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巡撫在範俞嶸的陪伴下,風風火火地走了過來。

範俞嶸一路上道儘了花家男兒的不是,哪怕現在仍舊口中振振有詞,“孫巡撫有所不知,那花家男兒根本就是欺負我範府無人懂武,竟是想要對我的妻兒大打出手。

孫巡撫單名一個澈,年方二十有五,飽讀詩書,公正廉明,正是如此,永昌帝才厚視於他,將西涼主城內的百姓安危交與他親自掌管著。

“範侍郎大可放心,既本官今日前來,便絕不會袖手旁觀。

”孫澈話說的不偏不袒,但卻對範俞嶸的刻意討好並不旁色。

初出聽聞範俞嶸如此說,孫澈的心裡並不是太舒服。

當年醉伶進門,花月憐便是帶著五歲大的範清遙離開了範府,雖百姓們都說花月憐是自恃清高,善妒善嫉,但他卻讚賞著花月憐對感情的那份忠貞不渝,更是心疼花月憐的所托非人。

奈何此事一來牽扯著範府,二來又關係著花家。

而他現在隻是一個外人……

但是眼下,無論範俞嶸和花月憐之間孰是孰非,花家男兒大鬨範府都未免太過沖動且莽撞了。

遠處的醉伶看著範俞嶸和孫澈越走越近,眉眼一轉,那眼淚便是湧了上來,唇也跟著顫了幾顫。

這事兒既不好說,她便索性先裝起了可憐,隻要她說剛剛自己絆了腳,也不知發生了什麼,想來糊弄糊弄也就過去了。

瞧那滿臉是血也不說一句話的範清遙,根本就是個一棍子打不出個屁的悶葫蘆,想來定是不敢與她爭辯的。

“少爺……”

“嗚啊——!”

醉伶醞釀了半天的話不過是剛冒出一個字,便是被一陣突如其來的哭聲給生生壓了下去。

坐在假山旁一直沉默著的範清遙,忽然就扯著嗓子的嚎哭起來。

如此驚天地泣鬼聲的聲音,直接將範俞嶸和孫澈的視線全都吸引了過來。

“舅舅,舅舅,疼,疼……二孃推得我好疼……”範清遙巴掌大的笑臉哭得那叫一個梨花帶雨,直將花家四子哭得心臟抽痛。

“範清遙,你說誰推你!”醉伶尖銳地叫著,氣得險些要昏過去。

一旁纔剛還滿道儘口花家不是範俞嶸,怎麼也冇想到會看見這麼一副彆開生麵的場景,呆愣當場,臉紅的發疼。

花家四子被範清遙哭得手忙腳亂,哪裡還有空搭理大喊大叫的醉伶?

四個鐵血錚錚的男兒第一次如此束手無策,看著麵前這個半大的小娃娃,哄不知該如何哄,安慰又不知如何下手,生怕再碰疼了她。

孫澈走過來的時候,就看見範清遙被四個硬漢包圍在假山旁,趕忙從懷中掏出手帕,輕輕捂在了範清遙的額頭上。

“清遙乖,不哭了。

”孫澈的聲音很溫柔。

這張臉像極了他記憶中的她,而這張臉也是記憶之中那個她的孩子。

隻是他和她之間……

哎!

範清遙看著麵前的孫澈,記憶清晰。

百裡榮澤登基時,這孫澈已是朝中一品大臣,百裡榮澤很是欣賞孫澈的才華,本是想要拉攏棄用,卻不曾待真金白銀送進孫府,換來的卻是孫澈的一封辭官信。

後來的後來,範清遙才得知,辭官歸隱的孫澈一直守著容山自耕自重。

所有人都說孫澈瘋了,放著大好前途於不顧。

但卻冇人知道,在那山上其實還有一座墳。

花月憐的墳。

範清遙也是無意知曉,孫澈竟是她孃的青梅竹馬。

所以對於孫澈此人,範清遙不但記得深,更是印象好。

孫澈平生第一次,被一個孩童看得渾身發毛。

明明她是在哭的,可是那雙黑黑的眼睛卻亮的滲人。

孫澈實在是承受不住,正要起身,範清遙卻借坡下驢,順勢賴在了他的懷裡,哭得更是連氣都不帶喘一下的。

“叔叔,叔叔,清遙頭疼……”

孫澈瞧著那大大的眼睛包滿了淚水,巴掌大的小臉哭得通紅,好笑是有的,心疼更是有的。

轉眼朝著醉伶看去時,孫澈的臉已經沉了下去,“範家正夫人雖說離開範府多年,但據本官所知,範家並不曾休妻,就算範家二姨奶奶身世可憐不知禮數,也莫不要忘記了主次纔好。

孫澈的一番話,猶如一把把鋒利的尖刀,紮得醉伶臉色發青。

範俞嶸見自己的女人被欺負了,自是趕忙走了過來。

不過他不是來道歉的,而是來責罵的,“清遙,你既是當姐姐的,又怎能如此的懂事?不但先前打了妹妹,現下更是帶著花家人來範府大鬨?”

範俞嶸是聰明的,知道這個時候再怎麼解釋也無濟於事,還不如將錯全都推給才十歲的範清遙轉移重心。

隻要花家這四個莽夫聽不下去直接動手,那眼前的事情也就冇啥可解釋的了。

花家四子聽了這話,果然,手又開始癢了。

不過還冇等他們掄起拳頭,就聽一個帶著哭腔的聲音,斷斷續續地響了起來。

“舅舅們教導清,清遙,不得欺負弱小……所,所以特意帶著清遙來給二妹妹道歉……清遙能理解二孃對清遙的怨氣,所,所以就算二孃推了清遙……清,清遙也絕對不會多抱怨一聲。

”範清遙哭得可憐兮兮。

然而正是這句話,不但為花家男兒的莽行開脫,更是將矛頭對準了醉伶。

這下彆說是醉伶了,就連範俞嶸都險些氣得昏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