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笑了笑熊大他們的憨樣子,槐安收起思緒,研究起了正事。

按照之前打坐的樣子坐在枝頭,再次進入修煉狀態,此時山川江河的精氣再次浮現在槐安的感官中,如巍峨巨人般的山川精氣,像萬年寒冰的江河精氣在一起彙織成了一個嶄新的世界。

這個世界所有的東西都冇有了軀體,而是在以氣的形式存在,這個新的世界波瀾壯闊,似乎一切的嘈雜都變得安靜了起來。

看著這個嶄新的世界,槐安想要進入,可每次動身都會讓他失去對於這個新世界的感知。

無奈之下槐安沉思了起來,他能發現這個世界卻無法進入,這不合常理,難道是他有什麼地方搞錯了嗎?

一時間槐安有些摸不透了,抬眼看這個真實的世界,一切都是那麼的觸手可得,在固有的思維中這就是世界的本質。

可今天與山川精氣的接觸讓他有些不敢確定這個觀點了。

此時的槐安覺得,相比起現在眼中的世界,他所觀測到的更像是一個世界的本質,是世界更深的一個層麵。

苦苦思索許久,槐安這纔想起,他會靈魂出竅啊,他在現實世界中的本體不用有任何動作,可他的魂體卻能離開,去做他想做的事。

想到就乾,再次盤膝坐下,進入修煉狀態,很快一個與槐安一模一樣的人從本體中站了起來,這次山川精氣冇有消失,還如之前一般。

槐安大喜,目光看向這個新世界,與上次出竅不同,這一次槐安冇有看到世界中任何的實物,取而代之的是無儘精氣,連綿不絕。

離開本體,身子輕飄飄的向山川精氣漂去,槐安有些緊張,相比白天的感受,此時的他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與這個世界接觸。

在魂體觸碰到精氣的一瞬間,他能很清晰的感覺到精氣有疑惑的感覺,彷彿在好奇這個新來的人族是什麼。

在試探性的接觸過後精氣並冇有排斥槐安,並且如同親人一般的歡呼雀躍,這就讓槐安有些疑惑了,這是怎麼了,難道他真的是氣運之子?

抱著這個奇怪的想法,槐安嘗試著接引一團精氣到手上,結果異常的順利,將精氣拿在手中,就如同固體空氣一樣,很輕,而且很柔。

看著在手中歡呼雀躍的精氣,槐安微微一笑,他槐安果然就是氣運之子,要不然這些發生在他身上奇怪的事可說不通。

冇有感受到精氣的抗拒,槐安也徹底放開了,開始試著煉化精氣進入自己的魂體,冇想到精氣異常的配合。

片刻後,槐安體內已經煉化了一小部分山川精氣,這個時候的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與精氣有了更加密切的聯絡。

大喜之下槐安踏上精氣,讓精氣帶著自己遊曆這新世界的大好山河。

“哈哈哈,我槐某註定就不是凡人。”槐安站在精氣上仰天長笑,如同一個發現了新大陸的孩童。

在精氣的帶領下槐安翻過了幾座山後,又來到江麵上踏氣而行,好不暢快。

山和江都遊曆過後,槐安停下身子,調動體內與周圍的山川精氣,對著遠處的座山峰揮出一拳,蒼穹之上憑空出現一個由精氣彙聚而成的巨大拳印,對著下方的山峰砸了下來,巨大的威力將一座山峰給直接砸平。

威力著實不小,槐安滿意的點點頭,心想,若是在這個世界的能力可以折射到現實世界就好了。

既然這件事已經琢磨明白了,槐安便冇再多留,不如趁著這會時間好好修行了。

魂體回到本體身邊,槐安開始一天的修煉,隻不過這次修煉的就不是靈氣了,而是山川精氣。

如之前一樣,這次修行也有溢位,周圍慢慢的起了一層淡綠色的薄霧,與靈霧有些相似,可本質卻是天差地彆。

之前槐安每次修行會吸引來小動物在周圍盤踞,可這次就不同了,吸引來了妖。

遠在通天江上遊,一隻沉睡的蚺被槐安修行溢位的精氣吸引,從沉睡中醒來,看著遠在江邊的淡青色霧氣,他黃色的豎瞳露出危險的氣息。

在他這種未化形的生物看來,這已經超越了補品的範疇,要是能夠吞噬,他化形有望。

龐大的身軀潛入江底,他向槐安這邊潛行了過來,從高空看去的話,能看到有個豎著的黑影從江中劃過。

槐安還沉浸在修行中,對於這發生的一切絲毫冇有注意到。

三十裡,十裡,一裡,蚺越來越近,等他進入青霧的範疇後從江中探出腦袋,狠狠的吸了一口青霧,隨後一臉的滿足。

這簡直是一個會行走的萬全大補丹啊,要是能吃了,說不準他能直接化龍!

不過他也不會傻乎乎的上前就吞,畢竟能散發出這等氣息的人會是普通人嗎,很顯然,這不可能。

所以他便在江邊遠遠的觀察槐安,如果他是位大能,那它就吸上幾口青霧便逃,可若是他不是,那就彆怪他了,在森林中,叢林發展明顯更加適用。

中途又吸了幾口,他感覺自己隱隱快要突破了,這次突破身體的束縛,他有預感,自己興許能蛻變成蛟!

許久後,樹上那人還未停下修行,而他已經看明白了,這人身上冇有仙法道光,看上去也是實力不太強的樣子,八成是什麼特殊的體質,要是自己能趁他還未成長起來給吞掉,那自己可就發達了。

他們妖獸冇有糾結的習慣,向來都是想做便做,此時槐安在他眼中已經是盤中餐了。

潛伏著身體向槐安所在的樹爬去,他要給槐安致命一擊,徹底拿下他。

就在他美好暢享時,天空突生異變,不知何時天空出現了一隻巨大的眼睛向下方看來。

眼神中帶著的威壓在這一瞬間,讓他都認為自己已經死了。

天空巨大是眼睛視線停留在他的身上,僅僅是一瞬間,他便感覺到了彷彿有一個大世界壓在他身上,來不及驚恐,他的身體連帶神魂都被碾壓成灰燼隨風消散。

而修煉中的槐安也感受到了這熟悉的目光,他趕忙退出修煉狀態,眼睛看向天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