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手裡的強力丹,方文的臉上露出1抹瞭然之色。

難怪它十分的珍貴,每個進入的人隻發1顆,要知道散修進入這秘境裡麵,可以算得上是將腦袋彆在了褲腰帶上了,很可能進去之後就直接丟了性命。

這強力丹算是神力上宗的特有之物,形如雞蛋大小,呈黑色狀,要知道平常的1些丹藥也就是這十分之1不到的大。

外麵有1層膜包裹著,使得裡麵的能量不至於流失掉。

按照他的估計,這強力丹起碼得有天級下品以上了。

要知道方文煉製的歸心還陽散也才地級絕品,雖然這種等級的差距不能絕對說明問題,但是在某種程度上,這強力丹的珍貴遠遠超過了歸心還陽散。

左手1翻,將強力丹直接收入了空間戒指中,此時顯然不是服用這丹藥的時機。

周圍的那些長老正在用精神力來回的掃視著,他們是為了避免有些人拿了好處不進去,雖然冇有太強烈的感覺,但是方文知道,那些長老可能正遙遙鎖定著他。

對於是否進去,方文心中早有定計,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猶豫。

現在他的修為,隻是靈泉境4重,但是相信,不久之後,實力會追上秘境裡麵的頂尖強者。

石門上斑駁的痕跡顯示出曆經了無數的風霜洗禮,在石門中央,彷彿有1個光幕存在,又好像是1汪水波,走到近前,可以看到自己模糊的麵容。

那道血紅色的匹練正好穿透了石門的上半部分,將其籠罩起來。

也不知道它是來自何處,伸入石門中到底是為何,方文已經冇有精力去想這個了,此時的他正好走到了光幕前麵。

伸出右手,將其貼在光幕上,而後發現1道道波紋朝著4周散開。

1道強勁的吸力傳來,將方文整個人吸了進去。

仿若是遇到了什麼,身體被高高拋飛起來,而後又重重落下。

此刻他的修為似乎被壓製住了,而且眼睛也睜不開了,隻能任由這種暈眩的感覺充斥著整個腦海。

所幸時間不長,要不然他非得被這抖吐不可。

修為恢複,而後睜開雙眼,發現自己正處在1處荒野之中。

說是荒野,其實有些不準確,因為到處都是兵器,各種各樣的兵器插在地上,地上1片焦土。

用腳劃開地上的焦土,發現下麵的土壤是1片血紅,1股凶厲之氣直衝腦門。

放遠望去,似乎整片天地都是這1個顏色,灰黑色調成了這個世界的主旋律。

讀者身

與外麵不同的是,方文感覺到這裡的靈氣似乎極為活躍,空中遊離的靈氣比外麵要渾厚得多,1些處在突破邊緣的人紛紛選擇突破。

此時的方文並冇有選擇突破,而是死死壓製住自己,他還是想要多鞏固1下實力,再擇機突破。

每個人的降臨都是隨機的,有可能自己會和彆人同時降臨到1起,也有可能自己到了1個很遠的地方,都是有可能的。

不過方文並冇有感應到周圍有人的存在,即便是將精神力探出到最遠,也依舊冇有發現有其他人,不過他倒是找到了1點兒端倪。

這是1群特殊的人,或者說用巨人來稱呼他們比較合適,這群人十分的強壯,至少得有1丈以上,在他的感應中,那裡麵最高的已經快要接近兩丈了。

強壯的身體,臉色猙獰,每個人的手中幾乎都是拖著清1色的快1丈長的狼牙棒。

若是個子大1些,那狼牙棒自然要長1些,這樣才便於他們戰鬥。

不過此時的方文並不想去接觸這些巨人,離得這麼遠,方文就可以判斷出這些巨人的實力至少得有靈泉境7重以上。

想要打的話,那肯定是打不過了,至於交流,誰知道這些人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突然間,方文瞳孔1縮,原來在這些巨人旁邊還有1大群丈餘高的巨獸,聽著這些巨人的呼哨聲,而後巨獸1個個匍匐在地,任由巨人騎上去。

巨獸的4肢無比的粗壯,如同幾個巨大的肉柱1般,頭頂有兩隻長長的彎角,可以供人抓取。

皮糙肉厚的巨獸更是讓巨人增添了幾分實力,要是以為這巨獸笨拙無比,那可就錯了。

馱著1個巨人,還可以跑得很快,雖然這些巨獸此時並冇有全力奔跑,但是按照方文的估計,它們現在的速度已經是相當於1個道台境9重的人全力奔跑了。

難以想象,若是它們全力奔跑之下,恐怕比方文的速度也不會遜色多少。

這些巨人並冇有朝著方文這邊前進,反而是越走越遠。

心中閃過1絲好奇,方文下意識的跟了上去,不過他可不敢跟得很遠,隻是用精神力探尋位置,而後遠遠的吊著。

到了這個時候,他纔有閒心掏出令牌,這塊令牌是當初在參加考覈時,發給他的。

果然,上麵寫滿了1些基本的資訊。

這些巨人和巨獸是秘境中獨有的,稱之為荒野巨人和荒野巨獸。

不管是巨人還是巨獸,它們的心臟,或者說是心核可以供人直接吸收,大幅度增加肉身力量。

讀者身

巨人的心臟實在無法支撐起他們這麼龐大的身軀,而後在慢慢的演變下,其心臟慢慢固化,心臟裡麵比之前更加複雜了,這樣也才能夠支撐起他們的身軀,此後,將其固化的心臟稱作心核。

心核是巨人和巨獸所有能量的來源,如果他們失去了心核,那也就失去了所有,連命都冇了。

從另1個方麵來說,得到了他們的心核,也就相當於得到了1身的精華,如果用作修煉,那效果想必十分的理想。

靈泉境7重以上的實力,對於方文他們來說,還是太強了,就算是有靈泉境9重的實力,想要對付他們,恐怕也十分的困難,主要是這些巨人力量大得出奇,根本就不能與之硬拚,要是被狼牙棒掃中,就算是不死,也隻剩下半條命了。

對付這種龐大的身軀,恐怕最好的就是用速度生生將他們耗死了。

不僅是散修,神力上宗進來的弟子,甚至是魔族,都可以利用這些巨人的心核。

這裡冇有其他人,也不知道神力上宗的人是不是進來了,或者說有可能他們會先進來,畢竟到了裡麵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尋找寶物。

令牌上麵不僅記載了荒野巨人和荒野巨獸,同時還言明,這裡麵的時間流速會與外界不1樣,也就是說外麵過了1天,這裡麵彷彿是過了兩天1樣。

人族與骨魔族勝利的條件,到最後1天點清人數,根據人數的不同,可能要進行不1樣的戰鬥。

具體是怎樣的,令牌上並冇有完全說明,隻是讓所有人族都要儘可以有的殺死骨魔1族,同時還要儘力提升自己的實力。

心中百無聊賴的想著,身影卻是1直在跟著那些荒野巨人。

突然間,他的臉上泛起1絲驚愕。

原來是空間戒指裡麵的那把血飲劍似乎有了1絲感應,掙紮著想要出來。

除了之前在麵對鬼族的時候,或者說在感應到了劍尖之後,這血飲劍才非常興奮,如今有空間戒指的阻隔,它都能夠將心中的那股子渴望釋放出來,著實很怪,同時也說明瞭,這1次恐怕要撿到寶了。

鬆開血飲劍,隻見它慢慢搖搖晃晃的向前飛著,左拐右拐,有時候甚至還會倒轉回來,彷彿是迷路了。

還好血飲劍的這種行動並冇有讓方文等太久,也就是1刻鐘的時間,方文終於來到了1處窪地之中,1處讓方文臉色微變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