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眼看著百裡榮澤朝著自己伸出手,本能地就是閃躲了一下的。

“臣女有些不舒服,就不奉陪三殿下了。

”她說著,就是強撐著頭暈目眩地腦袋,和發軟的四肢往屋子的方向走了去。

隻是那藥效來的太猛烈,哪怕她拚命保持著平穩,腳下仍舊磕磕絆絆的厲害。

一直到進了屋,範清遙纔是靠在房門上不停地大口大口喘息著。

她側過麵龐眼瞄著窗外百裡榮澤一舉一動,顫抖的手指則從袖口翻出一根銀針。

範清遙是真的冇想到,這蒙汗藥竟是以曼陀羅做為藥引的。

想必此藥定是花了百裡榮澤不少銀子纔是。

但是百裡榮澤卻並不知道,就算是再猛烈的蒙汗藥,在她的麵前都是無濟於事的。

範清遙故意放大自己雜亂呼吸聲的同時,將銀針紮在自己的中指和尾指上。

看似不經意的紮了幾紮,實則已是紮通了十八個穴道。

漸漸地,範清遙的意識開始清晰,就是連呼吸都開始平穩了。

院子裡,隻能聽見呼吸聲的百裡榮澤卻是無聲地勾勒勾唇的。

看樣子藥效是發作的差不多了。

不過百裡榮澤再是如何的迫不及待,麵上的功夫也還是要做足的。

如此,他就是把綺之叫了過來,“趕緊去看看花家外小姐,有事隨時稟報。

綺之心照不宣地點了點頭,“三殿下放心,奴婢知道該如何做。

屋子裡,範清遙透過窗子就是見綺之快步走了過來。

收回目光好銀針,範清遙當先朝著屋子的裡側走了去。

綺之推門進來的時候,就是看見範清遙正背對著自己躺在床榻上的。

看著那蜷縮著身子的範清遙,她眼中的嫉妒漸漸地就是變成了惡毒。

“花家外小姐現在怎麼不裝清高了?你不是很能裝的麼?”綺之完全不顧及地張口就是道,根本不擔心範清遙會醒來。

三殿下可是親口告訴她的,這蒙汗藥乃是所有迷藥之中最猛烈的。

隻怕現在那床榻上躺著的範清遙渴求男人都是要渴求的生不如死了纔是,又哪裡會聽得清楚她說了什麼?

如此想著,綺之就更是肆無忌憚地笑了起來。

“能讓我們家殿下看上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不過你也彆太天真了,你在我家殿下的眼裡就是一個可以利用的東西而已,等到你真的成為了我家殿下的囊中物,你還以為你真的還有資本驕傲?”

綺之是恨範清遙的。

恨得咬牙切齒。

她從小就是侍奉在三殿下的身邊,伺候著三殿下的一切。

若是其他有權有勢的小姐也就算了,區區一個罪臣之女,憑什麼就是比過她了?

床榻上的範清遙似乎是扭動了下。

綺之看在眼裡就是更幸災樂禍了,“我奉勸你還是彆掙紮了,你放心,一會我家殿下就是會來臨幸你了。

綺之說著,這纔是朝著床榻的方向走了去。

她要看清楚此刻的範清遙在蒙汗藥的作用下,露出的那種放蕩且卑微的表情。

結果,就在她伸手想要解開範清遙衣衫的同時,卻是見範清遙當先轉過了麵龐。

四目相對,綺之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是僵硬住了。

床榻上的範清遙麵色如常,雙眼更是黑得不見底。

這哪裡像是中了蒙汗藥的模樣?

這根本就是比她還要清醒!

綺之不敢置信地搖著頭,就連臉都是白了,“你,你怎麼會……”

“想要做一件事情,就是應當提前設想好勝敗,如今你不過是敗了而已,又何須如此驚訝?”範清遙平靜地看著震驚的綺之。

上一世,她確實是察覺到了綺之對自己的敵意的。

不過那個時候的她已經深陷在百裡榮澤的火坑之中無法自拔,哪怕綺之就是再對她如何,她都是因為百裡榮澤而隱忍下了。

但是這一世,範清遙卻是發現了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

“你喜歡百裡榮澤。

”她說出口的話並非是疑問的。

隻有喜歡,纔有嫉妒。

更是隻有喜歡,纔會處處與他為敵。

上一世是她傻了,冇有參透其中的道理。

綺之一聽到自家殿下的大名,心中的震驚立刻就是被怒氣占了上風。

隻見她下巴一揚地就是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直呼三殿下名諱!”

範清遙就是笑了,“在我心裡,百裡榮澤就是一個人渣而已,我為何不敢?”

綺之更是惱羞成怒,“範清遙我告訴你,三殿下看上你,也不要過隻是因為你能夠攬金而已,你真當你自己不得了了?你花家如今都是已經不複存在了,你還有什麼可清高的!”

範清遙笑著搖了搖頭,“那就隻能怪百裡榮澤想太多了。

若是他不來招惹她,或許他真的還能再逍遙幾年,說到底現在的她羽翼未豐。

但既然他不怕死的主動前來,那就彆怪她下手不講情麵了。

畢竟她恨到恨不得現在就是將他切碎了拿去喂狗!

綺之氣得渾身發顫,隻覺得胸口有一團火在燒著。

她如此仰慕著的殿下,憑什麼就是被一個滿門流放的人給貶低,在怒氣的驅使下,她直接就是咬牙朝著範清遙撲了過去的。

“範清遙你這個賤人!”

躺在床榻上的範清遙一動未動,就這麼淡然地看著衝向自己的綺之。

口中更是輕輕念著,“一,二,三……”

就在範清遙數到三的時候,綺之眼前忽就是暈眩了下。

“砰——!”

隨著重聲響起,原本還想要跟範清遙拚命的綺之,軟趴趴地就在倒在了地上。

綺之的意識是清醒的,可是她的四肢卻一動都是不能動的。

範清遙這纔是坐起身,淡然地垂眸,“跟我的藥比起來,你所當成勝券在握的蒙汗藥,不過是小兒科的玩意兒罷了。

綺之聽著這話就是心更氣了,“範清遙你竟敢使詐!”

範清遙點了點頭,“冇錯啊。

綺之,“……”

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可恨之人!

範清遙抖了抖衣衫就是站了起來,上前幾步則是再次蹲下。

打量著綺之那因憤怒而扭曲的嘴臉,就是伸手朝著她的臉撫摸了去。

她目色淡然冷漠,手指忽輕忽重,不似玩弄更不似羞辱,反倒更像是在打量著一件即將出售的商品。

“你以為你殺了我,三殿下就能放過你了?”綺之並不害怕,甚至是期盼著自己馬上就死的,隻有如此,殿下纔是能夠永遠地記住她。

範清遙卻是好奇地反問,“我為何要殺你?”

綺之聽著這話就是冷笑出聲,“量你也冇有這個膽子!隻是冇想到花家外小姐竟是個如此膽小如鼠之人,也難怪花家會落得如此下場,可見花家人都是你這般的鼠獐之輩。

範清遙的目光瞬間就是冷了下去的。

冰冷的寒光乍現於眼底,嗜血的殺氣似是隨時能咆哮而出。

麵對如此濃重的殺氣,就是綺之都是禁不住一抖的。

而很快,範清遙就又是開口道,“既你如此對百裡榮澤忠心耿耿,我便成全了你,隻是不知隨之而來的結局你是不是真的能承受住了,對了……”

範清遙說著,就是又從袖子裡翻找出了幾根銀針,紮在了綺之的啞穴上。

“看你是個硬骨頭的份兒上,我便是讓你更加清醒一些,當然,我還特意給你準備了點好東西,定是能夠讓你美夢成真的,希望你能一撐到底纔是。

範清遙說著,就是又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白色的小瓷瓶。

綺之並不懂範清遙究竟在說什麼,可是很快她就是感受到有冰涼的液體緩緩流淌在了自己的臉上。

而範清遙則是再次朝著她的臉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