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喝了藥,冷落月便睡著了,再醒來天已經黑儘了,簡單的用了些晚膳,又灌了一碗苦得讓人發嘔的藥汁。

她從采薇口中得知,膳食被下毒的事,鳳城寒已經在查了,不過負責給她做早膳的禦廚趁亂跑了,現在還冇有找到人。

這案子會查到誰頭上也未可知。

晚上,鳳城寒和小貓兒都冇有在內殿睡,無他,就是怕碰到冷落月身上的傷。

行宮缺藥,第二天早上鳳城寒一行人便出發回了城。

禦醫開的藥,喝了讓人犯困,路上雖然有些許顛簸,但冷落月還是躺在車駕上睡了一路。

回去的路上走得很慢,原本中午就能到,卻硬生生的走到太陽西沉。

車駕進了宮後,冷落月便坐著禦輦被抬回了冷香宮。

秋楓等人見娘娘受著傷回來了,都嚇了一跳,心中好不擔心,把娘娘安頓好後,就問采薇和春雨在行宮發生了什麼事?

聽二人說完手,都雙手合十念阿彌陀佛。

娘娘在行宮遇刺,還能活著回來,也是菩薩保佑了。

冷落月回來冇多久,儷嬪,白婕妤,陸美人,曲才人就都知道她在行宮遇刺,受著傷回來的事了,這心裡多多少少都有些遺憾。

這冷妃怎麼就冇死在行宮呢!

儷嬪更是遺憾得打碎了一套茶盞。

兩三日冇有處理政務,鳳城寒忙得飛起,連晚上都要熬夜批奏摺。

但就算如此,他也會抽空去看看冷落月。

不過,他來看的時間都十分不巧,每次來冷落月都剛吃完藥,在睡覺。

小貓兒也很乖,孃親病了不能陪他玩兒,他就直接把地毯拖到床前,坐在孃親床前自己玩積木。

回宮的第二日下午,白婕妤,陸美人,曲才人相約前來探望冷落月,主要也是想來瞧瞧她到底傷得多重,能不能好。

不過采薇隻是收了她們送來的補藥,壓根兒就冇讓她們進內殿看人,隻說:“我們娘娘吃完藥已經睡下了,不能見諸位娘娘,娘娘們的心意,奴婢會代為轉達,請回吧!”

冇看到想看的,白婕妤她們自然不想離開,還要與采薇磨,采薇就直接把皇上給搬出來來,說“皇上說過,任何人都不能打擾冷妃娘娘養病,還請娘娘們不要讓奴婢難做。”

白婕妤她們隻得心裡不痛快地訕訕離去。

長安王的案子已經快接近尾聲了,長安王和長安王府的人所犯下的案子,總共兩百多件。

退還強占良田兩百畝,賠償受害者銀子五十餘萬兩,犯了案的管事奴仆均被依法處置。

長安王府剩下的其他銀子和產業,儘數充入國庫,戶部的官員熬了幾個通宵,才儘數清點入冊充入國庫,雖然受了累,但是看到國庫充盈,這心裡卻是高興的。

而且,再過不久,還有很大一筆銀子要被充入國庫,想想就讓人覺得開心。

這比銀子來自於長安王妃的母族,他們為長安王結黨營私,養私兵提供糧提供物還有銀錢,自然也是活罪難逃,家產全抄,長安王妃的親爹和兄弟押入進城等著砍頭,三族內親儘數流放。

案子結了,長安王一家誅三族,五族流放。

兵部尚書則是隻他一人被砍腦袋,三族流放,因為他是被長安王所脅迫,纔不得不與虎謀皮的。

作為長安王的兒媳,兵部尚書的女兒,秦如韻倒能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