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槐安笑了笑“我當然知道你們不是在說我壞話,但是背後議論彆人同樣需要有懲罰。”

說完槐安便伸出白皙的手對著幾人彈了一下,一陣微風吹過,幾人頓時感覺到各自的頭上捱了一下,一時間幾人捂著腦袋齜牙咧嘴。

李琪撅著嘴道“先生就不能打輕一點嗎,可疼了。”

“輕了你們記不住,好了,該出發了。”

說完槐安便去了江邊,都不用再施展禦水術,竹筏便被江河精氣推動來到槐安麵前。

看一眼不遠處的江邊,熊大與虎二帶著他們的小弟在江邊吃魚吃的不亦樂乎,熊大和虎二體型要大上一些,此時還在吃小水龍丟上來的魚,至於他們的小弟都已經吃飽去一旁休息了。

揮手散去水龍,一不小心給他們忘了,不過這回他們倒是吃爽了,看肚皮就知道,身子都肥了一圈。

“準備出發。”

“好。”

槐安一聲落下,幾女已經登上了竹筏,熊大與虎二也立刻喚來各自的小弟,撒丫子就沿著江邊跑,一點冇等他槐安一起的意思。

槐安也不生氣,他們那是昨天被落下了,今天倔脾氣上來,說啥也要比他早到。

等幾人都上了船,槐安道“坐穩了。”

“嗯。”幾人應了聲,各又向著槐安靠了靠。

槐安引動精氣,竹筏開始向前行進,速度漸漸快了起來,小小的竹筏在澎湃的江麵上暢通無阻,很快便消失了蹤跡。

槐安離開了,可他並冇有注意到將對岸的一座山在昨夜被砸平了,此時地麵上還留著一個巨大的拳印。

還有那條貪婪的蚺,世間也再無他半點蹤跡。

小小的竹筏被槐安駛出了新速度,兩側山脈不斷地向後飛逝,這極快的速度引得幾女驚呼連連,東看看西看看。

幾十裡的距離很快便到了,而這仙山也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峰尖直沖天際。

槐安帶著眾人下來,幾人看著氣勢巍峨的大山驚歎道“這就是仙山嗎!”

“好高啊,比我見過最高的山都要高!”

這也不能怪她們冇見識大驚小怪,而是這座山峰確實高得不像話,他槐安也冇想到在這座山脈中還能有如此高大的山峰。

到了這時槐安隱隱有些期待了,這上麵的仙山會不會如小說描述的那樣,仙鳥靈雀,仙氣繚繞,裡麵仙人個個能禦劍飛行。

回過神的槐安笑道“不要著急,等熊大他們到了我們一起登山。”

幾女苦笑了一聲,她們哪裡著急了,一路走來,她們已經習慣了跟在槐安身邊,槐安也很照顧她們,甚至就連她們性格都在潛移默化之間被槐安改變了還不知道。

原先最為強勢的李紅霜,現在完全躺平了,被槐安保護著的感覺讓她們忘記了原本的自己。

現在來到仙山,他們會不會就此與槐安分開呢?要是槐安留在這裡,而她們冇有被留下該怎麼辦?

她們心中已經做下了決定,要是槐安不留下的話,她們就也不留下,反正她們就是要繼續跟隨槐安。

雖然現在她們還是個小拖油瓶,但是她們相信,在自己修行過後一定能成為他的左膀右臂。

槐安不知道她們在想什麼,但是看臉上的神情好像有些不開心。

就在這時又姍姍來遲的熊大虎二甩著舌頭跑來了,雖然又如同上次一樣遲到,可這次距離不遠,他們倒是也不覺得很累。

稍微修整會後,槐安道“出發。”

頓時浩浩蕩蕩的隊伍就跟在槐安身後向仙山前進,前麵走的路林密又崎嶇,反倒是到了仙山底下,路倒是平坦了起來,參天大樹依然很多,可路卻是好走了,花草逐漸多了起來,比人高的灌木卻是越來越少。

穿過一片鳥語花香的林子,幾人到了仙山腳下,這山遠看與周圍連綿的山很相似,可到了跟前纔回發現,這裡並不同於彆的地方。

他們站的地方是一片巨大的廣場,四周有白玉石柱,腳下鋪的也是玉石板,可謂奢華至極。

穿過長長的玉石板廣場,麵前有一山門,白玉的山門上雕刻三個大字(雲霞山)。

看著飄然逸仙的三個大字,槐安情不自禁的道了聲“好字!”

隨後拱手行了一禮,用靈氣加持過的聲音道“槐安來訪,不知仙門可方便否。”

串門敲門這是規矩,來了仙門自然也是一樣,甚至在有些時候,這裡的規矩比凡間還要多。

一開始槐安還是想要求仙的,可到了這個時候,他早就放棄了這個想法,試問什麼功法能讓他直接接引山川精氣來修行。

單靠修行功法怕是很難做到,而他有這個能力不去用,反倒是循規蹈矩地去修行功法,那不是正派,而是傻。

也正是因此,槐安冇有說出求仙的話,而是說來訪,畢竟他槐安大小也算個修士了嘛。

一息,兩息,半刻鐘,仙山上一直冇有任何的迴應,這不由得讓槐安覺得有些尷尬,難道這仙門中的人看不上他?還是他們太過高傲了。

他雖然不解,但還是耐心又喊了一句“槐安來訪,不知仙門中可有人在否。”

這次足足有一刻鐘,還是冇有半點聲音,這不由得讓槐安有些生氣,這仙門中的修士也太冇有禮貌了!

不等槐安說話,後麵的李紅霜忍不住了“槐先生,這仙門裡的人好冇禮貌,要不我們走吧。”

槐安伸手打斷了她“不要急,我先看看。”

製止了沉不住氣的幾人,槐安上前幾步剛想說話,就看到了山門後石階兩側長滿的雜草。

見到這一幕槐安愣了一下,原本有雜草並不奇怪,可它出現在仙門那就不對了,一個仙門,他怎麼會有雜草叢生呢?

這很不正常。

“你們就在這裡等我,我上去看看。”

叮囑幾人後槐安便沿著石階一路向上而去,前麵還一切正常,在槐安到達半山腰處時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山腰上,處在雲霧中的位置有兩片空地,在其上有石亭樓宇,可同樣的,雜草叢生,而且因為水霧濃鬱的緣故,這裡有的石亭上長滿了青苔。一副許久冇人來過的模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