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左相拿起桌上最後一顆解毒丸,便急忙往寢殿走。

雲太傅伸出手想要阻止,但張著嘴到底是冇有把阻止的話說出口,因為他看林禦醫原本發烏的嘴唇,已經變成了蒼白的白色。

眾所周知,中毒嘴唇纔會發烏,若是原本烏的嘴唇不烏了,那這毒多半是真的解了。

冷妃給的解毒丸,還真的是可解百毒的解毒丸!

左相拿著解毒丸進了寢殿,“拿水來。”他一邊要這水,一邊朝床榻走去。

小呂子連忙走到桌旁,拿起茶杯茶壺倒了一杯溫水。

左相也不管什麼僭越不僭越的了,直接坐在龍床上,將皇上扶起,靠在自己身上。又衝跪在地上的王通道:“王公公你先起來,冷妃娘娘給的解毒丸是真的。”

王信扶著床沿想要起來,但膝蓋剛離地三寸便又跪了下去。

儷嬪等人也進了寢殿,小呂子端著溫水走到左相身邊,鬱唯將解毒丸交給他說:“我捏著皇上的下顎,你將這解毒丸送進皇上嘴中再喂水。”

“好。”小呂子點頭。

鬱唯的手剛觸及到微涼的皮膚,就感覺到一股壓迫感之下而上傳來。

“啊……”小呂子叫了一聲,手裡拿著的杯子裡的水都灑了些出來。

“皇上,皇上……”小呂子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王信和走進寢殿的嬪妃還有大臣皆是麵露震驚之色。

皇上怎麼了?鬱唯不明所以,低頭一看,便對上了一雙幽冷的鳳眸。

“你要對朕做什麼?”鳳城寒的聲音虛弱而沙啞但卻並不損威嚴。

皇上醒了,他解毒丸還冇有餵了,皇上竟然就醒了。

鬱唯怔楞了幾息,乾嚥一口道:“臣隻是想給皇上喂解毒丸而已。”說完,鬱唯便要放皇上躺下,鳳城寒示意他把枕頭墊高,讓自己半躺著。

“皇上……”儷嬪喊著跪在床前哭了起來,“皇上你醒了,你終於醒了。自從你中毒昏迷不醒,臣妾就一直在向菩薩祈禱,求菩薩保佑皇上能夠醒來,哪怕是讓臣妾折壽二十年也可以,隻要能讓皇上醒來。”

“一定是菩薩聽到了臣妾的祈禱,才讓皇上你醒了過來,真的是太好了。”儷嬪又哭又笑。

白婕妤等人在心裡翻白眼,這個儷嬪當真是會邀功呢!

雖然她們不知道皇上為什麼還冇有服用解毒丸就直接醒了,但絕對不是儷嬪求菩薩把皇上求醒的。

“我們也和儷嬪姐姐一樣,在祈求菩薩保佑皇上醒來,哪怕是用臣妾們的命,換回皇上的命也可以。”陸美人雙手合十,“真的是菩薩開眼,老天開眼了。”

這功可不能讓儷嬪一個人邀了,你折壽二十年是吧,我們直接用自己的命換皇上的命。

“是啊,是啊……”白婕妤和曲才人連聲附和,陸美人這個姐妹能處。

鳳城寒閉著眼睛,劍眉蹙起,聽見她們的話隻覺得吵得慌。

見此,儷嬪和白婕妤她們都閉上了嘴。

過了半響,鳳城寒睜開了眼睛,掃視了一圈問:“冷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