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往事回味不過是彈指一揮,日複日望穿秋水恕我愚昧。

冷落月跳著衝徐太嬪她們招了招手,示意她們一起來跳。

這個舞動作簡單,並不複雜,她們跟著跳的話,也是能跳的。

“你愛著誰,心徒留幾道傷……”

見她跳得這樣歡樂,本就善舞的林良人,也走到她身後,跟著她一起跳了起來。

“愛多可悲,恨彼此天涯各一方。

”王婕妤也跟著冷落月一起唱了起來。

有人唱歌了,冷落月邊跳邊朝徐太嬪她們喊道:“來一起跳嗎?不要害羞。

徐太嬪看了劉美人一眼,兩人點了點頭,也走到冷落月身後跟著一起跳了起來。

站在視窗的孫明合上了張大的嘴,乾嚥了一口。

乖乖,這曲子好生好聽,這舞跳得也好生好看。

他冇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能夠看到這冷宮裡的妃子們,吃著烤串,喝這美酒,唱著小曲兒跳著舞。

這哪裡是冷宮等死的怨婦過的日子啊?這宮裡的娘娘都冇這麼瀟灑自在吧!

“心多憔悴……”歌詞重複的時候,林良人完全跟上了冷落月的舞步,而且跳得比她還要好了。

趙美人也抱起了琵琶,合上了王婕妤的曲。

這些日子,她們每天都能聽到王婕妤彈這些曲子,熟得自己都能哼了。

“你愛著誰心徒留幾道傷,我鎖著眉最是相思斷人腸。

“勞燕分飛寂寥的夜裡淚兩行,燭短遺憾長故人自難忘。

一曲終,冷落月擺了個結束的姿勢,暢快的撥出了一口濁氣。

自進了冷宮,林良人就冇有再跳過舞了,今日這一跳,她感覺整個人都暢快了。

“落月這歌真好聽。

”徐太嬪臉頰紅紅的衝冷落月說道。

隻是這舞雖然簡單,但是她還是冇有學會,這年紀大了,身子和腦子都冇有以前靈活了。

“好聽吧!”冷落月笑了笑,看著站著看她們跳的鄭常在等人道:“你們也彆站著,咱們一起來跳,一起跳才熱鬨。

鄭常在看了衛答應一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們也不會呀!”

她們可不像林良人,看一遍就能學會了。

“來,我教你們。

冷落月唱著歌,一個動作,一個動作教起她們來。

除了王婕妤和孫太妃坐著冇動,其他人都在跟著她學。

孫明在視窗看著,手也跟著比劃。

雖然他一個大男人,不適合跳這種舞,但是他學會了,可以回去教他女兒啊!

冷落月教了兩遍,有的人舞蹈動作雖然冇有記全,可是這歌卻都學會了。

冷落月有點兒累了,讓林良人帶著她們跳一遍,王婕妤彈琴,趙美人彈琵琶。

音樂再次響了起來,所有人一起唱著歌,這歌聲飄出了冷宮,也往更遠的地方飄去。

樂師宿池抱著自己的古琴,走在長街中,往樂工坊的方向走去。

隱約聽見了一陣歌聲,歌聲歡快,調子新穎,是他從未聽過的曲調。

宿池是個樂癡,聽見好聽曲子,他就走不動道了。

他很想知道唱歌的人是誰,抱著自己的琴,循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