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徒玄明宣佈結束後,九脈首席帶領長老、弟子離開了功勳秘境。

九大首席帶領長老、弟子,回到各自秘境後,便依照得到的試煉名額。

根據自己脈係弟子的實力排名,來挑選參加試煉的弟子。

直到夜幕降臨,各大首席,這才確定下來參加試煉的弟子。

並將這些弟子召集到身前,認真的叮囑著什麼……

翌日酉時,日落西山。

九大首席帶領九脈參加試煉的弟子,如期而至功勳聖場。

當然,江暮芸期間挑選出了一千五百名,已經觸摸到神靈境屏障的,煉靈境大圓滿弟子。

司徒玄明祭出飛舟,讓十脈參加試煉的五千名弟子上了飛舟。

隨後看著正要上靈舟的十大首席,突然開口道:

“此度諸神戰場試煉,除了功勳首席和功勳一脈太上長老,跟隨本宗主前去外,其他人就不用去了。”

聞言,九大首席一愣,聖靈道人白眉一皺,躬身道:

“宗主,在以往諸神戰場試煉時,我等仙門首席不都是要前往的嗎?”

聖靈道人話音未落,司徒玄明右臂一揮,一股強悍的靈力驟然擊中了聖靈道人胸膛。

“砰!”

“噗!”

聖靈道人口腔噗出一股血箭,老軀被轟飛出百丈,砸落在地。

此情此景,令江暮芸在內的九大首席,渾身一怔。

鄭少歌清楚的記得,聖靈道人便是奸細,在他看來,司徒玄明主要是因此,才教訓聖靈道人。

事實也的確如此!

聖靈道人慌忙爬起,匍匐在地,瑟瑟發抖道:“不知屬下哪裡惹怒了宗主,還請宗主恕罪。”

司徒玄明凝視著聖靈道人,眼神中略過一閃而逝的殺機,沉聲道:

“怎麼?本宗主做事,還需要你來教不成?”

“宗主息怒,屬下……不敢。”聖靈道人噤若寒蟬。

“量你也不敢。”司徒玄明沉聲道:“好了,你和其他首席,回各自一脈吧!”

“屬下遵命!”聖靈道人和另外八大首席,領命後駕馭飛舟飛離了功勳聖場……

蔚藍的蒼穹中,飛舟上的聖靈道人,心中嘶吼道:“司徒玄明,你得意不了多久了!

要不了多久,你呼延聖宗便會分崩離析,屆時,你還不是會被本首席背後的強大勢力處死!?”

……

功勳道場中,江暮芸、江暮雨姐妹和司徒玄明一起掠上了飛舟,

而後,司徒玄明駕馭飛舟騰空而起,耗時一刻,飛出了功勳秘境。

接著又飛出呼延秘境,朝神罰山脈深處的聖靈仙宮,閃電般疾馳而去。

飛舟上,十脈弟子,腦海中浮現出,宗主擊傷聖靈道人的一幕,此刻看著宗主,多數人顯得小心翼翼。

這時,令鄭少歌開心的是,此次諸神戰場試煉的九脈弟子中。

與自己有過生死之交的司馬振中、安靜怡、百裡玄鷹、肖青泉、何潤西、公孫若黎、東方若兮也來了。

唯有胖子遊鴻鳴冇來。

司馬振中七人,不顧自己脈弟子質疑的目光,上前和鄭少歌、柳詩妍、沈濤開始交談起來。

司馬振中看著鄭少歌迷惑道:“鄭賢弟,最近幾年,怎麼一直冇有看到梓瑤、無雙的影子?”

鄭少歌微微一笑,將幾人帶到了一間修煉室內。

隨後,女扮男裝的澹台梓瑤、秦無雙也進入了修煉室。

接著,鄭少歌佈置了隔音結界後,秦無雙便開始和眾人嘰嘰喳喳聊了起來。

在交談中,鄭少歌得知,司馬振中、安靜怡、何潤西、公孫若黎、百裡玄鷹、肖青泉、東方若兮;

由於在內門時,乃是天才中的天才,故而,進入仙門後,得到了重點培養。

這幾年中,幾乎一直待在時空芥子法寶內修煉,如今也觸摸到了神靈境的屏障……

同時,鄭少歌也得知,胖子遊鴻鳴受到了風雷道人的青睞,正在閉關修煉,此度便不參加試煉了……

轉眼間一月後。

這一月期間,功勳一脈弟子鄭少歌、司徒羽、柳詩妍在在試煉資格戰中奪魁之事。

以及三人被宗主親封聖子、聖女之事,彷彿長了翅膀一樣,傳遍了整個聖門、內門、外門。

尤其是從外門晉升,拜入內門功勳一脈的一千名弟子得知後,激動的語無倫次。

他們知道自己拜入內門時,選對了脈係!

而整個外門弟子,徹底轟動了,甚至有的築胎境大圓滿弟子,放棄了葬神峽穀試煉,

直接突破胎靈境一重,拜入了內門功勳一脈!

他們如此迫切,自是因為擔心,內門功勳一脈招收弟子的名額會飽和,導致自己無法拜入。

除了鄭少歌的名人效應,造就了外門弟子想拜入內門功勳一脈外,還有兩個重要原因。

其一,內門功勳一脈挑選弟子,不是看資質,而是看忠誠度。

其二,外門弟子得知,仙門功勳一脈有每種屬性修士,修煉的強大功法。

隻要通過內門功勳一脈這個跳板,待將來晉昇仙門功勳一脈後,便可修煉。

於是乎,在這三種原因下,外門中掀起了一波拜入內門功勳一脈的狂潮。

當然,也有自視甚高的外門弟子,擁有著遠大抱負,刻意不拜入內門功勳一脈,準備將來在另外九脈一展宏圖……

如今鄭少天之名,在外門、內門、仙門可謂是如雷貫耳!

在聖門亦是成為了眾弟子,爭議最多的對象。

要知道,鄭少歌乃是自祖師爺建宗以來,是唯一一名三門第一強者!

三門所指,鄭少歌在外門、內門、仙門同時得到了,第一強者的榮耀。

他的榮耀,在三門弟子中榮光萬丈!

令他成為三門最閃耀的存在!

……

時光如梭,兩個月後。

司徒玄明駕馭飛舟耗時三個月,來到了聖靈仙宮山門上空雲海之中。

他右臂一揮,登時,一蓬隔音結界光幕,籠罩了整艘飛舟。

他掃視著飛舟上,整齊而立的五千名弟子,神色肅穆道:

“接下來,本宗主所說的話,事關你們的生死,都要聽清楚了。”

眾弟子異口同聲,恭敬道:“是,宗主!”

司徒玄明點頭沉聲道:

“你們應該清楚,聖靈仙宮和不朽仙宗,與我呼延聖宗,遲早會有一戰。”

“他們將我聖宗,視為眼中釘肉中刺。而你們是我宗仙門中,最為強大的五千名天才弟子。

可想而知,他們定會在諸神戰場試煉中,聯手將你們趕儘殺絕!”

司徒玄明話音一頓,神色威嚴道:“你們記住,呼延聖宗遲早要十脈一統,這是勢在必行的情勢。”

“你們將會是,呼延聖宗未來的希望!

故而,本宗提醒你們,此度諸神戰場試煉都以鄭少天為首,聽從他的指揮。”

“本宗主相信,隻有鄭少天帶領你們,你們在與聖靈仙宮、不朽仙宮試煉弟子的決戰中,才能活下來更多人。”

“不過人各有誌,本宗主不是命令你們聽鄭少天的話,而是讓你們自己做出選擇。”

“現在,跟著你們的內心走,願意跟隨鄭少天的,站在功勳一脈弟子身後,不願意的你們自行試煉。”

“當然,稍後你們都得發誓,不將今日之事告訴除了試煉弟子以外的任何人。

好了,開始做出抉擇吧!”

眾弟子聞言,不由想起了內門弟子兩度不朽之地試煉。

呼延聖宗內門試煉弟子,正是因為在鄭少歌的帶領、幫助下,才幾乎將聖靈仙宮、不朽仙宗內門弟子趕儘殺絕!

“宗主,弟子司馬振中,願意聽從鄭少天的命令!”

這時,司馬振中第一個站了出來。

接著安靜怡、何潤西、公孫若黎、百裡玄鷹、肖青泉、東方若兮,也站在了功勳一脈弟子的後方。

此時,符脈一百九十九名弟子,一同跟隨司馬振中,來到了功勳一脈的弟子後方。

“宗主,弟子朱琳雨,願聽從鄭少天命令。”

這時,獸靈道人的女兒朱琳雨,看了鄭少歌一眼,閉月羞花的容顏上,浮現出一抹複雜的意味。

站在了功勳一脈弟子的身後。

半年前,在仙門十脈大比時,鄭少歌戰勝朱琳雨後,本要殺她。

而獸靈道人向司徒玄明求情,最終,獸靈道人願意今後背叛獸靈一脈老古董,以司徒玄明馬首是瞻。

故而,司徒玄明才讓鄭少歌放了她。

這時,她也在父親口中得知,父親投靠了宗主,如今自己和功勳一脈便算是自己人。

“你們也都過來吧!”朱琳雨對著六百九十九名弟子,不容置疑道。

“是,朱師姐!”六百九十九名弟子應聲後,紛紛站在了功勳一脈弟子身後。

“宗主,我們古靈一脈九百名弟子,也願聽從鄭少天的命令!”

這時,仙門古靈一脈第一美女:田貞香,對著鄭少歌嫣然一笑後,蓮步輕移的來到了功勳一脈弟子的後方。

鄭少歌朝田貞香微微一笑,並未開口。

田貞香本是仙門古靈一脈的天之嬌女,也是將仙門古靈一脈鎮脈之術:古墓遺經,修煉到第十二層的人。

她本自負仙門中再無敵手。

直到仙門十脈大比時,遇到了鄭少歌。

當初古靈道人主動提出,讓鄭少歌手下留情。

讓田貞香等參加十脈大比的古靈一脈弟子,知道何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於是鄭少歌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摘掉了田貞香髮髻上的綠色髮簪後,又出現在田貞香麵前。

當時,她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以至於落下了淚水。

鄭少歌又將髮簪輕輕插回到她的髮髻上,告訴她,隻有經曆過挫折失敗,才能更加看清自己,看清這個世界。

田貞香當時還和鄭少歌約定,希望今後再給她一次一較高下的機會,鄭少歌答應隨時奉陪。

於是從那時起,她和朱琳雨一樣,對鄭少歌充滿了七分崇拜,三分敬畏。

此刻,其他脈係弟子,看到符脈、古靈一脈、獸靈一脈弟子,全部聽從鄭少歌命令後。

風雷一脈五百名弟子,也願意在試煉期間,一切聽從鄭少歌命令。

隻有與功勳一脈,尤其是和鄭少歌仇恨頗深的器脈、陣脈、五靈一脈、丹脈、聖靈一脈弟子,並未選擇聽從鄭少歌命令。

而是決定一起應對聖靈仙宮、不朽仙宗的殺戮!

對此,司徒玄明並未說什麼,他乾坤戒頻頻閃爍間,五千枚地圖玉簡,分彆飛入了五千名弟子的手中,叮囑道:

“接下來,給你們半個時辰,牢記玉簡內容。

還有,你們自己擬定,在諸神戰場中與聖靈仙宮、不朽仙宗對陣的策略。”

鄭少歌和眾弟子領命後,立即操控靈識進入玉簡內,開始觀察起來。

通過檢視玉簡,鄭少歌得知諸神戰場試煉地域,占地方圓三千五百萬裡。

區域主要由叢林、河流、冰川、深淵、峰域、峽穀、森林構成。

此外,地圖玉簡上還標註了三大神物的地點。

鎮邪神塔位於葬神森林的最深處;生命古樹位於亙古冰川的中央地帶;

而傳承深井則是位於,天神血河的水域深處!

一刻鐘後,鄭少歌右臂一揮。

登時,一個巨型隔音結界,籠罩著功勳一脈、符脈、古靈一脈、獸靈一脈、風雷一脈弟子,神色凝重道:

“根據地圖玉簡所示,我決定我們進入諸神戰場後,第一個去處便是亙古冰川,尋找生命古樹。”

“故而,我們傳送到諸神戰場後,立刻前往亙古冰川東側入口,五百萬裡外的峽穀中會合。”

“若我冇猜錯的話,不朽仙宗、聖靈仙宮極有可能兵分三路,守著生命古樹、鎮邪神塔、傳承深井。”

“若真如此,很顯然我們與他們分彆會在亙古冰川、葬神森林和天神血河,這三個地方展開決戰。”

“此次試煉,我們要做的很簡單,便是主動出擊,先將亙古冰川的敵人趕儘殺絕,再去對付其他敵人!”

“都記住集合地點了嗎?”鄭少歌大聲問道。

“記住了!”眾人異口同聲道。

“好!”鄭少歌微微一笑,說道:“為了獲悉你們試煉時的傷亡情況,現在把你們的身份令牌交給我。”

隨後,眾人將身份令牌儘數交給了鄭少歌。

半個時辰後,司徒玄明駕馭飛舟,穩穩地飛落雲端,懸浮於聖靈仙宮山門上空。

這時,一名聖靈仙宮的長老,早已打開秘境之門在此等候。

司徒玄明駕馭飛舟,駛入了聖靈秘境,朝昇天台方向閃電般射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