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如同甄昔皇後所料,五皇子百裡翎羽一股風似的捲進了禦書房,將守在門口的白荼都是給掀翻在了地上。

看見皇上跪也不跪,揚言要即刻前往鮮卑支援,語氣之卑劣,態度之生硬,好似恨不得連婁乾都給一併撕碎了!

畢竟若非不是去護送婁乾,能出著這一檔子的事兒?

永昌帝本來心力憔悴,如今看見百裡翎羽頭就是更疼了。

百裡翎羽的母妃乃是嘉貴妃。

人如其名,嘉言懿行,儀態萬千。

後因生百裡翎羽難產而亡,連床榻都是冇下來。

永昌帝最為懷唸的便是嘉貴妃,所以那些年對百裡翎羽更是疼愛有加。

卻冇想到宮裡麵竟不知何時開始傳言,百裡翎羽有打算謀算皇位的肖想。

永昌帝自然不會讓任何人對自己的皇位虎視眈眈,索性就是繼續縱容百裡翎羽,直到將百裡翎羽縱容到現在這目無章法,朝中大臣無一敢擁護的模樣。

撕婁乾這事兒,永昌帝自然不能讓百裡翎羽去撕,既是瞭解百裡翎羽的脾氣,永昌帝乾脆就佯裝聽不見的任由百裡翎羽在禦書房裡大作特作。

百裡翎羽見皇上不答應放他出宮,乾脆就是不走了,連晚膳都是讓白荼拿到禦書房裡麵的,又是裡裡外外將鮮卑皇室連同祖宗八代都是給罵了個痛快,這才吃飽喝足的回去睡覺了。

永昌帝頂著一雙黑眼圈,將白荼叫進門來的時候嗓子都是啞了,“讓禮部的人將馬上將這道聖旨臨摹出來,張貼在城中各大皇榜上,派人將城中流竄的鮮卑隨行軍找到殺之,明日開始,若還有敢枉自非議太子遇刺一事,一律按照國法處置!”

“奴才明白。

”白荼貓著腰領過聖旨,匆匆出了門。

亥時,禮部眾人在周淳的帶領下,點燈熬油的忙碌著。

直到三更都是敲響了,禮部纔是將臨摹好的聖旨交至在了護城軍的手中。

一直在月愉宮裡等著訊息的愉貴妃,屁股都是坐疼了,纔是看見英嬤嬤帶著訊息匆匆跑進了寢宮。

“娘娘,娘娘,不好了!您看看這個。

愉貴妃一把從英嬤嬤的手中結果抄襲來的聖旨,臉色都是青了下去,“本宮就說商量好的事情怎麼會突然發生變故,冇想到竟是那個婁乾……快,趕緊讓人把這個給三皇子送去,讓他提前有所警覺!”

英嬤嬤不敢耽擱,趕緊將月愉宮的親信找來,把手中的東西遞了出去。

四個時辰後,已經徹底離開西涼地界的百裡榮澤,收到了月愉宮送出的東西。

坐在馬車上的百裡榮澤打開抄襲的聖旨一眼看去,瞬間目疵欲裂!

不但範清遙那個賤人命大冇死,太子重傷竟被父皇賞賜稱讚英勇無畏?

更有甚者……

那個婁乾!!

百裡榮澤捏緊手中聖旨,牙都是快要咬碎了。

事態變故成這般麵目全非的模樣,想要從中邀功是不可能了。

但是未曾接到永昌帝派人送來收兵令的百裡榮澤,就算是知道此番不但白跑一趟,或許還會被輿論所埋怨,還得硬著頭皮讓隊伍繼續前行!

鈀澤十裡外,營地。

百裡鳳鳴幽幽睜開眼睛,已是不知過去了幾日的時間,本能地動了動手指,卻發現意外的有些沉。

微微垂眼看去,纔看見一隻白皙的小手正攥著他的五指。

百裡鳳鳴勾唇淺笑,看著那疲憊的麵頰,似無聲呢喃,還好這次,保住了你……

還好這一次,我冇有親眼看見你殘破的身軀被掛在城牆!

還好這一次,一切都還來得及……

範清遙意識漸漸恢複,長長的睫毛顫了幾顫,未曾等睜開眼睛,便是本能地將握住那修長五指的手朝著溫熱的手腕摸索了去。

平脈一息四至,不浮不沉,從容和緩,流利有力,尺脈沉取不絕……

這是……

常脈之兆!

範清遙瞬時睜開眼睛,不出意外的就是看見了那雙狹長的黑眸。

四目相對,竟似隔世綿長。

不知道過了多久,範清遙纔開口道,“醒了?”

百裡鳳鳴輕輕勾唇,溫潤依舊,“醒了。

範清遙壓著心裡失而複得的酸澀,起身將他扶坐在了床榻上,又將一個枕頭仔細地墊在了他的身後,才轉身走了出去。

不多時,待再次回來時,手中多了一碗苦澀的湯藥。

“大病初癒,不易引食,還要等幾天才能喝一些流性食物。

”範清遙坐在床榻邊,輕輕地吹著一直在藥爐上溫著的湯藥,稍微涼卻,才送至在了那薄透的唇邊。

百裡鳳鳴對範清遙的話深信不疑,就著遞在唇邊的湯匙,一口口地喝著藥汁。

這藥汁從早上一直熬到了晚上,濃稠如何範清遙心中有數,其中的幾味藥材更是苦澀難當,平常人怕隻是淺嘗一口就要吐出來。

百裡鳳鳴臉色蒼白,卻眼神內斂柔淺,舉止更是從容淡泊,無半分痛苦之色。

範清遙知道百裡鳳鳴的隱忍力高於常人,卻斷冇想到他竟是真的能夠做到喜怒不形於色,無論是拔箭時候的從容不迫,還是現在喝藥時的麵色淡然,都不是想做就能夠做到的。

可想而知,曾經的他究竟是要經曆怎樣的苦痛,才能變至如此的安然若素。

範清遙所佩服的人屈指可數,如今百裡鳳鳴應算得上是首當其衝了。

營帳內靜悄悄一片。

一直等苦澀的藥汁全部喝淨,百裡鳳鳴才沙啞開口,“我昏迷了幾日?”

範清遙垂眸將湯碗放置一旁,“五日。

百裡鳳鳴靠坐在床榻邊若有所思,堅實的臂膀露出於薄被外,因重傷而消瘦出的鎖骨,在燭光下泛著瑩潤的光澤。

範清遙不等他想完,便主動開口,“無需想了,這個時候怕主城早就驚天動地了。

林奕不比少煊沉著,更冇有少煊的一板一眼。

百裡鳳鳴之所以選擇讓林奕回去而不是少煊,也是同樣的道理。

少煊就是太過顧忌規矩框架,所以辦起事情來永遠被束縛的死板,但林奕那就是一匹脫了韁的野馬,想必經由他一鬨,主城必定更加精彩。

跟範清遙想到一處的百裡鳳鳴,缺失血色的唇角揚起了一個微笑,慢慢道,“主城就是太過死氣沉沉了,熱鬨一些也是好的。

範清遙將手中的軟白佈散開,起身走到百裡鳳鳴的麵前再坐下,將已是被血浸透的軟白布拆下,又是重新包紮著他的傷口。

“太子殿下英明神武,先是以人肉擋箭,後憑藉一己之力讓林奕在主城掀起軒然大波,暗中將悍匪之輿論推到最高,讓皇上忌憚民心從而不得不暫時對我打消殺機,如此驚天地泣鬼神之舉,太子殿下卻能夠依據概括,當真是從容不迫。

”纏繞著白軟布的手,隨著褒貶相加的話,而增加著力道。

百裡鳳鳴微微垂眸,漆黑的眸子裡泛著一絲縱容的寵溺,“心疼我了?”

範清遙纏繞著軟白布的手一頓,隻是沉聲道,“若我重傷,就算去了半條命也是一勞永逸,皇上就算再怎麼忌憚也不會對一個半死不活的人痛下殺手,但你卻執意擋在了我的麵前,承了我的苦肉計,可百裡鳳鳴你又如何保證,待輿論過去,皇上不會對我再起殺機?”

“總是會想到辦法的。

”百裡鳳鳴看著那微微顫動的睫毛,“就算當真窮途末路,我便是隨著你一起去黃泉路上走上一遭又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