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昌帝心裡惦記著小七的事情。

更是為了試探花家還留了一個最為精彩的大招在後麵。

可他心裡也清楚,若是想要繼續試探花家,就必須趕緊把此事了結。

所以麵對範清遙的提議,永昌帝想也冇想的就是點了點頭,“就按照你說的辦吧。

範清遙微微頷首,纔是轉頭看向了大兒媳淩娓,“大舅娘想要繼續留在花家,那麼就絕不可受旁人的接濟,這是花家的家訓也是外祖定下的規矩,所以還請大舅娘將範丞相給予的銀子如數奉還纔是。

大兒媳淩娓搖著頭,“不,不……”

不是她不想還,而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什麼銀子啊!

隻是現在的她哪怕是卡在喉嚨裡一車的話,也是不敢輕易說出口。

跟範清遙打過太多次交道的她也是害怕再被抓到什麼把柄。

而大兒媳淩娓這般的不予配合,落在其他人的眼裡就是貪得無厭了。

尤其是站在花家門外的那些百姓們,看著大兒媳淩娓那不斷搖頭的模樣,都是恨不得親自衝過來對大兒媳淩娓搜身的。

花家不追究你私自勾結外人一事了,皇上也是開恩冇有判罰,可看看這花家的大兒媳在做什麼,明擺著揣著外人的銀子不願意交出來……

人就是不要臉是不是也要有個限度啊!

大兒媳淩娓麵對門外百姓們那逐漸開始噴火的視線,完全是有苦說不出。

範清遙繼而又是轉頭看向永昌帝,“既然如此,隻怕要汙了皇上的眼睛了。

永昌帝不耐煩地點了點頭,他最在乎的就是民心,如今麵對著那府門外百姓們的憤怒,自也是希望趕緊快些平息的。

範清遙微微頷首,待轉過身的時候纔是吩咐道,“許嬤嬤,凝涵,將大舅娘藏在袖子裡的銀子拿過來!”

大兒媳淩娓看著起身朝著自己走過來的凝涵和許嬤嬤,嚇得渾身直顫。

她更是不敢置信地朝著範清遙的方向看了過去,滿眼的驚恐和震驚。

為什麼範清遙會知道她的袖子裡麵藏著東西?

範清遙淡漠地看著大兒媳淩娓,漆黑的眼眸彷彿能夠看穿一切。

範自修看著大兒媳淩娓那般緊張的模樣,心中大駭。

他自然知道大兒媳淩娓的身上藏著什麼的,但他怎麼都冇想到會被範清遙發現!

再是朝著永昌帝的方向看了去,範自修隻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在跟著顫抖。

那個東西關乎生死存亡,絕對不能被皇上看見!

“皇上,此事確實是微臣的錯,皇上雖開恩不懲罰微臣,可是微臣的心裡卻依舊感覺到虧欠,至於那銀子……就當是微臣給花家的彌補吧。

”不管如何,總是要把這件事情給圓過去的,至於時候大兒媳淩娓怎麼籌到那所謂的銀子,就是不關他的事情了。

範清遙看著範自修卻道,“據我所知,現在的範府並不富裕,範丞相如此慷慨纔是讓我心懷有愧,我花家素來有家訓不受嗟來之食,範丞相的好意我花家心領了,但是銀子絕對不能要。

範自修看著範清遙那軟硬不吃的模樣,恨得心臟都直突突,“範清遙,不管花家跟範府之間如何,你終究是姓範自更是我範家的孫女兒,祖父給的銀子怎會是嗟來之食?”

“範丞相如此厚愛清瑤愧不敢當,更是滿心驚訝,因為自從清瑤懂事以來,範丞相還從不曾對清瑤這般好。

範清遙說的不吭不卑,可永昌帝聽著就不是那個意思了。

這話說的冇錯,他可是記得範自修對範清遙這個孫女兒隻有厭惡,如今又是怎麼會心甘情願的往外掏銀子?

可不是銀子的話……

又會是什麼!

再是看向範自修那張都是已經開始發青的老臉,永昌帝直接下令道,“來人!給朕將花家大兒媳袖子裡的東西拿出來!”

範自修聽著皇上的下令,登時隻覺五雷轟頂。

驀地,腦海之中有什麼東西劃過,他忽然就是再次朝著範清遙看了去。

結果就是撞進了範清遙那雙黑眸之中。

剛好範清遙也正在看著他,而那雙冷若冰霜的黑眸此刻正是在閃爍著精光。

範自修瞬間手腳冰涼,腦袋嗡嗡作響。

範清遙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所以,所謂的銀子根本就是胡扯……

打從一開始範清遙就是想要大兒媳淩娓袖子裡的東西纔是真!

大兒媳淩娓就算是再藏著掖著,在看見那些一個個麵無表情的男人走向自己的瞬間,也是嚇得卸了渾身的力道。

許嬤嬤趁機掰開大兒媳淩娓的手腕,凝涵更是趕緊伸手摸索,結果就是在大兒媳淩娓的袖子裡翻找出了一封信。

凝涵疑惑地拿著信走到自家小姐的麵前,“小姐,有封信。

範清遙同樣滿臉的狐疑,伸手接過信打開一看,瞬間就是瞪大了眼睛。

根本不等眾人反應,她就是當先讀了出來,“我西涼國勢之尊,朝邁懷上一戰,其鮮卑慘無人道諸夷,虧得花家率軍北擊鮮卑,以千騎精兵破三萬敵軍,範某心甚慰,花家男兒立下不世之功,乃民之幸甚,國之幸甚,故待花家男兒歸來,範某必定親自懇求聖恩予花家應得榮光。

西郊府邸外的百姓們聽此,均是眼含熱淚,心胸久久難以平複。

不得不說,這封信說出了他們所有人的心聲。

淮上一戰,若無花家男兒衝在最前麵,隻怕現在的淮上早就淪為荒地。

可是淮上勝了,花家的男兒卻是再也回不來了。

主城的百姓自知道花家與範府之間的齟齬,如今見連範丞相都是能夠放下恩怨為花家寫下如此舉薦信,百姓們更是紛紛彎曲了膝蓋。

一瞬間,那圍繞在西郊府邸的百姓們,接連跪倒在地。

遠遠望去猶如浪潮江河一般的壯闊輝煌。

“懇請皇上追封花家英靈——!”

“懇請皇上追封我西涼英雄——!”

一聲接著一聲整齊的請願聲驚天動地,響遏行雲。

花家的女眷們看著那自發奮勇的百姓們,再是剋製不住地掩麵哭泣。

站在永昌帝身後的白荼卻是一臉驚訝地看向範自修。

範丞相能有如此大量?

他可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過啊……

豈不知,一臉懵逼的範自修遠比任何人都要驚訝。

因為現在就在範清遙手上的那封信是他親筆所寫,他更是清楚自己在那封信上麵寫了什麼,但,但是為什麼……

範自修狐疑且警惕地朝著大兒媳淩娓看了去。

大兒媳淩娓二臉懵逼地搖著頭。

不是說這信是打算汙衊範清遙名節的情信嗎?

怎,怎麼就……

永昌帝看著範自修和大兒媳淩娓的目光閃爍,心裡就是一凜。

隻怕範清遙讀出來的並非是那信裡麵的真是內容吧。

“把那封信給朕看看。

”永昌帝完全是命令性地看向範清遙道。

那封信上究竟寫了什麼,隻需他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