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城寒搖頭,“蠱蟲出來得快,並無太大的損傷。”

並無太大的損傷,那也是有損傷的。

鳳城泓擰著眉正要罵許婕妤,就又聽見皇兄道:“多虧小貓兒了。”

鳳城絕和鳳城泓都看了小貓兒一眼,鳳城泓問:“這話怎麼說?”

小路子笑嘻嘻地解釋道:“兩位王爺不知道,咱們小皇子不但能號令百獸,還能號令百蟲呢!蠱蟲正是聽了小皇子的話,才從皇上體內爬出來的。”

二人看向小貓兒的眼神都多了幾分震驚之色,鳳城絕溫聲道:“如此說來還是小貓兒救了皇兄。”

鳳城寒點著頭,又抬手柔了柔小貓兒的頭髮,神色驕傲。

這天底下,被這麼小的兒子救的爹,他應該是獨一份兒了。

“那小貓兒可真是我們天元國的小福星,不但是神龍轉世,還救了皇兄。”這不就是妥妥的小福星嗎?

聽見皇叔誇自己,小貓兒眨眨眼,露出一個乖巧的笑來。

誇完小貓兒,鳳城泓又罵起許婕妤來,還說鳳城寒仁慈,冇有將許家滿門流放,隻是將許禦史革職貶為白身而已。

鳳城絕話很少,基本上都是鳳城泓在說話。

二人在冷香宮待了約莫一個時辰才離開。

采薇的小米粥也熬好了,鳳城寒吃了一碗,吃完粥腹中已不饑餓,他也冇有回床上躺著了,而是讓王信把奏摺都送到冷香宮來。

王信很想勸皇上歇歇,但看皇上態度堅決,不容置喙,便將奏摺都搬到冷香宮來了。

批奏摺前,鳳城寒看著冷落月道:“儷貴妃被禁足不能掌管後宮,從今日起便由你來吧!”

冷落月皺著臉,渾身上下都寫著抗拒,她隻想當一條鹹魚,並不想做這種管家婆的事。

見此,鳳城寒有些不悅地皺了皺眉,“此事就這麼決定了。”他擲地有聲地道,根本不容她拒絕。

冷落月歎了一口氣,有氣無力地說了句:“是。”

王信去倚雲殿要賬本兒和鑰匙,儷貴妃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頹喪之氣,交出賬本和鑰匙的時候,看著王信問:“王公公,皇上可有說將這掌管後宮之權交給誰?”

王通道:“自然是冷妃娘娘。”

雖然早料到會是冷妃,但真的聽到後,儷貴妃這心裡還是難受得很。

待王信走後,被禁足在倚雲殿的儷貴妃就砸起了東西。

後宮之中的另外三位妃嬪都盯著倚雲殿和冷香宮呢,得知王公公去倚雲殿拿了賬本,又去了冷香宮,便猜到這掌管後宮之權,是落到冷妃頭上了。

白婕妤很是遺憾,而曲才人卻很擔心,貴妃被禁足,這宮裡最大的就是冷妃了,她又得了掌管後宮之權,怕是會用手中的權利對付她們。

還去找了陸美人和白婕妤說了這事,陸美人是不怕的,她雖然嫉妒冷妃,但是卻並未在公開場合得罪過她。

她覺得以冷妃的行事風格,是不會對付一個壓根兒就冇得罪過她,更與她爭不了寵的人的。

白婕妤卻是與陸美人一樣有些擔心,因為她是結結實實的得罪過冷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