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在得知廢後在冷宮生下了皇子,並且已經出了冷宮之後,他就又回到了京都。

靠著父親給他的東西,已經將宮中的,朝堂,市井的所有暗線,都掌握在了手中。

說起來,鳳九霄被立為太子這事,他也是出了力的。

等鳳城寒一死,冷妃也因為謀害皇上被刺死,自然就該鳳九霄這個太子登基。

太子如此年幼,隻有太後能出來監國,朝臣們自然會將幽禁的太後請出來。

太後最疼愛的兒子,死在了鳳城寒的手上,又怎麼會對他的兒子好,年幼的小皇帝,誰都可以欺負拿捏。

等他受儘欺負的時候,自己這個與他母妃長得一模一樣地舅舅再站出來幫助他,他自會信任依賴。

隻要取得小皇帝的信任和依賴,他父親未完成的事,就成功了一半了。

冷隕和冷落月是雙胞胎,冷隕除了少了一隻眼珠子,和冷落月的五官臉型幾乎一模一樣。

采薇死死地咬著下唇,大少爺就是一個瘋子,她根本就勸說不了他。“大少爺,求求你,求求你放過娘娘吧。”

“好哇。”冷隕的聲音含著笑意。

采薇一怔,猛然抬起頭,大少爺真的願意放過娘娘了嗎?

“那就用你爹,你爹,你妹妹,還有你弟弟的命來換。”冷隕的聲音陰冷如惡鬼。

采薇:“……”

她爹孃是冷家的家仆,又十分受老爺信任,冷家覆滅被抄家,她以為她爹孃弟妹也凶多吉少了,冇想到大少爺在皇莊上找到她的時候卻告訴她,他們都還活著。

在官兵找到莊子去前,和暗衛們一起撤離了,而且這兩年一直都跟在大少爺身邊。她還吃到了她孃親手做的白糖糕,就跟她以前吃到的是一個味道。

“是要保你爹孃和弟弟還有妹妹的命,還是保你主子的命,這決定權在你手中。”冷隕將桌上的瓶子往前推了推。

采薇看著桌上的小瓶子,陷入了兩難。

要是老神仙還在就好了,這樣她下藥的時候,娘娘也能察覺。查出是她下的藥,她自己認罪死了就好,這樣也不會拖累家人和娘娘。

可老神仙不在了,小皇子立為太子後,娘娘就告訴她老神仙不在了,也不會再出現了,冇有人給她們提示有危險,所以她們日後要格外的謹慎小心。

一刻鐘後,采薇站在石門口,聽了一下外頭有冇有動靜,才按了開門的機關。

待她走出去後,門又立刻合上了。

地窖內,冷隕看著隻有一盞油燈的桌麵,咧嘴笑了。

采薇魂不守舍地回到冷香宮,正好娘娘和太子殿下醒了,說要喝熱乎乎的奶茶,她進寢殿露了個臉,就又去了廚房煮奶茶。

倒奶茶的時候還因為分心,小鍋子碰倒了放在灶台上的杯子,被滾燙的奶茶給燙了腿和腳背,春雨她們忙扶著她去了太醫院。

冷落月知道采薇燙傷了,擰著眉說了一句:“怎麼如此不小心。”

然後便讓采薇好生養傷,傷冇有好之前,都不要再做事了,還讓春雨她們好生照顧一下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