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段夫人捂著嘴嗬嗬直笑“槐先生過譽了,我就是一個普通婦人家。”

槐安微微一笑“無論如何還是多謝段夫人了。”

到了這時她才反應過來,驚訝的問道“先生不回來了嗎?”

槐安點點頭,又搖搖頭“這次離開,再回來時還不知要多久,興許是幾年,也可能是幾十年。”

知道槐安即將遠行的段夫人,心中略微有些失落,但很快就調整了過來。

“我一個婦道人家,冇什麼能幫先生的,便祝先生一路順風。”

“嗬嗬,已經很好了。”

看到槐安好似永遠都古井無波的臉,她心中又想起靈兒,要是槐安離開,恐怕最難過的就是她了吧。

想到這裡她便打算叫靈兒出來跟槐安告個彆,可一連在院子中喊了許多遍,都冇聽到一點迴應,她也隻能作罷。

“槐先生,靈兒這丫頭一直都這麼不懂事。”

看著滿臉歉意的段夫人,槐安搖搖頭“不礙事的,那槐某便告辭了。”

再次拱手過後,槐安深深的看了一眼側院,他能感受到,那丫頭在裡麵哭泣,可兩人終究是有緣無分,罷了,槐安轉頭便走。

段夫人一路相送,直至段府門口。

馬車前,二人又一次告彆後,槐安登上了馬車,街道上的段夫人目送槐安,直至消失在街道的儘頭,她才緩緩的走回段府。

馬車的車廂裡,槐安看著兩側不斷後退的街景,長歎了一口氣,這一次他更加深刻地理解了人的情感。

古人說得冇錯,把月老的紅繩比作感情很對,在槐安的眼中,每個人都是一個泥娃娃,他的身上可以綁上無數根紅線,當然也可以一根都不綁。

有了紅繩,泥娃娃可能會很快樂,因為他不再是孤零零的一個,可相應的,他也要承擔紅繩帶來的束縛,而他槐安,閒雲野鶴慣了,受不得束縛。

想起自己上輩子苦苦追尋的正緣,再看看現在的自己,一刻都不願停留,他笑了,隻是不知是笑得暢快,還是苦澀。

任何人的情緒與意誌,都無法阻擋時光的洪流,此時已經日上三竿,街道上的百姓逐漸多了起來,隻是與往常不太一樣,他們前往的方向都是與槐安一樣的。

槐安坐在車廂裡,耳邊還能聽到一些交談聲。

“你說這次的閱仙大會,有冇有真神仙?”

“不一定啊,往年的閱仙大會上的仙人,看著都挺厲害的,但是跟傳說中的神仙比起來,還是差點。”

“也還行啦,我覺得嘴裡能噴火的那個,就挺厲害的。”

“你看的那個八成是假貨,我覺得刀槍不入的那個更厲害。”

“不是,不是,能在油鍋裡拿鑰匙的最厲害。”

“你說下油鍋的那個以前是不是乾廚子的啊?”

“你還真彆說,你這麼一講,我覺得會噴火那個像火夫。”

馬車外的討論聲逐漸開始偏了,從神仙變成廚子,再變成討論誰家啊做的飯好吃。

槐安笑著搖搖頭,隻覺得有趣,這纔是凡人該有的模樣,思維跳脫,滿是煙火氣。

至於他們口中的那些神仙,都不用見便能猜出來,都是些江湖騙子,而且手段很低劣,比自己老家那邊的騙子差遠了。

馬車很快就到了宮外的廣場,這裡已經擺放好了木樁,正不斷的有兵丁從遠處提水過來,不遠處的囚車上有三個囚犯,被捆得嚴嚴實實,手鍊腳鐐俱全,這三人應該就是東邪西毒幾人要營救的同伴了。

因為同樣是今日舉辦閱仙大會的緣故,並冇有多少百姓圍觀,隻有十幾人稀稀拉拉地站著,掃一眼槐安便知道,這些人中有一半都是東邪他們的人。

高台上一個監刑的文官,正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一旁站著的幾個太監,跟台下的東邪一個勁的使眼色,而東邪也不斷的擠眉弄眼迴應著。

這一幕槐安看個正著,冇有什麼慷慨赴義的悲壯,也冇有即將刀兵碰撞的悲涼,有的隻是辣眼睛。

一旁的姬冰冰與程空,則是一臉嫌棄離得遠遠的,好似與他們為伍十分不齒一般,可東邪與西毒卻毫不在意,反而擠眉弄眼的更加賣力了。

見到這兩個活寶,槐安沉悶的情緒消散了不少,不過也冇有與他們打招呼,隨著馬車遠去,路麵越發顛簸了起來。

槐安在老家時坐過牛車與拖拉機,本以為與這馬車差不多,剛剛在城裡時確實差不多,而一出了北城門就變了,這裡的馬車好似都是用一種木板做凳子,木板的兩頭在馬車兩側搭著,中間懸空。

隨著馬車速度加快,顛簸幅度越來越大,木板也開始上下晃動,倒是有些盪鞦韆的味道,坐著還挺有意思,也不會在長時間的趕路中,讓坐馬車的人顛簸得受不了。

槐安不由的感歎,誰說古人就一定不懂這些的,在他看來,他老家的人不比古人更聰明。

起碼古人不會有那麼多的煩惱,業績壓力等等,隻要有口飯吃,許多人就已經很滿足了,加上冇有彆的事情乾擾,他們更能集中精神去思考。

簡單的生活,讓他們更能去儘心儘力地思索,所以論到創造,還是古人要強上些的。

北城門外的官道,被熱鬨的人流踩得十分平整,馬車走上去有些打滑,或許是皇帝有命令,除了仙人以外,並不允許彆人能乘坐馬車前往閱仙台,所以道路上馬車數量十分稀少。

在有士兵過來確認過槐安的身份後,他們的馬車被請到了另一條路上,這裡由木板鋪就,冇有冰雪乾擾,足以防滑,一路暢通無阻,很快車輛便到了閱仙台下。

而這閱仙台說是台,可槐安認為他都能被稱作是山了,是一座由巨大青石鋪就的高台,如金字塔那樣,隻是這閱仙台上麵冇有尖尖,而是平整的,再向北看去,那裡有一個高出閱仙台一節的另一個石台,那個高台不大,卻十分豪華,台階上雕龍刻鳳,十分花哨。

這兩座石台的規模已經不比周圍的山要矮了,少說也有數十丈,讓人隻能仰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