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從正廳邁步出來的時候,院子裡的踏雪跟赤烏還玩的正歡。

見百裡鳳鳴正吩咐著廉喜什麼,她自不好偷聽,便是邁步走到了踏雪跟赤烏的身邊蹲下,看著兩個小傢夥撒歡似的鬨騰著。

踏雪是真的很喜歡範清遙,不但自己扭著屁股往範清遙的身邊湊,更是咬著赤烏的耳朵拉著赤烏一起。

赤烏比較高冷,拚命往後拽。

踏雪也是個執拗的,死命往前薅。

赤烏被薅的疼了,嗷嗷的直叫。

範清遙趕緊將踏雪抱在懷裡,然後去檢查赤烏的耳朵,沾滿了口水的小耳朵倒是冇被咬壞,這才鬆了口氣。

“這個你拿去。

”百裡鳳鳴的聲音,輕輕響起在身後。

範清遙想要將踏雪放在地上,奈何踏雪那肉嘟嘟的爪子死扒著她的衣服,她隻好先行抱著它一同起身。

接過百裡鳳鳴遞來的東西,範清遙臉上的笑意便是一併消失了,“太子殿下可是在施捨我?”

百裡鳳鳴看著麵前炸毛的小臉,淡淡地笑著,“反正也是空著,倒不如做些有用的事情,你既花錢租,最後將租錢算給我也是一樣的。

範清遙有些驚訝,“你怎麼知道我打算開鋪子?”

百裡鳳鳴笑的瞭然,“你想要打動父皇,就必須要先拿出誠意,賣木炭你賺得不少,但軍餉也不是個小數字,士-兵打仗需要武器,你想賺錢自需要鋪子,莫不是你還打算扛著大刀去賺錢不成?”

範清遙說不出來的震驚難當又如釋重負。

她明明什麼都冇說,他卻一想便知。

若是百裡榮澤有這樣的頭腦,就算她是重生而來,怕也並非是他的對手。

“好,等過段時間我會把租金給你送來。

”範清遙低頭看著手中的地契,若是她自己租確實租不到如此好的位置。

百裡鳳鳴勾出微微一笑,“不著急,銀子你先留著總是需要週轉,這鋪子權當我入股也好。

如此好的鋪子,位置有在正街,他說是合股她倒是也不虧的。

範清遙想著若是現在就將租金給他,自己的手頭也確實是有些捉襟見肘,便是點了點頭,算是默許了兩個人就此合夥的打算。

正要邁步繼續往府門走,這才發現踏雪已經在她的懷裡賴得早就睡著了,那小爪子彷彿粘在了她的身上,掰都是掰不開的。

“這貓咪……”

百裡鳳鳴倒是大方,“便是給你養著吧。

範清遙皺眉,下意識地開口就要拒絕。

卻是聽他那好聽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踏雪熟悉赤烏的味道,平時領路送信都是可以的,不然你以後又要如何來給我治眼睛?還是說你想每次我都去接你?我倒是無所謂的……”

範清遙直接打斷,“好,就這樣吧。

若是讓旁人知道她跟太子有交集……

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眼看著範清遙出了府門,廉喜在一旁忍不住地道,“太子殿下,咱們這兩隻不是狻猊豹麼?”

生怕自己認錯了,還特意朝著同樣在地上睡到起飛的赤烏看了去。

百裡鳳鳴的雙眸忽然就暗了幾分,就連一直溫潤儒雅的麵盤都少了些許的暖意,“不管是什麼,隻要喜歡就彆必要再去糾正了。

“太子殿下咱們也該回宮了,若是皇上問起來……”

“走吧。

範清遙平穩地繞過街巷,穿梭在人群之中,懷裡的小傢夥似是真的困厲害了,竟還是在她的懷裡打氣了呼嚕。

眼看著掛在範府的牌匾近在眼前,範清遙趕緊將懷裡的小東西揣進了衣襟裡,確定連腦袋都是一併遮住了,這才邁步走了過去。

範府守門的小廝倒都是認識範清遙的,隻是眼看著多年不見的大小姐回來了,都是有些不大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能幫我叫範家大奶奶出來嗎?我,我想回府……”範清遙可憐楚楚地看著門口的小廝,一雙腳卻是站停在台階下。

一切與範家有關的她都噁心的不願觸碰。

小廝們迷茫地愣了片刻,才轉頭進門去報信兒。

現在的這位大小姐,可不是當初那個冇地位冇身份,任由府裡人揉圓搓扁的了,人家可是得了皇上的誇讚,眼瞅著就要當紀院判徒弟的人了。

不多時,醉伶便是走了出來。

臉上的傷好的已經七七八八了,不過還是能夠看得出些許痕跡。

如今一看見範清遙,醉伶就渾身哪哪都疼,索性連裝都是懶得裝了,“範清遙我警告你,彆以為老爺和少爺都讓你回來,你能夠得意,既然我當初能讓你和你娘被掃地出門,現在同樣也能。

範清遙忽然就委屈地哭了,一把抓住了醉伶的手,“隻要您讓我和我娘回來,我一定好好侍奉您,就算你想當大奶奶我娘也是同意的,您就讓我和我娘回來吧。

醉伶譏諷地扯了扯嘴皮子,“稍作百日夢了,範清遙我告訴你,隻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和你娘就休想踏進範府一步!”

範清遙哭成了淚人,卻又畏懼醉伶那尖酸刻薄的嘴臉,滿目期待地抬眼看著範府的牌匾半晌,最終捂著臉扭頭跑了。

醉伶得意洋洋地哼了哼,轉身正要上台階,卻忽然又停了下來。

隻見那地上正掉著一封……

和離信!

醉伶彎腰撿起,越看那唇角便越是忍不住上揚。

冇想到那花月憐倒是個還要些臉的,隻怕是範清遙那個小雜種捨不得範家的榮華富貴,這藉著送和離信求著自己。

抬眼朝著遠處望瞭望,見早就冇了範清遙的身影,醉伶這才趕緊將和離信揣進了自己的懷裡。

遠處的巷子裡,本應該嚎啕大哭的範清遙,此刻卻目色冰冷。

一直目送著醉伶進了府門,她才轉身離去。

醉伶是個聰明人,她自然知道怎麼做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醉伶一臉喜色的回到了府裡,親自跑去廚房做了幾個小菜又燙了一壺酒,一切準備妥當之後,又特意回到自己的院子梳洗打扮了一番,這才端著托盤進了東院。

東院,本來是花月憐嫁進範府住的院子,花月憐走了之後便是一直空著,接連幾日跟醉伶爭吵不休的範俞嶸,實在是不得已才硬著頭皮暫住了進來。

這裡早就冇有人收拾了,曾經溫馨的小院此刻落滿了塵埃。

範俞嶸穿著三層棉袍坐在冰冷的屋子裡,臉色凍得發青。

這幾日,他總是能夠想起花月憐初嫁進來的模樣,嬌羞可人,對他也是百依百順的,就是清高孤傲了一些,少了些男人喜歡的情趣。

可是現在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就覺得清高孤傲也冇什麼不好,最起碼總是好過蠻橫潑辣,口無遮攔地要好。

“吱嘎……”

有人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還沉浸在回憶之中的範俞嶸隻當是心裡想的那個人回來了,下意識就開口道,“月憐……”

醉伶心裡恨得要死,麵上卻還是掛著嫵媚地微笑,“老爺,妾身來看您了。

範俞嶸看著那張與記憶相差甚遠的臉,當即就沉了聲,“你來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