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始終跪在三皇子不遠處的武將,重重地磕了個頭,“臣願已死謝罪。

他雖年輕氣盛,卻也懂得分寸。

幾個回合下來,招招退讓,給足了三皇子的麵子。

而就在他決心一招挑掉三皇子手中長劍以此結束時,怎麼都是冇想到三皇子忽然就正過了身子,直接用自己的胸口撞向了他的刀刃!

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所有人都是措不及防的。

他知自己無辜,但這個時候他更知道自己如何解釋都是徒勞。

既傷害皇子便註定必死無疑。

“此事既是花將軍的部下犯下,花將軍本就嫌疑最大!”

“三皇子如今危在旦夕,花將軍就算將功補過也必要嚴懲!”

“皇上,此事絕對非同小可,還望皇上為了我西涼的安康定要嚴加查處纔是啊!”

纔剛那些還對花耀庭阿諛奉承的官員們,此刻紛紛站在了瑞王的行列之中。

他們筆誅口伐,聲聲討伐。

纔剛還滿心榮耀的武將們,看著那一張張醜陋的嘴臉,無不是攥緊著袖中雙手。

他們的將軍一心為國,赤膽忠心,怎容這些人紅口白牙的汙衊?

花耀庭看著自己那委屈隱忍的部下,終是緩緩彎曲了膝蓋。

可哪怕他是跪在地上,後背也是筆直的,“皇上,是微臣教導無方,才讓部下失了分寸,微臣願以功抵過,懇請皇上看在微臣多年為國儘忠,隻願皇上能開恩繞過微臣這魯莽的部下!”

將功抵過這四個字,永昌帝並不是不動容的。

這代表著花耀庭放棄了手中的一切,更是包括現有的兵權。

愉貴妃的尖叫聲驟然響起,“兒啊,我的兒啊,你睜開眼睛看看母妃啊……”

永昌帝看向那昏迷不醒的三皇子,再是怒不可歇地下令道,“來人,將花耀庭所有部下全部壓入大理寺等待查辦!”

穿著黃馬褂的侍衛,一窩蜂似的衝了進來。

花耀庭看著跟自己征戰沙場出生入死的部下們,一向筆直的背脊在微微顫抖著。

直到現在,他才幡然醒悟了四個字。

功高震主。

三皇子重傷昏迷,直接被抬去了月愉宮。

紀弘遼親自為其診治,卻始終不見三皇子有醒來的跡象。

永昌帝怒上加怒,命禦前軍前往軍營,將軍營的花家四子全部押入天牢候審。

幾個時辰還風光無限的花家,竟平白遭此厄運。

如此的大起大落,朝中無不是人心惶惶。

就是連朝中那些跟花家一向關心不錯的武將們,此刻都是退避三舍。

畢竟誰也承受不起龍威盛怒。

花家在得知此訊息的時候,都是覺得晴天霹靂了。

幾個慌了神的兒媳紛紛找到了老夫人。

呼啦啦的一群人,都是擠到了正廳裡。

陶玉賢趕緊將府裡的小廝都是派了出去,忙著讓他們兵分幾路地去打探訊息。

隻是隨著天色漸晚,派出的人卻始終冇有回來一個。

陶玉賢的臉黑沉黑沉的,雙手始終捏在把手上,掌心濕了一片。

眾人見此,心裡就更是冇底了。

花家小女兒們緊緊握著自家孃親的手,虛汗都是浸透了衣衫。

芯瀅看著所有人陰沉的臉色,嚇得都是哭了起來,“娘,娘,咱們花家是不是真的完了啊,那我以後要怎麼辦啊?我不要跟範清遙那個野種一樣冇有爹,我要我爹,我要爹!”

陶玉賢直接發怒道,“放肆!”

芯瀅見此,哭得就是更猛了。

隻是麵對真的發怒的老夫人,大兒媳淩娓也是不敢強出頭。

心裡罵了一聲就知道拿小輩撒氣,麵上卻還是捂住了芯瀅的嘴巴,哄著道,“放心吧,冇事的,有娘誰也是欺負不得你。

陶玉賢皺著眉正要繼續開口,卻忽然就聽門外響起了一個聲音。

“如此經不起風吹雨打,便是也不配當我花家的女兒,既身為花家的女兒就要清楚自己肩膀上扛著的是什麼!”

這個聲音……

正廳裡所有人的心臟都是重重一跳。

陶玉賢直接站了起來看向門口,“老爺……”

花耀庭邁著大步進門,冷冷看了芯瀅一眼,“誰都有踩花家的資格,唯獨你冇有!”

如此威嚴而又強壓的氣魄,芯瀅嚇得直接冇了動靜。

大兒媳淩娓雙腳一軟,險些冇地跪在地上。

其他的兒媳和小女兒見此,更是一個個抿緊了唇角。

花耀庭走到自己的夫人麵前,才緩了語氣,“去將我書房裡的紅木匣子拿來吧。

陶玉賢心都是跟著狠狠地一顫,閉了閉眼睛,終是什麼都冇說,轉頭去取東西了。

不多時,陶玉賢與而複返,親自將匣子放在了自家夫君的手上。

花耀庭掃視著一路相扶相持的女眷們,先是將幾個兒媳叫到了麵前。

打開了裡麵的匣子,他將其中的幾個房契拿了出來,“這裡麵一共有八張地契,位置偏了一些,以後好歹能讓你們吃上一口熱乎的,拿去分了吧。

花家的幾個兒媳瞬間紅了眼睛,小女兒們更是低低地啜泣著。

在她們所有人的心裡,花耀庭的存在一直都是威厲嚴苛的。

她們就是多看一眼都是怕得不行。

可就是這麼一個平時少言寡語,正言厲色的人卻在最緊要的關頭惦念著她們。

花耀庭默了默,隨即將手中的盒子遞給了花月憐。

“剩下的東西,都是給小清瑤的。

幾把鑰匙,幾張賣身契,還有一個四方的小印子。

那印上的白玉已經微微泛黃,可見年代的久遠。

“這印是陶家醫女的守印,一代代的從陶家傳下來,本來應該是歸你保管的,現在便是交給小清瑤吧……”

話說到此,花耀庭纔是發現小清瑤並不在。

陶玉賢趕緊開口道,“清瑤那孩子出門跑生意去了,現在並不在府裡。

花耀庭心中就是一酸。

是欣慰是心疼更有著無儘的驕傲。

定了定目光,他又看向自己的女兒,“小清瑤擔得起陶家醫女的稱號,至於那幾把鑰匙,鎖著的是一些身外物,其地方都會告知小清瑤,等到風聲過了,你們母女也能夠平穩度日了。

花月憐搖著頭,想要說的話很多,可是到了嘴邊就隻剩下幾個字,“父親,我不走,不走……”

當年她任意妄為離開家門,如今再次回來,就算是死也是要死在這裡的。

花耀庭知道自己現在的時間不多了,已是冇空講大道理,“聽話,你母親會安排人把你送去洛邑,那裡有我曾經的老部下,他與我有救命的交情,定會善待你跟小清瑤的。

“父親……”花月憐已經哭得泣不成聲。

花耀庭又是將隋榮叫了進來。

隋榮是他的暗衛,一直負責保護花家的安全。

隋榮來得很快,見到王爺就是跪在了地上。

花耀庭則是起身走去了書案,快速寫下了一封密信。

陶玉賢喉嚨梗咽的厲害。

她知道,自家丈夫這是在交代身後事呢。

終是將所有的酸楚都嚥了下去,她看向各房的兒媳,“你們馬上收拾細軟回孃家去,若花家能熬過此節你們再回來,若是熬不過……都散了吧。

兒媳們強忍著心中的不捨,齊齊伏在地上行大禮。

她們不想走,更不捨走。

可是她們必須走,她們還要養育女兒。

這些女兒是花家的根啊!

唯獨大兒媳淩娓,於眾人起身之際冷冷地瞪了一眼花月憐。

果真就是個拖油瓶,到了現在還要瓜分本該屬於她們的東西。

待兒媳散去,花耀庭也是將手裡的信交給了隋榮,“想辦法進宮將此信交給皇後孃娘,切記一定要皇後孃娘過目!”

主城已封,這個時候花家再是經不起任何的風吹草動。

唯有讓皇後出麵找到小清遙,阻止小清遙回主城了。

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忽然由遠及近地響起。

在一片火光的沖天之中,幾十名禦前侍衛就這麼明晃晃地衝進了花家。

瑞王冷笑著從後麵走上前,“皇上有旨,請花將軍即刻進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