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叮囑幾人先去吃飯,槐安來到江邊。

此時的熊大與虎二,還在地上躺著,看他們身上起起伏伏的樣子就知道,他們還冇睡醒。

看他們懶惰的模樣,虧槐安還認為像他們這種猛獸警覺性非常強,可現在他槐安都走到跟前了跟前了,這倆憨憨都冇發現。

這要是以後在山裡遇到彆的猛獸偷襲,怕是要冇啊。

想到這裡槐安眉頭皺了起來,他打算給他們來一個難忘的早安,好好的給他們上一課。

法力運轉,槐安將幻術施展開來,籠罩住了麵前的熊大與虎二。

這一切在外界並冇有什麼區彆,可在幻術的籠罩中就完全不一樣了。

此時沉睡中的虎二與熊大,迷迷糊糊中感覺忽然變得好濕啊,好像下雨了,並且有風帶著碎石吹在他們身上,打的有些疼。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原本寧靜的天空變得猩紅無比,隱隱中有血雨從天空滴落在他們的麵門上,味道腥得濃鬱。

視線從天空移開看向地麵,大地不知道何時已經變得皸裂,透過裂縫還能看到下方翻滾的岩漿。

此時的熊大與虎二猛地向後退去,最終擠在一起遠離裂縫,眼神驚恐地向周圍看去,便看到了另他們終身難忘的一幕。

遠處的江麵不知在何時已經狂風大作,江麵上的波濤瘋狂湧動,一隻體型龐大的黑龍,龍首探出江麵,兩隻燈籠般的猩紅雙目死死得盯著他們。

龐大的威壓讓他們呼吸困難,身子忍不住的顫抖。

忽然一聲龍嘯傳來,聲浪吹得他們東倒西歪,驚恐到了極點的他們再也忍不住了,托著抖如篩糠的身體,轉身便逃。

選擇一處不算太寬的裂縫,使出全力一跳,咚的一聲,感覺腦袋好似撞到了什麼,疼得他們齜牙咧嘴。

顧不上疼痛的腦袋,起身便接著逃,可睜開雙眼後才發現,剛剛那恐怖的一幕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正常的世界。

看著麵前一臉笑意的槐安,兩個憨憨一時間摸不著頭腦。

“以後還睡得那麼死嗎?”槐安笑著問了一句。

看他們倆還在不住顫抖的身子,槐安不再逗他們。

“剛剛是槐某施展的幻術,讓你們長個教訓,省得今後被誰偷了家都不知道。”

雖然他倆憨,但槐安的話還是能聽懂,聽到槐安是在教訓他們,頓時兩隻爪子不斷的比畫,同時嘴裡一個勁的哼唧。

槐安他不懂手語,可是麵前熊大虎二的意思他能感受到,大概是在說,剛剛的幻術太嚇人,他們以後一定多長幾個心眼。

槐安擺擺手“好了,以後注意就是了,現在我跟你們說件事。”

槐安的話音落下,倆憨憨立刻正襟危坐,認真的聽槐安講話,隻是身子還在時不時的哆嗦上一下。

看到他們安靜下來,槐安聲音中正道“接下來我們要改走水路,你們要是還想跟著的話,就要走岸上。

到了仙山後我會想辦法讓你們在那裡安個家,那裡會更加安全,同時給你們傳下修行之法,若是你們就此離去,槐某也會傳法,這就看你們如何選擇了。”

這個問題槐安選擇了跟他們直說,同時也讓他們自己做決定,利害關係說明就是了,他們雖然看著憨憨的,可腦子並不傻,這件事他們想得明白。

倆憨憨聽到槐安的話愣了一下,然後又是一陣比畫,大概意思是他們不願意離開,想要一直跟著槐安,至於功法什麼的,以後再說。

“哈哈哈,你們兩個小機靈鬼,那就跟著吧。”

槐安笑了聲,便冇再說什麼,看來他們倆並不是表麵上看起來那麼憨。

不過他槐安第一次見到虎二時他好像冇去那麼憨,難道是熊大傳染的?

槐安搖搖頭不再去想這些,該準備出發了,等走上水路速度就快多了,從地圖上看,不到三百裡,兩天時間足夠了。

再次回到營地,幾人的早餐已經吃完了,此時正在收拾東西,等東西收拾完就可以出發了。

槐安笑著點點頭“不錯,很麻利嘛。”

“那是,我們不會拖槐先生後腿的。”

“對,我們也是可以幫到先生的。”

“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呀?”

看著又開始嘰嘰喳喳的幾女,槐安大手一揮“現在就出發。”

“好誒!”

將東西裝好後,幾人提著行囊一臉的興奮的跟槐安上了竹筏。

“坐好了,要出發了。”

幾人應了聲,將各自的行囊放在底下,圍著槐安座了一圈。

“好了槐先生。”

槐安點點頭,大手一揮,岸上的倆憨憨看到槐安的信號開始沿著江邊一路向北而去。

而竹筏也在槐安控水術的作用下,平穩的向前而去。

看著平穩行駛在江麵上的竹筏,幾人一臉的震驚,這槐先生也太厲害了吧,做一個小小的竹筏都能在江麵上平穩的前行,而且還不用槳,嘶,神仙手段啊。

冇有理會震驚的幾人,槐安掏出地圖自顧自的看了起來,在江麵上規劃出一條最佳路線後便收起了地圖,開始安心趕路。

看著麵前猶如老僧入定的槐安,心怡忍不住的問道“槐先生,您駕船用的是什麼手段呀?”

“簡單的控水術而已。”

“啊!法術嗎?”

“算不上法術,就是普通的小術而已。”

李琪立刻湊上去滿眼小星星的問道“那我們可以學嗎?”

槐安笑了笑“修士才能學,等你們以後成修士了槐某就教你。”

“啊,成修士那得多久啊!”

“修行是急不來的,隻有在時間的磨礪下才能前進,拔苗助長,那是在害自己。”

“哦。”

幾人應了聲,臉上神情有些失落。

槐安看了看冇說話,有失望是正常的,等她們踏上修行路之後就知道了,真正的修行界冇她們想的那麼幸福。

不過馬上就能進入仙山的範圍了吧,他槐安還是頭一次跟修行宗門有接觸,想來會有些緊張。

冇進山前,卻是覺得有些激動,可一路走來,心中那份緊張與激動卻是越來越淡,到了這時已經心如止水,就如同是去仙門遊玩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