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姓們聽著這話還得了?

我們清平郡主又是填軍餉又是出錢賑災的,你們一個輸在花家男兒劍下的鮮卑又算是個什麼東西?不但是讓我們失去了花家的男兒,現在有想要以如此卑鄙的手段將清平郡主一起帶走?

你們鮮卑當真是不要一點臉了啊!

西涼主城之中彆的不多,就是石頭子最多,百姓們撿起地上的石頭就是扔了去。

婁乾還好一些,就算是用不出內力起碼還是能夠躲閃的,反倒是昏迷不醒的藩王,腦袋上都是不知被人砸了多少的包。

街道上,百姓們的怒罵聲震耳欲聾。

鴻福樓二樓的雅間裡,永昌帝陰晴不定的臉徹底電閃雷鳴。

他一直遲遲不肯放出訊息讓鮮卑擇選其他聯姻對象,就是在等著範清遙忍耐不住主動來與他低頭為他所用。

可是現在……

城中民憤四起,若他再是以此要挾範清遙,隻怕連他聖君明君的名聲都要毀了。

範清遙主動走到永昌帝的麵前,誠心跪拜,“今日之事,臣女感激皇上信任,對於鮮卑的汙衊,還希望皇上還給花家一個公道。

永昌帝壓著心裡的怒火,點頭道,“你放心即是。

這個公道就算他不想給也得給了。

範清遙見此,再是重重一拜,纔是朝著門口走去。

路過百裡鳳鳴的時候,她故意停頓了一下腳步,雖是什麼都冇說,卻是深深地看了百裡鳳鳴一眼。

明明是細微至極的小動作,卻是全都被永昌帝儘收眼底。

範清遙如同未曾發現身後注視著的目光,匆匆走出了酒樓,一直到坐上了馬車,她身上所有的防備才徹底卸了下去。

靠坐在柔軟的軟榻上,範清遙疲憊地閉上了眼睛。

那個人的忌憚已從花家轉移到了她的身上,如此她便就如那個人所願,偽裝出刻意討好太子妄圖想要以此示好他的假象。

送上門的示好那個人不會不要,隻有讓那個人以為她會為他所用,才能暫時保住花家所有人的安全。

不入虎穴,又焉得虎子?

很快,圍繞在鴻福樓外的百姓們就是被禦林軍疏散。

永昌帝難得的將太子叫上了自己的馬車。

回去的路上,永昌帝看似不經心地詢問著,“清平郡主似很是相信你啊。

百裡鳳鳴當即跪地,麵露惶恐,“父皇嚴重,兒臣也不知那清平郡主何故將今晚的事情寫信告知兒臣,兒臣也是不知該如何決斷……好在父皇願意給兒臣出謀劃策,至於剛剛在酒樓,兒臣更不知清平郡主為何那樣看著兒臣,自從那日兒臣帶著幾位大臣去花家祭拜,清平郡主就一直怪怪的……”

永昌帝摩挲著拇指上的扳指,思量著太子的話。

太子前往花家弔喪,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太子是在追崇他的腳步。

以範清遙聰明的心智,又怎麼會猜測不到她將此事告知太子,太子會如實轉達道他的耳朵裡麵?

還是說……

範清遙其實是在對他投誠!

“待鮮卑跟西涼聯姻後,你親自帶隊護送鮮卑三皇子回鮮卑,順便去看看鐵礦的進展,以後這件事情便是全權交由你負責了。

”雖然說他現在還信不過範清遙那個丫頭,但是太子的忠心,倒是讓永昌帝心裡莫名的舒服著。

深夜子時,宮門大開。

兩輛馬車先後駛進宮門。

西涼跟鮮卑還在談聯盟,永昌帝自不會在這個時候把事情做的太絕,不但冇有責怪婁乾,更是特意派太醫處理了婁乾的傷口。

藩王幽幽醒來,摸著凹凸不平的腦袋,疼得呲牙咧嘴。

麵對婁乾的盛怒,藩王心虛的不敢做聲,或者說連他自己都解釋不清楚,為何在酒樓內他竟會一下子變得如此衝動。

婁乾目視著太醫離去的背影,聲音幽沉,“你被下了藥,自不受控製。

藩王一愣,“你說是清平郡主……”

婁乾雙目黑沉的厲害,耳邊迴響著的都是範清遙在酒樓說的話。

一名鮮卑侍衛匆匆進門,“三殿下,有客到。

婁乾並不覺得這個時候會有誰主動上門,隻是還冇等他多想,就是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徑自走了進來。

看著那不算是太陌生的臉,婁乾皺起了長眉,“西涼……三殿下?”

百裡榮澤淡淡一笑,“冇想到鮮卑三殿下竟是還記得我,看來同樣都是三殿下,或許就是一種不可言喻的緣分吧。

婁乾如何能聽不出這話的套近乎,卻不動聲色,“如果我冇記錯,現在的西涼皇宮已經落鑰,西涼三殿下如此冒險留在皇宮,難道就是為了來跟我說客套話的?”

“自然不是。

”百裡榮澤上前一步,壓低聲音又道,“我來這裡,是想要幫鮮卑三殿下一把。

就在他從月愉宮離開抵達宮門時,便是聽聞了鴻福樓發生的事情。

知道婁乾必定慘敗而歸的他,索性就是又回到了皇宮裡。

“實不相瞞鮮卑三殿下,我與花家水火不容。

婁乾不動聲色地勾了勾唇,“若西涼三殿下說的是聯姻,怕要讓你失望了。

百裡榮澤卻是笑了,“就算鮮卑三殿下再與清平郡主無緣也不要緊,父皇既是想要跟鮮卑繼續維持和平,聯姻是必走之路,到時候鮮卑三殿下隻需要聽我所言,換另一個聯姻對象就是了。

婁乾靜默著。

百裡榮澤則是再次開口,說出了另外一個人的名字。

現在這個局勢,對於百裡榮澤是最為期望的。

範清遙既不會嫁去鮮卑,還會有把柄被鮮卑人握著。

隻要婁乾握著那個把柄離開西涼,他就是唯一能夠與婁乾有交集的人。

待到那時,範清遙自要來對他卑躬屈膝。

而他不但能藉機報仇,更是能將範清遙占為己有為他所用!

“隻要鮮卑三殿下點一點頭,我自會親自在暗中操辦一切,屆時鮮卑三殿下隻需守株待兔等待著聯姻對象主動投懷送抱,待生米煮熟……”

百裡榮澤的話還冇說完,婁乾便是已明白其中的意思。

娶不到範清遙,婁乾確實不死心。

但若是百裡榮澤的計劃當真可行,就算是娶不到範清遙又如何?

隻要讓範清遙有把柄在他的手上,他就有辦法讓範清遙一輩子都不能安生!

“西涼三殿下說的倒是輕鬆,但若想馬到成功,似還缺少了一個角色。

”有人願意幫忙,婁乾自願意坐等現成。

百裡榮澤悠悠一笑,擊掌三聲。

不多時,一個窈窕的身影就是走進了正廳。

“雲安郡主見過鮮卑三皇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