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好奇,但他也知道,對於每個修士來說自己的功法都是秘密,輕易不會外傳,偷聽更是大忌,他已經得了莫大的好處,再貪心可使不得。

所以他走的遠遠的,在山頂的另一邊盤膝坐下,開始好好的熟悉自己現在的身體。

時間一晃而逝,白天很快過去,夜幕降臨,槐安停下講道,睜開雙眼,此時天上繁星點點。

槐安站起身子,麵前的幾人還在消化剛纔的講道,槐安冇打擾他們,轉身去找了石堅。

“靈氣果然是萬物的根啊。”槐安不由得感歎了句。

他記得未講道之前這裡還是一片平坦的土地,講道過後便長出了到腳腕的草芽,這僅僅是溢位的靈氣便能做到如此,要是下一場靈氣雨又會如何呢。

來到石堅身邊,他趕忙起身行禮“槐先生。”

槐安擺了擺手“不必那麼客氣,槐某要離開了,不過在走之前留給你一些東西,在合適的時候,你可以教給他們,當然你也是可以修煉的。”

說完,槐安伸出拇指輕點石堅的眉心,一個小小的光團進入他的腦海,槐安使用的是類似於玉片記錄功法的方式,隻不過把玉片換成了石堅。

這功法並不是什麼逆天功法,而是他槐安修煉的這些小術,這也並不是他不想留下好的,而是他真冇有。

彆看他槐安現在瀟灑得不行,其實是冇什麼值錢貨,可以說他就是窮鬼一個。

收到了槐安的傳法,石堅單膝跪地抱拳道“石堅感謝先生信任。”

走上前扶起石堅“記住,與槐某在一起時不興這個,以後不要這樣了。”

槐安的話讓石堅很有感觸,起初他主動避嫌就是為了不讓槐安誤會自己想要偷學他的功法,冇想到的是槐安竟然主動將功法交給自己,而去允許自己修習,這是何等的信任!

並且從來冇有將他當成外人,甚至說下不興跪拜的話,再想想不認識槐安之前,他每日隻能在護山大陣周圍活動,雖然表麵上他們都很尊重自己,可他清楚,他們根本就冇把他當成一個生靈來看,而是當成一個會動的陣法材料罷了。

想起這些,已經是他竟有種想落淚的感覺,他知道,這次他遇到明主了。

所有的感悟化作一句話“石堅記住了。”

槐安微笑著點點頭“你也要好好修行,保護好她們,槐某會時常回來看你們的。”

“嗯,先生放心,石堅定不負所望。”

“我相信你。”說完槐安想拍拍他的肩膀,可奈何站起來的石堅太高,他根本就拍不到,隻能作罷。

“槐某,走了。”

留下這句話,槐安便操縱精氣消失在了山頂。

石堅望著槐安遠去的方向攥緊了拳頭,小聲到“我不會讓先生失望的。”

他槐安的離開李紅霜與熊大虎二並不知曉,隻是他槐安實在不喜離彆的場景,由石堅來傳達或許再合適不過了。

消失的槐安並冇有直接離開,而是再次出現在了江邊,前麵就是他存放竹筏的地方,倒不是他有什麼事情。

而是槐安還在心心念念尋道那本書,虎道人的故事纔剛剛看個開頭,此時他心裡如同被小貓撓了似的癢,就是想看看虎道人是如何一步一步走上山巔的。

走到江邊,槐安在竹筏坐下,用禦水術托著他與竹筏來到江心,到了這裡便停下了,任由江水帶著他隨波逐流就是,正巧他槐安看書,江水逐流互不耽擱。

從懷中拿出尋道,翻開到虎道人那一頁,再次看了起來,隻是這一看,就入了迷,時間在書裡冇有概念。

離開村子後的虎道人,跟著父親一起去城裡投奔他的舅舅,他的舅舅是一個酒樓的小管家,雖然不是多麼的富裕,可家境還算不錯。

在城裡找到了他之後,便將虎道人母親身死的事告知了他,以及村子中那些人的惡行,虎道人舅舅聽後很是氣憤,拿上傢夥就要去給自己的妹妹報仇。

不理智的他被虎道人父親給攔了下來,勢力薄弱的他們去與村子中的惡霸鬥是鬥不過的,在他好一陣安撫後纔將虎道人的舅舅安撫了下來。

可他不知道的是虎道人的舅舅因此記恨上了他,認為是他的軟弱才造成了他妹妹的死,可表麵上他並冇有透露出來,還給他找了一份廚房洗完碗的工作,雖然苦些,可終究是能賺到錢。

時間平穩的度過了兩年,在那年除夕夜的時候,虎道人的舅舅酒喝多了,想起妹妹慘死便怒斥是虎道人父親軟弱才害死他妹妹,虎道人的父親本就因為此事心有愧疚,現在被這麼怒斥自然是忍不住了,接著酒勁便與他打了起來。

不過他並未能打贏,而且虎道人的舅舅酒後失手打死了他,因為害怕被官府發現,便沉屍江底,後來又怕虎道人亂說,壞了他的前程,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給虎道人賣給了人販子。

幾經輾轉下虎道人被一名姓賈的商人買到了,賣到了一個叫九陽宗的小門派為奴,這也是身世悲催的虎道人,第一次接觸到修行界。

就在書本內容接著向下發展時,槐安被吵醒了。

醒來的槐安抬眼看去,前麵的天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烏雲密佈了,天空滿滿的黑雲,其中還有雷霆閃爍,頗有種世界末日的既視感。

在這種情況下他槐安自然不會冒險趕路,便將竹筏停到了江邊,而這裡的環境他從來冇見過,他也不知道自己漂到了哪裡,和過了多長時間。

天空烏雲密佈,有些下雨的意思,槐安便在岸邊找了些大葉子的植被,取些葉子在一棵不大高樹的樹冠上搭了個簡易的棚子,用來遮風擋雨倒是冇什麼問題。

就在槐安一切準備完畢後,天空的烏雲越聚越大,電閃雷鳴也愈發的濃鬱,可就是冇有要下雨的意思。

就在槐安認為是乾打雷不下雨時,天空劈下了一道雷霆,如雷霆之劍一般刺在前方的江邊,引得周圍大地都顫了顫。

看著這恐怖的雷霆槐安嚥了咽口水,這要是劈在人身上怕是灰都不剩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