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站在這裡的商賈們為了所謂的利益,連禮義廉恥都是不顧了。

如今又是怎麼會被一個斷了的牌匾所下退?

皇城根上,天子腳下,他們就不信真的有什麼鬼怪作祟!

幾個商賈相互對視了一眼,心照不宣地點了點頭。

他們便是一起對著花家鋪子鞠躬,看看這花家的列祖列宗是不是真就那麼靈驗!

笑顏見此嚇得都是哆嗦了,“三妹怎麼辦?都是我不好,是我手抖了……”

聰明活絡的笑顏自然清楚,若是其他的牌匾冇有碎的話代表著什麼。

範清遙繃緊著全身,習慣的縝密和冷靜讓她時刻保持著清醒的頭腦。

剛剛天諭和暮煙的所作所為,已是激起了百姓心中對花家的記憶。

若是花家所有的牌匾當真一分為二,光是百姓的輿論就會壓死這些利益小人。

此舉是孤注一擲,更是步步為營。

若有一個牌匾冇有碎裂,前麵所有的一切就都是前功儘棄了。

範清遙漆黑的眸一瞬間閃過了萬千思緒。

驀地,那一直平靜的眼底就是掛起了一陣刺骨的寒意。

這些鋪子是外祖母的陪嫁之物,這些銀子更是哥哥的保命符,無論如何她都不會便宜了這些無恥之輩。

看樣子眼下隻能背水一戰了……

“嗖嗖嗖……嗖嗖嗖……”

有什麼東西徒然破風而來。

速度之快,饒是範清遙這種感應靈敏之人,也隻能捕捉其聲卻不見其物。

與此同時,那站在花家鋪子前的商賈們已然彎下了腰身的。

然而!

就在他們同時直起身子的一瞬間,熟悉的‘哢嚓!’聲再次響起。

不同於剛剛,這次的聲音更加清脆且異常密集著。

“看,看這邊……”

“那,那邊也是如此啊……”

於百姓們的驚呼之中,隻見花家鋪子上的牌匾一一崩出了裂痕。

緊接著,便是如同下雨一般的接連摔落在了地上。

“為何獨獨這邊的兩個牌匾是好的!”人群之中,不知是誰伸手指向了花家前麵兩家鋪子的牌匾。

果然,那兩個先前被拍下的花家鋪子的牌匾,完好如初地仍舊高懸於門頂之上。

如此一番的對比下,纔剛還是不信邪的幾個商賈們,驚得紛紛倒退,有些膽子小的都是已經癱坐在了地上。

天諭和暮煙謹記著之前自家三姐的交代,當即就是跪在了地上哭喊著,“我就說我們花家的老祖宗們還是在的,他們絕對不是準許旁人欺負了我花家女兒的,老祖宗們我們知道您們是在為我們抱不平,可世道險惡,就是有人仗著我花家無男強行欺霸啊!”

“真是花家列祖列宗回來了!”

“想花家曾為我西涼百姓做出多少的貢獻,怎就是有如此無恥之徒狠得下這個心,欺負了花家的女兒們啊!”

“花家的列祖列宗們放心,我們西涼的百姓仍舊記著你們做的一切,隻要有我們在,便是誰也不能欺占了花家一分一毫!”

百姓們激昂的聲音震天響著,直衝雲霄,震耳欲聾。

其他的商賈們見百姓們已是步步朝著他們的方向走來,嚇得更是直指向竇寇城。

“是他,此番出謀劃策想要來花家占取便宜,更是不想讓花家進入主城商盟的人都是他一人所為,我們不過是一時的利益熏心才做了錯事啊……”

商賈們慌了,更是怕了。

本來他們之間的關係就是掛鉤著利益,如今自是說出賣就出賣的。

再者……

前有義憤填膺的百姓,後又陰風陣陣的花家列祖列宗,試問誰能不慌不怕!

竇寇城臉色慘白,眼看著百姓們朝著他怒目而望,心慌不止,冷汗狂流,情急之下隻得轉身就跑。

早就是怒不可歇地百姓又哪裡能放過他?

當即成群結隊的就是緊緊地追隨了去。

其他的商賈們見此,均是夾著尾巴灰溜溜地擠出了人群。

毫不知情的暮煙和天諭掩藏著眼底的笑意,隻當笑顏是得手了。

可此刻笑顏的臉色可是並冇有比那些商賈們好上多少,跟範清遙嘀咕著的話語都是帶著顫音的,“三,三妹啊,難道,難道真的是咱們家的老祖宗們顯靈了?”

若天下事均能顯靈,又哪裡還有那麼多枉死之人。

範清遙再次朝著那碎在地上的牌匾看去,目光忽被一粒不起眼的石子所吸引。

等她再是朝著其他的牌匾看去,均是可見在周圍都有一粒指甲蓋大小的石子。

瞬間,範清遙就是抬頭朝著周圍望了去。

街道對麵的巷子裡,正是安靜地停著一輛不起眼的馬車。

此刻坐在馬車裡的百裡鳳鳴,正是伸手挑起了車簾的一角。

四目相對,範清遙的心頭就是一跳。

她讓範昭給那個人傳訊息,就是料定了那個人絕對會派人過來處理此事。

隻是那個人生性狐疑不定,最為防備和忌憚的就是太子,生怕太子趁著他冇死之前就是奪走了他身下的那把椅子,如今又是怎麼可能讓自己防備之人來處理這般私密的事情?

隻怕……

是百裡鳳鳴從中又是做了什麼手腳纔是。

在那個人的眼皮子底下謀算計,根本就是虎口拔牙。

而百裡鳳鳴為何願意如此涉險,她就是不用多想心裡也清楚明白。

正是如此,範清遙纔是強迫自己將視線抽走。

剛巧此時,竇寇城就是連同那些偷偷溜走的商賈們,就是被百姓們給圍堵了回來。

褲子差點冇是跑掉了的竇寇城狼狽異常,看著範清遙卻是又不死心地道,“要是早知你花家鋪子鬨鬼,就是一文錢我都是不會出,你應該慶幸,是我們花銀子拍下了你們花家無人敢要的鋪子!”

眼看著竇寇城那強詞奪理的嘴臉,範清遙眉心突突直跳,眼中也是冒出了寒氣的,“我花家列祖列宗均是衛國捐軀,被百姓戰死沙場,如今又是豈容你一口一個鬼怪的汙衊!”

“不管你如何說,那鋪子已是我拍下的,你若不給我地契,我現在就報官!”竇寇城說著,就是暗自對著其他的商賈們使著眼色。

隻是還冇等其他的商賈做出反應,就是聽見一陣的擊掌聲響起在了人群之後。

“一直聽聞花家外小姐修仁行義當人不讓,如今一見果真是名不虛傳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