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祭拜完先皇,天越發的陰沉,也該啟程返回行宮了。

“皇上,微臣想要去祭拜一下母妃,就不隨皇上一同返回行宮了。”鳳城絕走到鳳城寒身邊道。

鳳城寒點點頭,“好。”

天元國妃子的陵寢不是和皇上的陵墓在一處的,之後皇後的陵墓才能在皇上的身邊。

鳳城絕母妃的陵墓在下麵一些的位置,目送大部隊往山下走後,他才轉身從另一條路去母妃的陵墓。

鳳城寒冇有坐龍輦出門,而是騎的馬,小貓兒就坐在他前麵,小手抓著馬鞍,小小的身子被他抓著韁繩的雙手護著。

“轟……”天邊忽然響起一聲驚雷。

鳳城寒抬頭看了看陰沉的天,難不成還真被冷妃給說著了,今日要下雨。

小貓兒有些害怕打雷,後背往父皇身上貼了貼。

眼瞅著要下雨了,下山的大部隊,也加快了速度。

可惜天公不作美,打完雷就颳起了風,然後就下起了雨。

冷冷的冰雨在眾人亂上胡亂的拍,欽天鑒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嗯,就挺尷尬的。

“不是說今天是個大陰天,不會下雨嗎?”

“是啊,我連雨具都冇有帶。”

“誰說的今天是個大陰天……”

被淋得有些心煩的人,紛紛抱怨道。

尷尬不已的欽天鑒,這會兒隻想隱身。

鳳城寒把披風一扯,完完全全把小貓兒罩在了披風裡,不讓他受到半點兒風雨。

看到前方有一處供人休息的連廊涼亭,便說:“所有人前往涼亭避雨。”

眾人齊聲應:“是。”

行到涼亭處,鳳城寒先把小貓兒交給了王信,然後翻身下馬,大步流星地走入涼亭之中,又從用袖子擋雨的王信手中接過了小貓兒。

雨不小,但小貓兒楞是冇有淋到一滴雨。

小路子拿出乾淨的帕子遞給皇上,後者接過擦了擦臉上的水,然後抱著小貓兒坐在了石凳上。

幾位王爺和大臣們都進了鳳城寒所在的涼亭避雨,隨行的人則擠在其他涼亭裡還有連廊之下。

“這雨也不知道會下到什麼時候?”

“是啊!”

“轟……”驚雷響起,一陣冷風吹進寢殿,吹得紗簾翻飛。

采薇連忙去關窗,冷落月看著窗外十分陰沉的天,喃喃自語道:“山雨欲來風滿樓。”

“滴滴滴,警報,警報,檢測到一大波危險人物即將來襲,請宿主做好準備。”

冷落月無語地翻了個白眼,果然……

“快讓人去叫侍衛來,咱們有危險。”

采薇怔了一下,“哦哦……”連忙跑了出去。

藏在暗處的葉星也是一怔,旋即臉色大變,有人來了,帶著殺氣,而且人還不少。

這可是在行宮裡,這些人怎麼敢的?

不對,此時正是動手的最好時機,不但隨駕而來的禦林軍侍衛都跟著皇上上了山,就連行宮裡的守衛也去了一大半,行宮裡的守衛本來就不多,留下的也都是最差的。

這會兒可不就是動手的最佳時機嗎?

采薇走出寢殿,便衝行宮裡的小太監道:“快去叫人來,叫多多的人來,冷妃娘娘有危險。”

“啊?”小太監聽得一臉懵逼。

有危險,有什麼危險?

不就是要下雨了嗎?

“啊什麼啊快去叫人來呀!”采薇聲音大了幾分。

被吼的小太監摸了摸鼻子,算了,她們皇宮來的了不起,她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