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在最後麵的花家老大花顧,隻覺得有人在注視著自己,下意識地側眸望去,當看見那被保護在暗處的小小身影時,當即渾身一震。

那是……

天諭!

天諭冇想到大伯竟是看見了自己,瞬時眼眶發紅喜極而泣。

隻是如今主營地內亂作一團,實在不是個能夠說話的好時機。

天諭雖是不懂打仗卻也知道眼下那催命似的號角並不會帶來什麼好訊息,情急之下她就是從懷裡掏出了第一個錦囊交給了身後的範昭。

範昭瞄著周圍亂竄的士-兵,以內裡灌入掌心的同時,將那錦囊朝著花顧飛射而去。

花顧詫異地接過錦囊,快速於掌中打開,就是看見了一個字。

這,這是……

天諭在大伯打開錦囊的瞬間,總算是鬆了口氣的。

三姐說了,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隻要打開錦囊就能化險為夷。

雖她也不知道三姐會在上麵寫下什麼,但是她相信三姐定是能夠說到做到的。

主營賬內燈火通明。

花家幾個男兒纔剛邁步進入,就是聽見了副將們急切的懇求聲,“如今從主城所押運過來的糧草均是被鮮卑一舉劫持,連同我們押運糧草的五千運輸兵也是被殺得片甲不留,懇請七殿下速速擺兵佈陣,不然我們這些人早晚會成為鮮卑的甕中之鱉啊!”

花家幾個男兒聽此也是渾身一震。

難怪這幾日鮮卑的三皇子婁乾除了挑釁之外再無其他的動作,百裡駱濟一直以鮮卑不敢扇子輕舉妄動而振奮著軍心,實不知那婁乾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如果一旦糧草無法供應,就算鮮卑繼續不發兵攻打,怕主營地的這上萬將士也是會自行瓦解。

鮮卑三皇子婁乾……

當真是殺人誅心!

百裡駱濟臉色陰晴不定著。

跟其他的皇子相比,他確實是滿身功勳,但豈不知這些功勳都是他一路從那些死了的將士手中搶到自己身上的。

如今麵對如此狡猾奸詐的鮮卑,他怒火攻心卻又束手無策。

當然,百裡駱濟不會承認是自己的技不如人,在幾名副將的懇請聲落下片刻後,他的餘光就是掃在了營帳口那幾個花家男兒的身上。

“此番父皇讓你們花家戴罪立功,難道就是讓你們來這裡混吃等死的不成!若糧草一事再無法得以解決,花家的所有人一律按軍法處置!”

跪在地上的幾名副將聽著這話,既悲又憤。

可是一想到那直接被斬了頭顱的副將,他們隻能繃緊著全身沉默不語。

花家男兒並不屑這個時候跟百裡駱濟發生爭執,大哥說的冇錯,小清遙還守護著眾人在都城等著他們回去團圓,他們不能讓家裡麵的人失望,更是不能讓小清遙所有的辛苦付之東流。

花家幾個男兒邁步走到長桌旁,齊齊地低頭朝著桌上的地圖看了去。

長年的帶兵打仗讓他們能夠很快的分析局勢,並在心裡先行勾畫出一個兵陣圖,幾乎不過是沉默了片刻,就是聽聞他們的聲音穩速響起。

花家老三花逸當先道,“鮮卑斷我糧草,為的就是想要我們變成困獸,既如此隻要主城再繼續押運糧草,鮮卑定還會再在周邊設下埋伏,既他們想要困我們於甕中,我們就索性請君入甕。

花家老二點頭道,“如此我們便要兵分五路,由我親自率兵大張旗鼓地駐紮在此番糧草被劫持的地方,趁著鮮卑探子的注意力都在我這邊的時候,老三和老四再是帶兵先行埋伏在西北的兩點上。

花家老四看著地圖上其他的兩個點,“若按照三哥和二哥的意思,在東南的點上還需要大哥帶著一隊人馬與我們裡應外合纔是。

最後走進營帳的花家老大花顧點了點頭,又是仔細地分析了一下所有的分佈,見再是無其他的問題,纔是轉頭看向百裡駱濟道,“一旦我們將那些搶劫糧草的鮮卑病按壓,婁乾定想趁其不備攻打主營,因為在婁乾看來,我們所有的主兵力都在前方扣押搶劫糧草的鮮卑兵,屆時七殿下隻需提前帶人在主營內做好埋伏,定是能看見婁乾親自帶兵自投羅網!”

主營帳內,不知何時變得異常安靜。

跪在地上的幾個副將聽完了花家男兒們的擺兵佈陣,隻覺得頭皮發麻。

如此縝密的一番安排之下,竟是讓人找不到絲毫的破綻。

幾個副將壓著心裡的澎湃暗自斷言,冇想到花家男兒連功名都是如此不屑,竟就是這麼坦言的讓給了七殿下。

而這一戰隻要打響,定是會讓七皇子一戰成名!

花家其他幾子都是詫異地看向自己的大哥。

雖大哥冇有把話說的那般明顯,但隻要打過仗的人就都知道,環環相扣之中的最後一環往往是最輕而易舉的,也是最能立功的。

大哥如此明顯就是將最後斬殺婁乾的事宜交給了七皇子,根本就是在讓功。

以前,他們對軍功其實真的不是那麼在意的。

但是現在卻是不同,若想要回到主城與家人相聚,軍功則是唯一的敲門磚!

花家老大花顧其實在讓功的時候也是詫異的,可就在他還在猜測是不是自己決議錯了的時候,就是聽見百裡駱濟的笑聲響起在了身後。

“冇想到花家人倒是有幾分本事,如此本殿下便是準了你們此番的提議,並按照你們所需派給你們兵馬。

百裡駱濟自然是不會放著到手的功勳不要。

況且……

他更是因花家的一番話醍醐灌頂,就是連如何處理了這些花家人都是想好了。

花家老大花顧見百裡駱濟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就是暗自攥緊了袖子裡的錦囊。

小清遙!

錦囊裡字條的筆跡他一眼便知。

而字條其實就一個字,退。

雖他不知道小清遙是何意思,但剛剛他一直都是想著那字條上的字,從而在定下最後決策的時候,就是順其自然地讓花家退,將百裡駱濟推上了功勳之位。

如今聽著百裡駱濟如此肯定的點兵撥將,花家老大花顧隻覺得心如鼓敲。

父親教會了他們帶兵打仗,教給了他們如何才能做一個報效國家的男兒,更告知他們生是西涼人,死是西涼鬼。

也就是在花家男兒的思想裡,對於皇權的相信是堅定不移的。

以至於現在所有的花家男兒從不曾真正揣測過七皇子的心思。

但是遠在主城的小清遙,卻是將七皇子的心思算計的清楚明白,更是能夠僅憑一個字就是捏在百裡駱濟的軟肋讓,從而讓百裡駱濟毫不遲疑的同意派兵。

花家老大花顧都是不知是如何走出主營帳的。

當天晚上,百裡駱濟便是下令點兵,分彆派給花家男兒各自一千精兵,並答應花家男兒等到真正開戰時,再派兵支援。

一直都是等到花家男兒都是帶著兵出了主營地,花家老大花顧纔是將弟弟們聚在了一起,並是將字條上的事告知了幾個弟弟。

其他的花家男兒在聽完了大哥的話,震驚的久久無法言語。

小清遙……

原來他們能夠順利帶兵出戰,竟都是小清遙的功勞!

花家幾個男兒頓時羞愧難疚,他們這些當舅舅的還真的是快要成廢物了,竟是讓小清遙反過來保護他們了。

如此……

他們定是要漂亮的打贏這一仗!

不讓西涼失望!

不讓家族蒙羞!

更不能讓小清遙的心血付之東流!

跟範昭緊緊尾隨在花家男兒隊伍後麵的天諭,看著兵分死路的父親和叔伯們,她明明是那麼想要跟父親見麪糰圓的,可最終卻還是示意範昭跟上大伯的隊伍。

現在她的出現,隻會連累了父親分心打仗。

三姐讓她來,是為了將所有人帶回去,而不是來拖累眾人後退的。

花家老大花顧到底冇是喊住已然調轉馬頭的四弟,瞄著跟隨在隊伍後麵的影子,心裡說不出是喜還是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