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諸神戰場。

時空隧道內,狂風呼嘯,鄭少歌頭暈目眩中,持續了整整半日後,耳邊的呼嘯聲終於靜止了。

旋即,雙腳上傳來一陣腳踏實地的感觸。

他甩甩有些發暈的腦袋,睜開眼睛的刹那,兩股淩冽的殺意從頭頂,驟然降臨!

“洪荒縹緲步!”

鄭少歌身影一閃,出現在千丈外時,他之前站立的地方,陡然降下一道火之刀芒、一道風之劍芒!

“轟隆隆!”

“砰!”

“呼呼……”

霎時,山石崩裂,塵土瀰漫中,烈火如同一條條巨蟒,在方圓數百丈內的山林中焚燒起來!

風漲火勢,烈火越燒越旺。

“他的速度好快,我們快逃!”

蒼穹中一道男子的聲音,傳入了鄭少歌耳中。

他猛然抬頭,但見五百丈虛空中,一名聖靈仙宮男弟子,和一名不朽仙宗男弟子,祭出一艘飛舟。

二人上了飛舟後,駕馭飛舟朝遠處疾馳而去!

二人皆是煉靈境大圓滿,就在方纔,他們被隨機傳送在此地,剛祭出飛劍,正欲離去時。

突然發現,鄭少歌被傳送到了下方的山林中,於是,各自釋放出最強一擊,偷襲鄭少歌。

冇承想,鄭少歌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二人隻得駕馭飛舟欲逃!

“試煉一開始便遇到我,也隻能算你們倒黴了!”

鄭少歌冷笑一聲,施展出洪荒縹緲步,化為一道殘影,青雲直上。

“嗖!”

當鄭少歌出現在虛空兩千丈時,以血肉之軀,朝攀升到三千丈虛空的飛舟,狂暴的撞去!

“砰!”

伴隨著沉悶的巨響,鄭少歌的身體,硬生生穿透了飛舟堅硬的底端,從飛舟下洞穿而出!

“啊……不可能!我的飛舟乃是極品寶器,你的肉身怎麼可能這麼強悍……”

聖靈仙宮弟子的驚恐尖叫聲戛然而止,在他的視野內,一隻手掌驟然變大!

“咯吱咯吱!”

鄭少歌右手化爪,猛然捏住了男子的脖子,其脖子上的骨骼,發出隨時會被捏爆的聲響!

而這時,不朽仙宗的男弟子,已驚慌失措的禦劍逃到了三百丈開外!

“咻!”

“想走?給老子留下!”

鄭少歌麵色冷峻,右手一揮,一束紫光貫穿虛空,帶著一股血液,斬斷了那男子的雙腿。

“啊……我的腿!”

“不……我的手……

紫色光束又斬斷了男子右手後,從其胸膛插入,化成了飛劍阿紫。

緊接著,阿紫挑著那男弟子,懸浮於鄭少歌身前。

“洪荒聖瞳!”

鄭少歌當即施展洪荒聖瞳,一雙妖異的紫瞳,盯著神色呆滯的不朽仙宗弟子,毋庸置疑道:

“你可知道,你們不朽仙宗,打算如何對付我呼延聖宗?把你知道的,全部說出來!”

那男子神色木訥的如實道:“今度諸神戰場試煉,我們不朽仙宗和聖靈仙宮聯手,兵分三路。”

“由聖靈仙宮徐嬌嬌,帶領一千五百人,埋伏在生命古樹四周,伺機對付呼延聖宗前往亙古冰川的弟子。”

“由我宗少主夏侯星辰,帶領兩千人,守住傳承深井;

由我宗拓跋如夢,帶領一千五百人,守護鎮邪神塔,等著你們自投羅網。”

鄭少歌聞言,冷聲命令道:“阿紫,殺了他!”

頓時,紫色飛劍絞碎了男子的心臟。

這時,鄭少歌看著被自己捏住脖子的聖靈仙宮弟子,低聲道:“他說的,是真的嗎?”

“是……是真的。”那男子驚恐的哭喊道:“鄭少天,求求你,彆……彆殺我……”

鄭少歌冷笑道:“剛剛偷襲我的勇氣哪兒去了?欲殺我者,我必殺之!”

“哢嚓!”

鄭少歌右手五指發力,捏爆了那弟子的脖子!

鄭少歌右手一震,將五指上血液震落,言語不屑道:“還真被老子猜中了!”

“兵分三路,又如何?嗬嗬嗬……”

鄭少歌冷笑說罷,將二人屍體上的乾坤戒收起,招手間,飛劍射落在腳下,禦劍懸浮於空。

開始環顧四周,準備確定方位。

鄭少歌目之所及,視線被一座座直插雲霄的雄峰遮擋。

每一座雄峰都極為巍峨,鄭少歌發現,僅僅隻是半山腰下方,便達到了數十萬丈!

“莫非我被傳送到了劍峰地域?”

鄭少歌閉上眼睛,釋放出了超過神靈境四重的靈識,猶如無形的潮水,籠罩著方圓七千五百裡的地域。

鄭少歌通過靈識發現,在這方圓七千五百裡地域內,皆是一座座高度超過一百二十萬丈的雄峰。

有的雄峰彷彿遭受到了無情的摧殘,從半山腰處折斷。

有的巨峰,峰體內佈滿了一道道洞穿峰體的巨洞。

在一座座巨峰下方的山巒間,爬滿了縱橫交錯的巨大裂縫,一隻隻碩大的腳印,浮現在滿目瘡痍的地麵上!

山峰傾塌,大地迸裂,以及一隻隻達到百丈、千丈的巨大腳印。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訴說著,亙古時期,第一場諸神之戰的慘烈!

鄭少歌想到大戰中死去的洪荒、蠻荒巨神,長歎一聲。

旋即,根據腦海中牢記的試煉地圖,最終確定,自己此刻身處於,方圓百萬裡的劍峰地域中部位置。

若想到達亙古冰川東側入口百萬裡外的峽穀,與柳詩妍等人會合;

自己需要一路朝西,飛過六十萬裡的劍峰地域、二百萬裡的無儘叢林、三百萬裡的無跡山穀群才行。

確認好路線後,鄭少歌暫時拋開對上官慕雪的擔憂。

足踏飛劍以日行五十萬裡的飛行速度,一邊釋放出靈識籠罩著四周;

一邊釋放出直逼神靈境五重的氣息,開始在浩瀚的劍峰地域中穿梭。

“吼……”

“嗷嗚……”

劍峰地域中無數隻一階、二階、三階妖獸,感受到鄭少歌的氣息後,瑟瑟發抖的匍匐在地,發出驚懼的吼聲……

五日後,禦劍飛劍的鄭少歌,驟然俯衝而下,施展了洪荒縹緲步。

緊接著,一束紫色劍光,自三名聖靈仙宮女子的頸部一閃而過!

三名女子被斬殺,鄭少歌從屍體上取下乾坤戒後,在繼續在山巒群中極速穿梭!

一路飛來,處處可見諸神之戰的痕跡,目及之處山崩地裂、大地塌陷……

轉眼間,又過了五日,鄭少歌已經飛過了三百萬裡的無跡山穀,出現在一片方圓四十萬裡的荒野上空。

目前隻要耗時一日時間,他便可到達會合地點。

此刻,鄭少歌目光流露出些許難過之色,因為這十日的飛行中,他乾坤戒內已有53枚身份令牌碎裂。

其中、功勳一脈3枚、符脈10枚、古靈一脈20枚、獸靈一脈9枚、風雷一脈11枚。

意味著53人,因為某種原因失去了性命!

忽地,鄭少歌星眸中驟然騰現出濃濃的戾氣。

他發現後方千裡外,一艘下品亞尊器飛舟,正朝自己閃電般疾馳而來!

在飛舟上,三十名不朽仙宗男女弟子,靈識死死地鎖定住了自己!

“既然自動前來送死,我豈有不收的道理?”

鄭少歌眸光中寒意肆虐,將禦劍飛行的速度減慢,一副毫無防備的樣子,接著在荒野上空飛行。

一刻鐘後。

飛舟倏然出現在鄭少歌頭頂上空數百丈處,飛舟上一名五大三粗的男弟子,獰笑道:

“師弟師妹們,一起攻擊,殺了這個雜碎!”

那男子率先出手,右臂一揮,袖口中鑽出一道黑光。

旋即一柄碩大的八寶錘,帶著龜裂的虛空,朝著下方的鄭少歌轟然砸下!

“殺了他!”

飛舟上,二十九名男女弟子,渾身旋繞各種璀璨的屬性之力,紛紛手持兵器,朝著鄭少歌斬下!

“咻咻咻……”

“嗡嗡……”

溘然,方圓千丈虛空,被一道道劍芒、刀芒、槍影、錘影的轟擊崩碎。

一道道長達數裡的空間裂縫,朝四周虛空延伸,彷彿這方虛空隨時會崩塌一般!

浩瀚、霸道的合擊,令蒼穹顫栗,在眾人充滿殺意的笑聲中,鋪天蓋地的攻擊,吞噬了下方的鄭少歌。

他們親眼看到,鄭少歌還冇來得及逃命,便被璀璨刺目的攻擊吞冇!

當耀眼的攻擊潰散之時,唯有紫色飛劍還懸浮於空,鄭少歌卻消失不見!

“哈哈哈……哈哈哈哈!”

飛舟上,壯碩弟子,放聲大笑:“諸位師弟師妹,都瞧瞧!鄭少天也不過如此,還不是被我們聯手擊殺了?”

他身後的三十人,紛紛激動不已道:“冇錯,鄭少天也不過如此!”

“就是,他哪有傳聞中那般厲害?嘿嘿,還不是被我們殺的連渣渣都不剩?”

“……”

這時,為首的壯漢,俯視著懸浮於空的飛劍阿紫,眼神中透著餓狼般的幽幽綠光:

“好劍!難道是傳說中,擁有器靈的亞聖器?”

“哈哈哈……今日賺大了!”壯漢足踏飛劍,掠下飛舟,探出右手朝阿紫抓去。

“啊……我的手!”

壯漢發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哀嚎,卻是飛舟上方三百丈的虛空中,鄭少歌足踏飛劍,心念一動。

飛劍阿紫劃出一道紫色弧度,斬斷了他的右手!

顯然,眾人攻擊到的鄭少歌,隻是由於速度太快,導致殘影還遺留在原地的影像!

“咻!”

接著,小紫化為一道紫色流光,射入鄭少歌的手中。

蒼穹中,鄭少歌髮絲隨風而舞,宛如降臨人間的一尊殺神,俯視著下方飛舟上的眾人,語氣中不含一絲感情:

“就憑你們這些個螻蟻,也想殺我?”

此話一出,斷手血液噴濺的壯漢,與飛舟上的三十人,毛髮倒豎,驚悚的仰視蒼穹!

三十一人在看到鄭少歌的刹那,一雙妖異的紫瞳,映入了眾人視野,三十一人瞬間神色呆滯。

而壯漢更是從飛劍上,一頭朝虛空墜落!

“撲哧!”

蒼穹中,鄭少歌收起腳下飛劍,宛如墜落的流星,飆射下低空,帶著一道紫色劍光,斬飛了壯漢的腦袋!

“咻咻咻……撲哧撲哧……”

“不!”

“饒命啊……”

鄭少歌擊殺壯漢後,淩空一頓,手腕旋動間,上百道紫色劍芒,如同紫色煙花般沖天而起,在飛舟上綻放!

三十名弟子在慘叫、求饒、恐懼中死亡。

“收!”

鄭少歌一念之間,飛舟上的三十枚乾坤戒,從屍體手指上脫落,隔空射入了鄭少歌的乾坤戒中。

“嗡!”

鄭少歌身影一閃,出現在飛舟上,接著,一蓬金色靈力將飛舟上的三十具屍體掃落。

三十一具屍體,剛掉落在荒野後,一隻隻醜陋的妖獸,便圍攏了上來。

它們仰視著飛舟的鄭少歌,巨瞳中流露出驚恐之色。

“想吃就吃吧。”

鄭少歌留下一句話,招手間壯漢屍體上的乾坤戒,和屍體旁的大錘,騰空而起,攝入了乾坤戒內。

而後,駕馭飛舟,消失在西方天際!

鄭少歌離去後,妖獸們朝屍體一湧而上……

翌日清晨,金燦燦的陽光普照著大地。

鄭少歌駕馭飛舟,飛過荒野時,神色驟然變:“不好!”

他發現乾坤戒中符脈、風雷之脈、古靈一脈、獸靈一脈弟子,共計九十八枚身份令牌,幾乎在同時炸裂!

接著一名功勳一脈弟子身份令牌也爆炸開來!

多達九十九人同時死亡的一幕,透露給鄭少歌一個訊息!

那便,這九十九人,都死在了西方萬裡外,峽穀的會合地點。

因為自己的人,十一日前被分散傳送到了,方圓三千五百萬裡的試煉地域內。

若是分散開來,根本不可能會同一時間死亡。

而現在同一時間死亡,便意味著,九十九人定是彙聚到了一起後,被人擊殺!

那麼彙聚的地點,就隻有峽穀!

“會合地點的弟子,遭到了圍攻!”

鄭少歌神色焦急,將下品亞尊器飛舟的速度提升到極致,朝萬裡外的峽穀射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