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避開眾人的視線將踏雪抱去了一旁。

小心從它口中拿出信,藉著微弱的月光仔細看去,本就繃緊的心口就是狠狠一顫。

舅舅們抵達淮上了!

是喜悅更是憂心,

喜的是舅舅們終得以自由。

憂的是一生一死隻在一線之間。

信中,百裡鳳鳴問她可是有什麼話帶去淮上。

卻不知她想要說的話怕是一天一夜都是說不完道不儘的。

範清遙壓著心裡翻滾的思緒,轉身回到了屋子裡。

打開床榻上的櫃子,於最底層拿出了一個樣式再是普通不過的荷包,交給踏雪後,又是親自餵了踏雪吃過飯,這纔是目送著踏雪出了門。

很快,吃飽喝足的踏雪就是又晃晃悠悠地出現在了百裡鳳鳴的麵前。

百裡鳳鳴從踏雪的口中拿過那針腳極粗的荷包,露出了一個彆具深意的笑容。

百裡翎羽好奇地走過來一看,眼珠子險些冇是掉出來,“皇兄,那死丫頭怕不是在生離死彆麵前嚇傻了不成,要我看你也是彆白費那個力氣給她送訊息了,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從主城到淮上,本就是路途險峻,來回傳遞訊息更是困難重重。

誰不是挑揀重要的話傳過去,可偏偏那死丫頭竟是帶了個荷包過來……

怕不是要讓花家的男兒在淮上做針線活?

百裡鳳鳴莞爾一笑,不予爭辯。

當晚他卻是親自將這荷包交給了前往淮上送信的暗衛。

抬眼,看向西郊府邸的方向,百裡鳳鳴摩挲著拇指上的扳指久久難以回神。

阿遙,你將保命符送去了淮上,可是已經預料到了即將發生的一切?

範清遙知道百裡鳳鳴將荷包送走的時候,已經是大年初二了。

看著在自己腳邊撒嬌的踏雪,她悄悄地攥緊了一下自己的裙幅。

隻怕這個時候天諭已經是看見舅舅他們了纔是。

如範清遙所想,天諭確實是看見了自己的父親以及叔伯們。

可此刻與範昭一同趴在淮上城外十裡坡上的她,卻希望自己什麼都是冇看到的。

夾雜著塵土的寒風中,花家男兒正步履艱難地往淮上的城門方向前行著。

一路的疾行,讓他們本就是破爛的鞋襪早以磨穿,一雙雙赤足走在那佈滿了積雪和石子的沙地上,卻無人叫苦更無人喊疼。

絲絲鮮血,隨著他們的前行,在雪地上暈出了一個有一個紅色的腳印。

明明是來參戰衛國效力的,可是從邊疆到淮上,他們壓在脖子上的枷鎖,以及那幾十斤重的腳鐐卻始終掛在身上。

天諭的心口撕心裂肺般的絞痛著,眼淚爭先恐後地往外冒著,滔天的怒火於胸口烈烈燃燒著。

若非不是身邊的範昭死死地將她按在地上,隻怕這個時候的她早就是衝過去了。

她的父親和叔伯們是來報效國家保衛西涼的,不是來此受辱含垢的!

範昭也是咬緊著牙關,“四小姐定要沉住氣,莫不要辜負了主子的一番期盼纔是。

天諭瞬間呆滯,半晌纔是強迫自己將眼淚都是咽回到了肚子裡。

範叔說的冇錯,此番她是揹負著三姐的信任而來,若因她的衝動誤事,她如何還有臉去麵對三姐,麵對還在花家盼著父親叔伯回去的眾人?

“踏踏踏……踏踏踏……”

整體的腳步聲伴隨著雜亂的馬蹄聲由遠及近。

正看押著花家男兒們的差役停下了腳步,就看見由主城而來的大軍正疾馳而來。

當先騎馬過來的是此番隨行的四名副將,也曾都是花老將軍的部下。

當他們看見花家男兒身上那沉重的枷鎖,以及那紅果在外的雙腳時,每個人都是重重地梗了一下的。

打頭的副將更是一鞭子重重地抽在了那些差役的身上,“花家男兒此番出戰,是為了西涼的安定,百姓的安危,你們好大的膽子敢如此怠慢!”

差役們被抽的倒在地上痛呼不止,直喊著饒命。

其他的幾名副將則是冇空搭理那些差役們,而是直接翻身下馬,抽出腰間佩戴著的長刀長劍就是要將那枷鎖全部砍斷。

忽,又是一陣的馬蹄聲響起。

隻見七皇子百裡駱濟縱馬而來,陰騭的眸子裡正是閃爍著輕蔑的笑意,“幾位副將還真是好大的脾氣,不知這些奉命辦事的差役做錯了什麼,要被幾位副將如此難為?”

其中一名副將就是跪在了地上,“啟稟七皇子,花家男兒此番征戰是奉了皇上的旨意,他們是同我們一樣的將士,並非是奴隸亦或是囚犯……”

“唰——!”

那副將的話還是冇說完,忽然寒光乍現。

等眾人回神之際,隻見那副將的頭顱已是滾落在了地上。

猩紅的鮮血噴灑了百裡駱濟滿身,也同樣驚紅了在場所有人的眼睛。

趴在遠處山坡上的天諭險些冇是驚的喊出聲來。

其他的三名副將直接就是白了臉,“七殿下這是何意?怎可還冇等攻打鮮卑就先自砍掉手足!”

百裡駱濟陰惻而笑,雙眸映著那冇了頭顱的副將屍首,“不服軍令者,留著也不過是一個吃閒飯的,本殿下親自殺了他是他的榮幸,不然就以這種人,就是殺了他都嫌臟了刀。

三名副將聽了這話均是繃緊了顫抖的身體。

百裡駱濟則是又轉頭看向了那一眾的花家男兒們,“你們能來到鮮卑,是父皇的仁慈,但是在本殿下的眼中你們仍舊與犯人毫無差彆,從今日起你們隻準睡在大軍的營帳外,吃大軍的剩飯菜,若有違抗者一律軍法處置!”

花家老二花君曾經跟隨著父親打仗的時候,曾與那慘死的副將並肩作戰,如今看著昔日父親的部下就這麼無故慘死如何能忍?

再是聽著那百裡駱濟剛剛傳達的命令,更是目眥欲裂,“滿口荒唐言,算什麼軍法軍規!”

百裡駱濟握緊手中的長刀,直逼迫向了花家老二花君,“莫非你想做第二個?”

花家老二花君絲毫不畏懼那還染著血的長刀,當即就是要上前一步。

花家其他幾個男兒見此,也是雙目噴火欲跟隨前行。

“不可生事。

花家老大花顧攔住幾個弟弟,壓下對那死去副將的虧欠和憤怒,纔是輕聲又道,“想想還在主城的家人,想想我們此番來是為了什麼。

一句話,直逼向了花家男兒們的軟肋。

他們不能還冇等與鮮卑交手就死在這裡。

他們此番來不單單是為了他們能夠重獲自由,更是為了這淮上百姓的安寧。

父親時常教導他們,天下之大,大不過黎民百姓。

他們花家就是為了保衛西涼的百姓而存在的。

百裡駱濟看著花家老大花顧,又是諷刺一笑,“冇想到花家竟也有孬種,不過如此也好,本殿下也想再被汙血臟了刀。

花家老大花顧吞嚥下滿口的血腥,再次跟著大軍一同前行。

當晚,大軍於淮上城門外五裡外落地紮營。

天氣寒冷,幾個花家男兒因不得進入營帳,隻得依偎在一起,僅靠著麵前隨時都是可能熄滅的火堆取暖。

對麵的主營帳內,百裡駱濟正是跟自己的幾個心腹大將們舉杯言笑,在他們的身邊都是摟著沿路抓到的鮮卑遺孀。

花家男兒見此,不由得攥緊了冰冷的拳頭。

不殺戰俘,不淩敵孀,這是所有行兵打仗之人的仁德。

可是看看現在的那些人又是在做什麼?

眼看著其中一名大將更是直接將身邊的鮮卑遺孀直接欺壓在了身下,如此卑劣的一幕就是連花家老大花顧都是忍無可忍。

忽,一個不起眼的小兵就是走了過來。

那小兵低著頭讓人看不清楚樣貌,將手裡的東西扔在了花家男兒的麵前後,就又是匆匆地跑走了。

已是恨不得衝進營帳的花家老大花顧低頭朝著那物件看去……

這,這是!

荷包……

這是去年年關時花家小女兒們一起繡的荷包啊。

幾個花家男兒瞬時熱淚盈眶。

花家老大花顧拿起那荷包捏緊在手裡,忽然就是想起了當時因為幾個小女兒都是對縫製荷包冇有耐心,他們的母親便是對她們說……

忍人之所不能忍,容人之所不能容,方能守得雲開見月明。

一瞬間,花家的幾個男兒都是於憤怒之中清醒了過來。

花家現在的當家是小清遙……

所以……

小清遙告訴他們一定要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