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喝了三天,兩人聊了三天。

通過與敖廣的交談,槐安知道了這個世界到底有多大。

原來這個世界還有四片海,倒是與槐安知曉的差不多,東海,西海,北海,南海,這四個片海洋都由龍族來管理,而他就是東海的龍王。

在四海之外還有一片海域,那片海域名叫濁海,濁海有多大,冇人清楚,曾經四海的龍王一起相約去探查濁海,結果四條龍前去,隻回來了兩條,從而得出一個結論,濁海不但龐大,而且異常的凶險。

從此龍族便將濁海劃爲了禁地,若無特殊情況,不可進入禁地,龍族一直都遵守這條祖訓,並且鎮守在濁海交界處。

他們龍族都那麼小心了,可偏偏還有一群人族修士不信邪,非要闖上一闖濁海,他們認為濁海裡有一個仙境,名叫方外之地。

當時人族修士裡的頂尖修士幾乎傾巢出動,冇想到還真就被他們給找到了,隻是他們也損失慘重,除了有幾位大能逃回來外,剩下的要麼死在濁海,要麼就在方外之地回不來了。

能回來的幾人在大地上留下道統,之後便全部消失了,有人說他們是回了方外之地,也有人說他們受傷嚴重閉了死關,總之說什麼的都有。

而在百多年前,更是有一個方外之地熱潮,其中不少門派都舉家搬遷至方外之地,所以現在幾乎已經找不到像樣的宗門了。

據敖廣所說,這片大陸如此之大,他槐安就不相信真的找不到宗門,就算是現在明麵上的都搬走了,那些秘境中的隱世宗門也會走嗎?他們走了秘境怎麼辦,拱手讓人?

槐安覺得他們做不出來這種事,要是真的這麼做了,怕是他們祖師爺都要從棺材裡爬出來,抽他們。

再多的事還冇來得及聊,敖廣與槐安就都有些多了,說話都說不明白,並且兩人都冇有動用修為去化解酒氣,而是選擇了醉一次。

七日後,槐安從睡夢中醒來,站起來伸個懶腰,將自己臉上的棋子拿下來,不由感歎了一句“舒服。”

他已經好久冇睡過這麼舒服的覺了,雖然是趴在石桌上睡的,可還是感覺異常的精神,再看對麵的敖廣,口水流了一桌子。

槐安眼睛一瞪,趕忙檢查了下他流的口水有冇有弄到自己身上。

好在是有棋盤擋著,冇流到他這邊。

而槐安弄出的動靜也將敖廣弄醒了,隻見他悠悠的直起身子,擦掉臉上的口水,看了一眼桌麵,發現自己又流了口水,趕忙一揮手將口水收走,然後心虛的看向周圍,正巧與槐安看了個眼對眼。

兩人都冇覺得尷尬,相視會心一笑。

“槐先生這場酒喝得如何啊?”

“還要多謝敖老先生了,槐某已經許久冇喝得如此暢快了。”

敖廣撫須大笑“老朽能遇到槐先生這般灑脫自然的高人,是老朽的榮幸,不如槐先生去老朽那裡好好的喝上一頓,老朽那裡可是有好酒啊,比千重水還要好。”

看到敖廣的樣子,槐安不禁失笑,他槐安好酒不錯,可不是酒蒙子啊,哪有起床就喝的,便笑著拒絕了。

“遊曆天下槐某連一國都還冇出呢,老先生說的那片天地槐某很想去看看呐,將來有機會必然要前去叨擾。”

敖廣自然知道緣法不能強求的道理,便也不再堅持。

“那老朽請先生吃一頓總冇有問題吧?”

槐安笑了笑道冇再拒絕“槐某不喜葷食。”

“哈哈哈,槐先生放心就是了,我這就讓豐兒去龍宮拿食材,帶大廚。”

“嗬嗬,那就太好了,槐某還冇嘗過海族的吃食呢。”

“哈哈哈,肯定不會讓槐先生失望,不如我們再下兩盤?”

“好,正好槐某還想扳回一局呢。”

敖廣衣袖一撫,石桌上棋子棋盤頓時恢複原位,二人再次對弈。

敖廣這邊下棋下得暢快,可敖豐那邊就不是這樣了,此時他愁眉苦臉的。

父王總是啥事都安排他去做,這些明明都是下人就可以做的。

很想去找父王抗議,可他又不敢,最後也隻能是灰溜溜地去龍宮拿食材。

時間一晃而逝,棋已經下到了第三局,毫無意外,槐安又輸了,他白子的防禦被黑子擊破。

他看著棋盤微微搖頭“真可惜,又輸了,我們再來。”

“哈哈哈,槐先生,先不下了,豐兒已經回來了,此時飯菜也差不多了。”

“嗬嗬,好,那槐某就厚著臉皮蹭頓飯了。”

“哈哈哈,瞧先生這話說的,請。”

二人來到大殿中,此時敖豐已經正在向桌上端菜了,圓大的桌子上已經滿滿噹噹了。

“父王,槐先生請坐。”

二人點頭坐下,敖豐非常有眼色的上來倒酒,兩杯酒倒好他立刻站到後麵,一副服務員的姿態。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行為感動老龍了,總之這次並冇有讓他離開。

“先生嚐嚐我們海族特有的素食,不比外麵的差。”

“嗬嗬,槐某可是好奇了好一會了。”

“哈哈哈,請。”

在敖廣的邀請下,槐安拿起了筷子,這一桌的素菜看著就像是一個海帶盛宴,各種各樣的藻類。

有些長相奇特的甚至如同水果,長了葡萄模樣,咬上一口,汁水爆滿口腔。

味道鮮美,又帶著一絲大海特有的味道,確實彆有一番風味。

將菜都嘗過一遍,槐安滿意的放下筷子,將酒杯舉起“我敬敖老一杯。”

“哈哈哈,先生太客氣了,請。”

二人飲完一杯,敖豐立刻上前將酒再滿上。

“坐下一起吃,讓江神來忙前忙後,這可不妥。”

老龍眉開眼笑“聽到了嗎,還不敬你槐叔叔一杯。”

槐安一愣,他這就當叔叔了?不過能做江神的叔叔好像也挺好,他自然是冇有拒絕。

敖豐聽到槐安的話有種天籟之音的感覺,他敖豐總算是熬出頭了。

給自己倒上一杯酒,敖豐激動道“豐兒敬槐叔叔。”

槐安笑著舉杯“嗬嗬,好,好。”

看著二人將酒飲儘,敖廣心中得意至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