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曼小說 >  白頭仙途 >   第五章 下山

-

在大老虎的背上絲毫不覺得顛簸,反而異常的舒適。

看著身邊的景色不斷的向後閃退,槐安心中想著等自己將來修行有成了說啥也得弄個坐騎,看看,多方便啊。

已經顯出原形的小狐跟在大老虎的屁股後麵,一路的狂奔,送著槐安。

看著遠處的景色槐安想起了小狐的話,這裡似乎有高人來過,便好奇的問小狐。

“小狐,你說你們這裡有高人來過?你知道他們宗門在那嗎?”

小狐一邊跟著老虎狂奔一邊道“回先生的話,我們見過幾次修行者,但是跟他們說不上話的,至於他們的宗門在那裡,我聽長輩說過,好像在通天河的儘頭,不過我也冇去過,不知道哪裡是怎麼樣的。”

通天河?儘頭?槐安心中默默的把這個地方給記下來,打算有機會了一定要去看看,怎麼著也得先搞兩本修行功法不是。

大老虎的速度不是蓋的,也就一刻鐘的時間他就帶著槐安來到了一座大山的山腳下,這裡已經能隱約看到遠處的城鎮了。

能看到人類的地方感覺就是安心,這兩天在山裡過得可謂是有些糟糕。

在一塊大石頭上停下,老虎緩緩的趴下,方便槐安下來。

“先生,前方就是人族經常活動的地方了,我們不太方便露麵,就不送您進去了。”

槐安點點頭“到這裡就已經很好了,這個籃子你帶回去,槐某用不上這些。”

說著槐安從籃子裡拿出了一個類似於桃子的水果吃了起來,這剩下的則是被槐安還給了老虎。

至於一旁小狐剛拿過出來的籃子,則是被槐安用眼神示意收回去。

小狐說什麼也不肯,大有槐安不收下的話,就一直跟著的意思,大老虎也是有樣學樣的擺手不收。

看著他們的這個模樣槐安覺得好笑,這兩個小妖,挺有意思。

無奈的搖搖頭,在小狐準備的籃子中拿了幾塊狗頭金,還有那根黑漆漆的簪子,至於彆的,槐安冇有要,這兩個小妖那麼窮,他再收人家的禮,他心中過不去。

倒是這狗頭金,在世俗行走可少不了啊。

看著他們滿臉不開心的樣子,槐安難得的笑了笑“你們兩個也彆覺得這有什麼不妥,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冇什麼用,倒是你們留著會有不小的用途,要是想送,下次可以再送點狗頭金。”

“好,下次一定給先生送狗頭金。”

看著兩個一臉認真的小妖,槐安決定再送他們一樣東西。

閉目沉思了半天,終於想好了“小狐,今後你就叫胡小涼吧,大老虎就叫路長卿,這修行一道,名字與道號是一樣重要的,不可冇有。”

槐安冇再逗留,揮揮手告彆了兩妖“有緣再見。。”

石頭上的小涼和長卿還在一片混沌中冇有醒悟過來。

名字,他們有名字了?有了名字好像連神台都清明瞭些呢。

“槐先生再見,一定會再見的。”

小涼和長卿目送槐安直到背影模糊纔不舍的轉身。

小涼看著陸長卿道“先生當真是深不可測,我第一次見他時,還如同一個凡人,再見神念就已經無法再觀測到先生了。”

“是啊,有這般感悟的高人竟然還如同凡人一般行走世俗,或許這就是族裡長輩說的返璞歸真吧。”陸長卿應了句,同小涼慢吞吞的往回走。

“我感覺我很快就能突破,化形也用不了多久了。”

“我也是。”

………………

走在鄉間的小路上槐安心情愉悅的緊,這幾天在山裡住著難受的不行,現在忽然回到人族的城鎮,竟有種恍然隔世的錯覺。

不自覺的腳步就歡快了起來,槐安自己都冇有發現,此時的他竟如孩童般蹦跳了起來,隻是幅度輕微,不易察覺罷了。

路上遇到些趕著進城的百姓,槐安看他們的目光充滿了善意。

而他們看槐安的目光卻滿是古怪,一個滿身書生氣的人卻如此的邋遢,在這城裡也不多見,畢竟這個時候的書生還是很珍貴的。

槐安絲毫冇有察覺到旁人好奇的目光,自顧自的排隊進了城。

要不是一個大嬸提醒,槐安還真能穿著這身餿衣服在城裡逛個來回。

低頭聞聞自己身上的味道槐安皺起了眉頭,還真是夠味的。

不過槐安也冇覺得尷尬,畢竟自己都不嫌棄,彆人也冇說啥不是。

看樣子還是得先找個地方把身子洗了,再換一套衣服。

槐安立刻沿著街道找起了賣布匹的鋪子,像這個年代買衣服,恐怕也就賣布料的鋪子會有成品的衣服了。

走了不到半條街,還真被槐安給找到了一家賣衣料的鋪子。

眼看著現在裡麵並冇有什麼主顧,槐安也不再顧及自己的形象會不會影響人家生意了,直接就走了進去。

店裡有一個掌櫃和一個小夥計,掌櫃的打著算盤,小夥計在那打瞌睡。

見到有主顧進門,那小夥計立刻精神了,擦掉嘴上的口水笑著就迎了上去。

小夥計笑容滿麵的走到槐安麵前,拱手道“客官需要什麼呢,咱這有上好的細麻,還有不少的錦匹,當然成衣也是有的,您看您需要些什麼。”

槐安有些詫異,這小夥計和掌櫃為什麼不攆他這個破衣嘍嗖的書生,跟上輩子小說裡的情節不一樣啊。

當然槐安也不會傻到去問人家你為啥不攆我出去啊?

這樣也挺好,省了些麻煩。

槐安環顧一圈鋪子裡的商品,大多數都是未經過加工的布匹,不過也是有些成品衣服掛在牆上,看做工還是不錯的。

略微想了下,槐安開口道“來兩套寬袖長衫吧,裡衣外衣都要,還有褲鞋,都配齊,顏色要一套灰一套青。”

麵前的小夥計聽到槐安要兩套成衣,立刻精神了起來,趕忙堆著笑的請槐安去丈量下尺寸,然後他去拿衣服。

等小夥計丈量完尺寸還是掌櫃親自來問槐安,他拱著手道“不知道先生您是要什麼料子的呢?”

聽到掌櫃的問話槐安愣了下,這什麼料子的衣服穿著舒服他還真不知道,前世都是直接看上就買,哪裡會去看什麼料子啊,現在這麼一問還真把他給問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