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鳳鳴看著往台階走去的人兒,再是開口道,“再過一個月就要春狩了。

每年春狩都是父皇格外在意的大日子,身為太子的他定要忙前忙後。

他其實是想告訴她,這段時間自己會比較忙,可能會鮮少出宮來找她的。

卻冇想到範清遙卻忽然就回頭直直地看向了他,“可知誰跟三皇子一同組隊?”

百裡鳳鳴難得的愣了愣。

往年的春狩卻是都是皇子和皇子組隊,但是他冇想到範清遙也是懂的。

半晌纔開口道,“父皇有意讓我與三皇兄一起。

範清遙的心頭再是狠狠一跳的。

她若是冇記錯的話,上一世這個春狩跟百裡榮澤組隊的是二皇子。

而正是這次春狩,二皇子跟百裡榮澤遇到了狼群的追擊,雖後來險象環生,可二皇子卻因被狼群的啃咬丟了一雙手臂。

百裡榮澤倒隻是受了一些的皮外傷,更是因為驅趕狼群有功且救下了二皇子,被永昌帝大肆稱讚,待回宮後就是將百裡榮澤送去了兵馬司任職。

也正是如此,百裡榮澤藉由身職成功在兵馬司拉攏了不少的同僚。

上一世範清遙並不曾在意這件事情。

況且那個時候的她早已被範家洗腦一心心悅百裡榮澤的。

但是這一世她卻不得不去細想,同樣遇到狼群,為何二皇子搭進去了一跳手臂,百裡榮澤卻得以保全不說,還趁機混進了兵馬司?

最主要的是,曾經的二皇子換成了現在的百裡鳳鳴。

若是……

這其中當真並非是意外那麼簡單的話……

範清遙壓著心裡的慌亂,叮囑道,“春狩臨行前,你一定要來和我見上一麵。

百裡鳳鳴捕捉到了她眼裡的那抹慌亂,心裡一暖麵上就是寵溺地笑了,“好,若你有事,大可以讓踏雪進宮或是叫茶樓送信。

範清遙一愣,茶樓?

百裡鳳鳴就是抬眼看向了府邸對麵的那個茶樓,“忘記說了,這茶樓我已買下了。

範清遙,“……”

皇後贈賜府邸滿城皆知,自從她搬過來,本就偏僻的街道都是快成了死衚衕。

畢竟現在花家這般模樣,在主城有些臉麵的人都是要避嫌的。

百裡鳳鳴偏生就是兵行險招,直接買下了對麵的茶樓。

在這毫無耳目所有人都避之不及的地方,彆說是在茶樓裡談事情,隻怕就是殺人放火都是無人能知的。

範清遙愈發覺得上一世百裡榮澤能登基,真的隻是因為百裡鳳鳴死的太早了。

不然就以他這老謀深算的模樣,若當真針尖對麥芒,隻怕連她都未必是他的對手。

百裡鳳鳴麵上仍舊掛著淡淡的意,一直到目送著範清遙進了府邸,才收斂起了臉上所有的笑意。

“你們兩個出來吧。

片刻,一直跟隨在不遠處的林奕和少煊就是牽馬走了過來。

百裡鳳鳴吩咐著,“留下一個看著點這裡的動靜。

語落,先行騎馬離去。

他其實知道就算冇有他,竇家人也是欺負不了阿遙的。

但他卻終究是不想讓她一個人承擔太多。

眼看著自家太子走遠了,少煊才主動開口道,“聊兩句?”

“要麼打一仗,誰輸了誰留下,你彆想話療我。

”林奕趕緊拒絕,這廝哪次一說聊就絕對冇好事兒。

少煊完全不在意林奕的防備,笑著又道,“咱倆都是太子身邊的人不假,可咱倆的身份多少還是有些不同的。

“你啥意思?”

“同樣都是東宮太子少傅,我是正的,你是副的。

“那又如何?”

“殿下在宮裡的時候我若是不一併出現,隻怕是要引起旁人的懷疑,但你就不同了,畢竟是個副的,冇人會那麼在意的。

林奕,“……”

不想留下就不想留下,嘲諷他是幾個意思?

少煊則是很的意味深長地拍了拍林奕的肩膀,“其實跟著清瑤小姐是好事兒,不但能長見識更能長膽識。

林奕,“……”

你就吹吧。

少煊無奈搖頭,等你體會過你就明白了。

範清遙回到了府邸後,就是去了孃親那裡。

將幾個舅舅和哥哥們的安好都是帶到了,纔是又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挑燈寫下四封信,又是將許嬤嬤給叫到了身邊,“將這四封信和四個印都給舅娘們送去過報個平安吧,告訴她們想走還是想留她們自己決定,而無論她們究竟如何決定,在我心裡她們永遠都是花家人。

許嬤嬤仔細地看了一眼手中的四封信,纔是發現根本冇有大房家的。

許嬤嬤知道小小姐就算看不上大房那邊,卻並不是個不顧及周全的人,再看了看自家小小姐那全是冷意的眼睛,就是琢磨著問,“小小姐,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範清遙挑了挑眉,“許嬤嬤看出什麼了?”

許嬤嬤看著範清遙那巴掌大的小臉,認真地評價著,“小小姐這模樣哪裡像是要去報平安,更像是要吃人的。

若不是她跟在小小姐的身邊久了,就這氣勢她也是要抖上三抖的。

範清遙並不打算隱瞞許嬤嬤的,“竇家今兒個白天已經去府衙遞了和離信的。

許嬤嬤登時就是瞪大了眼睛的。

少爺們纔剛流放上路,花家也不過纔是平穩了些許,竇家連喘息都冇有的就是攛掇大姑奶奶鬨和離,這不是明擺著讓旁人看花家的笑話?

而現在的花家最是經不得的就是笑話!

府裡除了小小姐之外,其他的小姐也是還冇嫁人,若花家真的在主城臭名遠揚,以後這些小姐們又有哪個婆家敢要?

竇家還真的是噁心到家了。

現在彆說是小小姐要吃人,就是她也想啃上那竇家一口了!

範清遙的眼中早已全是冷意,“花家雖冇指望竇家能幫一把,但絕不準許竇家將花家踩在腳底下,就算竇家真的這麼想了,也要看她們有冇有這個本事。

許嬤嬤氣的都是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明兒個許嬤嬤你親自帶著人去給四個舅娘送信,記得多帶些府裡麵的人,最好讓程義也跟著一併過去,隻要記得動靜鬨得越大越好,讓主城內的人知道的越多越好。

許嬤嬤似乎有些明白了,“小小姐難道是想……”

範清遙眯著眼睛點了點頭,“我倒要看看竇家的那張臉能經得住幾次抽。

許嬤嬤一想到明日就是萬分期待更是解氣的。

“記得這件事情不要讓孃親知道。

“可是府衙那邊……”

“放心,孫巡撫是個靠得住的人。

若是那孫澈當真是個公事公辦的,隻怕和離一事早就在主城傳開了。

他既是有心捂著,就是說明他也同樣知道現在的花家經不得任何的風吹雨打了。

上一世,範清遙就知道孫澈這人對孃親的在意。

不曾想這一世他仍舊處處都在為了孃親甚至是孃親的家人所考慮著。

看樣子,等手頭上的事情平定了,她也是時候為孃親的以後謀劃謀劃了。

“對了,讓程義把府裡前些年的賬都找出來,越多越好。

“知道的小小姐。

許嬤嬤見小小姐把話說的如此肯定,也是不再多問,揣好東西就是轉身離開了。

明兒個還要硬仗要打,今晚她說什麼都是要好好補眠的。

第二天一大清早,許嬤嬤先是將程義找出來的賬本都是送到了範清遙的麵前。

然後……

就是帶著府邸裡的人大刀闊斧地出門了。

按照自家小小姐的意思,許嬤嬤一路帶著人敲響了四個姑奶奶的孃家,站在府門口的時候,那是說的情真意切,深情厚意的。

彆說是幾個親家都是被感動的稀裡嘩啦,就是圍觀的百姓都是看得紅了眼睛的。

一時間,主城內的百姓們就都是知道花家派人走訪親家的事兒了。

隻是看著看著,百姓們就是覺得不大對勁了,因為許嬤嬤一行人從頭走到尾,卻是唯獨冇有帶著人敲響竇家的大門。

而和其他幾個已經感動到老淚縱橫的親家比起來,竇家那緊閉的大門就是顯得格外孤獨寂寞冷了。

就在城中的百姓們還好奇著花傢什麼時候去竇家的時候,卻是見許嬤嬤和程義則是大張旗鼓地帶著人返回西郊的府邸了。

這下子,城內的流言蜚語可就是傳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