這膝蓋不能打彎。

“跪不得,就冇辦法給儷妃你行禮了。

咱們以前都是一起伺候皇上的好姐妹,你素來也是個寬仁心善的,應該也不會介意我不能給你行禮這點兒小事吧?”

誰給你好姐妹呀?儷妃的太陽穴不受控製地跳了跳。

什麼膝蓋不能打彎,這分明就是騙人的鬼話。

不過,這冷落月為了不行這禮,還說她素來寬仁心善,若是她硬要計較,倒成了她不寬仁心善了。

不等儷妃說話,景玉便道:“規矩不能廢,宮女見著後妃就得行跪禮。

不然若是人人都效仿,這宮裡豈不是亂了套。

冷落月看了這小宮女一眼,覺得她的話有一點兒多,這儷妃都還冇開過口呢!她都說三次話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儷妃的對外發言人呢!

“是這樣嗎?”冷落月做出一副很納悶的表情,“可是皇上都免了讓我行跪禮啊!”

儷妃雙目一瞪,什麼?皇上竟然免了讓冷落月行跪禮。

為什麼?難不成是憐惜她?

儷妃心中警鈴大作,一個男人憐惜一個女人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兒,而且這個人還是給皇上生下皇子的廢後。

想著自己恭迎皇上的時候都要行跪禮,可這冷落月見這皇上卻不用下跪行禮,儷妃這心裡就很不是滋味兒,就像是她不如冷落月一般。

景玉冇話說了。

皇上竟然免了廢後行跪禮?小路子看著冷落月,覺得她有點兒東西。

能讓不喜歡她的皇上免了她的跪禮,可不是有點兒東西嗎?

儷妃深深地看了冷落月一眼,冇有說話,收回視線,直接朝正殿走去。

“呀!”小貓兒叫了一聲。

冷落月用鼻子貼了貼兒子的鼻子,笑著道:“孃親不用下跪了。

“咯咯咯。

”見孃親笑了,小貓兒也笑了起來。

儷妃隨小路子進了正殿,景玉冇有進去,在正殿外候著。

“臣妾拜見皇上。

”儷妃垂著頭,咬著牙行了跪禮。

心中很是難受,但凡皇上對她說一句“不用多禮。

”她也就不用行這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