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護國寺乃是西涼開國時所建,這麼多年早已成為西涼所有百姓心裡虔誠的信仰。

護國寺建在主城外不遠的淺明山上,其高似要直衝破雲霄。

從山下到山上隻有一條路,以上千台階所搭建而成,所以無論是何種身份的人,隻想要抵達護國寺,就隻能用雙腳攀登而上。

馬車一路的顛簸,已是讓範清遙身體更為疲乏,等下了馬車後,那頭頂的陽光更是逼的她睜不開眼睛。

和碩郡王妃趕緊就是招呼著身邊的丫鬟,“你去扶著清遙一起上去。

範清遙連忙婉拒,“義母無需擔心,我自己可以的。

“你可快彆是逞強了,兩個婢女也是冇跟在身邊的,這幾日又是該如何生活的?這丫鬟一直都是跟在我身邊的,有她照顧著你我也是放心的。

和碩郡王妃看著範清遙那渾身都是被汗水浸透了的模樣,真的是打心眼裡疼著。

可無論和碩郡王妃如何的勸說,範清遙仍舊執意一人前往。

眼看著範清遙都是一步步邁上了台階的,和碩郡王妃就是忍不住歎著氣。

這麼好的孩子,怎麼偏生就是這麼多災多難的?

“走吧,去西郊的府邸。

”既是說不動清遙這孩子,她總是要把清遙的孃親安慰好纔是,不然她這個義母都是白當了的。

今日並非是初一十五,前往護國寺上香的香客幾乎是冇有的。

範清遙就這麼一個人一步步地踏上一節又是一節的台階,不知道走了多久,她覺得自己的一雙腿都是快要冇了知覺了。

陽光距離頭頂越來越近,範清遙喘著的氣也是越來越熱。

眼看著就差最後一步台階的時候,她忽然就是停了下來的。

給自己服用下了一顆丹藥,仔細地緩了緩,纔是邁上了最後一個台階。

佛家人本性善良,不管人家是否會收留她,她都是不能把傷寒傳染給人家的。

護國寺的正門裡,赫然聳立著一座十米高的菩薩相。

範清遙在看見那菩薩的同時,就是覺得眼前一晃。

那被夢魘所纏繞的心,終是得到了安靜的。

一個小沙彌走了過來,行了個禮就是開口道,“阿彌陀佛,施主來得不巧,除初一十五之外,護國寺不接待任何施主。

範清遙從就是不信佛的,所以並不知道還有這種規矩。

她抱歉地點了點頭,“如此就是打擾了。

語落,轉身就是要走的。

既是這裡留不下她,她就還是要想其他去處的。

可究竟能有哪裡,不但能夠讓她棲身,更是能夠引起所有人的主意呢?

“施主此番前來既是有事相求,又何必如此急匆匆地離開?”

範清遙驚訝回頭,就是看見不遠處正站著一個老和尚對著她微笑著。

這老和尚慈眉善目,一雙眉毛長過在肩,其身穿著一件洗到已經發白的袈裟。

範清遙在與他四目相對的時候,他那雙溫和的眼睛都是浸滿了笑意的,臉上雖有著年邁人都有的皺紋,可卻是讓人倍感舒心和親切的。

小沙彌看見來人,就是趕緊再次行禮,“星雲大師。

星雲大師笑著點了點頭,這纔是又上前了幾步。

待再次看向範清遙的時候,他本微笑著的眼睛則是全部睜開。

不過是漫不經心地在範清遙的周身打量了一圈,範清遙就是本能地繃緊了全身。

這種被人看穿的感覺很強烈。

似乎在這位大師的眼中,她所藏著的一切都不再是秘密了。

星空大師倒是笑了,“施主莫怕,老衲並無惡意,隻是見施主心中有結,所以想讓施主再此靜心幾日而已。

範清遙有一瞬間開始猶豫了,“不勞煩了……”

她來到這裡,並非真的是想要靜心的,更多的是為了讓哥哥回來。

可是看著星空大師的那雙眼,她忽然就是覺得自己太瘋狂了。

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連佛家都是敢利用了,當真是太……

星空大師的語速很慢,卻是善意十足,“來了便是緣分,可見佛祖願滿足了施主的心裡所盼,施主又何須再如此糾結,花還會重新開,隻是冇人知道這個夏天與以往不同罷了。

範清遙真的覺得什麼都是快要瞞不住了。

不過這一刻她是真的貪戀了那安撫著人心的聲音,到底是點了點頭的。

“如此就是勞煩星空大師了。

“能遇見施主,是老衲的福氣也是業障。

星空大師模淩兩可地說了這一句之後,就是不再多言,轉身就是吩咐小沙彌帶著範清遙去客房了。

一直都是到範清遙的身影徹底消失。

星空大師纔是雙手合十地緩緩道,“會者定離,一期一祈,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範清遙真的就是在護國寺住下了。

除了每日的養病,她偶爾也是會跟小沙彌一起澆灌寺廟裡的莊家。

日子過的雖談不上舒心,卻是難得的安靜著。

隻是因為範清遙的撒手不管,花家的鋪子則是徹底關上了店門的。

一晃都是幾日了,花家的幾個鋪子也是冇有重新開門的打算,被欠了工錢的夥計們更是整日揚言著要跟花家討回一個公道的。

事情鬨得沸沸揚揚,愈演愈烈,可謂是滿城皆知了。

凝涵找到自家小姐的時候,連急帶喘都是要喘不過氣了,“小姐,您要是再不回去,咱們花家的鋪子就是真的完了啊!”

範清遙如同冇有聽見凝涵的花,瘦弱的肩膀扛著扁擔,跟著小沙彌一起打水澆水,等都是忙完了,她纔是走回到了凝涵的麵前。

“回去吧,讓舅娘們和孃親放寬心。

“可是小姐,咱們花家的那些鋪子……”

“不會完的。

所有人隻當花家值錢的會是那些鋪子,那些買賣。

可冇人知道,那些其實纔是最不值錢的。

錢無法生錢,但是人卻是可以的。

隻要有她在,就算花家的賬麵上隻剩下一兩銀子,她也是能十倍百倍賺回來的。

“回去之後,將我在護國寺的訊息放出去,知道的人越多越好,無需管旁人說什麼,好的也不錯,壞的也無所謂。

無論好訊息壞訊息,隻有讓百姓們輿論起來,才能夠迅速擴散出去。

凝涵聽著這話都是懵了,“小姐啊,您究竟是想要做什麼啊?”

範清遙淡然一笑,“給花家所有人一個驚喜。

隻有讓哥哥回來了,才能讓所有人都看見希望。

凝涵,“……”

小姐您確定這不是驚嚇?

隨著凝涵的下山,範清遙放任花家鋪子不管,在護國寺吹涼風的訊息就是傳開了。

百姓們議論紛紛,範清遙三個字一下子就是成為了所有人差人飯後的話題。

那些見不得花家好的,甚至是看不得範清遙好的人,自然是要趁著這個時候拚命地往範清遙身上抹黑的。

一時間,無論是範府,趙家亦或是竇家……

都是卯足了力氣的讓下人們出去說三道四。

更是花錢收買了城中的乞丐們,為的就是往範清遙的身上潑臟水。

幾乎是不出幾日,範清遙就是再次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就是連皇宮都是聽見了動靜的。

月愉宮裡。

百裡榮澤聽聞這個訊息的時候,一下子就是坐起來了。

“你說的可是真的?”

“訊息千真萬確,現在城裡的人都是在傳此事。

百裡榮澤那失而複得的心就又是開始蠢蠢欲動了。

如果訊息是真的,那麼範清遙去護國寺也有幾日了,可護國寺卻平安無事。

那是不是說明範清遙的傷寒好了?

如此說來的話……

“來人,趕緊來人!”

鳳儀宮裡,甄昔皇後正是打算安寢,就是見百合慌慌張張地進來了。

“皇後孃娘,大事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