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陽從東邊升起,又從西邊落下,林子裡氣溫由低到高,再由高到低。

從槐安出發的荒村到通天江江邊,直線距離約麼有六七十裡,正常來講小半天的功夫也就到了,可山脈中不比寬敞大道,有的地方人無法走,經常需要繞行。

加上植被茂密,山路崎嶇,還帶著五個拖油瓶,等他們趕到江邊時太陽已經快要消失不見了。

“先休息一晚,明日我們改走水路。”

“好的槐先生。”

幾人應下就去忙活各自的事情,而槐安則是來到江邊,目光向江麵望去。

這江麵寬廣如湖泊,比槐安見過的任何江河都要寬廣,看上去磅礴又大氣。

洶湧的江麵,波濤起伏,想要走水路恐怕一般的小船不行啊,就算是挺住了風浪,怕是也扛不住水波的搖晃。

不過這些對於槐安來說不算麻煩,還是有解決辦法的。

沿著江邊走了一陣,在一處不大的回水灣找到了荒村曾經的木船,此時還在水灣中的有兩大一小,大的上麵有閣樓,小的上麵有小棚子。

隻可惜因為泡在水中時間太久,木船的結構大多已經損毀,那艘較大的木船更是已經漏水擱淺。

實在是可惜木材已經腐朽,要不然可以直接使用,能省下不少的功夫。

不過這對於有修為在身的槐安來說並不算太麻煩,雖然他不會造船,但是木筏這個東西他會啊,有木材和藤條就可以造出來,雖然不如船方便,但目前還是很好用的。

說乾就乾,拿著灼日,在樹林中尋找了一會,冇有找到適合造木筏的木材,可是卻意外發現了一片竹林,這不是困了就給送枕頭嗎。

槐安一點都冇客氣,直接砍了十幾根,選出最粗壯的一段,再用從古樹上取下的藤條,橫一排,豎一排,捆了三層後便大功告成。

將木筏放在岸邊,就等明天出發了。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要在再試試自己的控水術,萬一明天在江麵上趴窩可就尷尬了。

來到水麵上,槐安閉目感受著江麵澎湃的波濤,伸出右腳踏在江麵上,本來應該出現的跌入水中的畫麵並未出現,而是如同踏在陸地上那般平穩。

隨著兩隻腳一同踏出,江麵上升起一個由江水組成的高台,托著槐安向前行進,遠遠看去如同仙人踏水而行,如此寬闊的江麵上站著一個長衫先生,這一幕異常的震撼。

在江麵上繞了一圈,確定了冇有問題,槐安便上了岸。

正好這禦水術不用他調動體內的靈氣,隻需要驅使周圍的靈氣就可以做到,這倒是讓槐安方便了不少,省的再讓他趕一天的路就停下補充靈氣。

上岸後槐安找了棵粗壯些的樹,在上麵找一處牢固些的樹枝躺下,想起了熊大虎二他們,總讓他們這麼跟著自己終究不是個事。

他也想過將虎道人的功法傳下去,就讓他們在山中修行,可這樣終究不是個辦法,要是能有仙門為他們提供庇護,那將會好得多,最起碼安全問題不用擔心。

而且修煉了虎道人的功法後氣息會非常詭異,若是遇到有修士路過,難免不會將其打殺了,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罷了,就先讓他們跟著吧,等到了仙門看看能不能讓他們在仙門的周圍安家。

做完這些時間也不早了,明天還要趕路,槐安便閉目小歇了會。

第二天清晨,嘰嘰喳喳的鳥叫聲再次將槐安喚醒,看著麵前枝頭的小鳥,槐安覺得自己還是挺招小動物喜歡的,起碼每天都有他們叫自己起床。

伸出手指,槐安吹了聲口哨“噓~”

那小鳥看了眼槐安,這次倒是冇有逃跑,而是飛起來落在了槐安的手指上,然後又嘰嘰喳喳的叫了起來。

這一幕引得槐安嗬嗬直笑,這小鳥長得有些像是麻雀,就是老話中的家巧,不過他腦袋處有一塊顏色是綠色的,倒是有與百靈有些相似。

伸出另一隻手,逗了逗他,看著它有些生氣的樣子,槐安嗬嗬一笑,便將他放飛了。

從樹上一躍而下,來到幾人的帳篷前,槐安喊了句“太陽曬屁股了,還不起床呢。”

話音落下,帳篷中傳來幾聲迷迷糊糊的動靜,隨後便有悉悉索索的穿衣聲傳出。

把她們叫醒,槐安便冇有再待下去,而是轉身來到了江邊,他昨夜趕做的竹筏正靜靜的漂浮在江麵上,隨著來回湧動的波紋上下起伏。

跳上竹筏,槐安施展禦水術駕起竹筏便向江中駛去,他打算捉條魚,雖然自己並不喜葷食,但給那些小姑娘用來燉湯也不錯。

待駛入江心後,竹筏便穩穩的立在江心,任它風吹暗湧,皆是不能動搖。

在竹筏上盤膝坐下,槐安用控水術喚出一條小龍,看著它歡快騰舞的樣子,槐安指著江心道“去。”

隨後小水龍便龍入大海般潛入江中,帶起江麵上點點滴滴的浪花。

在竹筏上盤膝片刻,小水龍便再次從江中飛出,隻是這次他的口中正銜著一條與他體型差不多大小的銀魚,它被小水龍衘出水麵時還在不停的撲騰,異常的有活力。

收起銀魚,槐安輕輕摸了摸小水龍的頭,便帶著銀魚向回趕。

將竹筏停好,收拾好銀魚,槐安便來到營地,此時李紅霜她們正在生火煮飯,看著鍋中來回翻滾的幾塊肉乾,槐安將銀魚交給李紅霜。

“肉乾快冇了吧,加上這條魚吧。”

李紅霜看著槐安手中的銀魚一臉的驚喜“這是哪裡來的魚呀?”

槐安笑了笑“自然是抓得。”

心怡舉著小手喊道“槐先生好厲害!”

李琪也滿眼小星星的看著槐安“槐先生,是不是以後我們能經常吃魚啦?”

看著幾人天真爛漫的樣子,槐安嗬嗬一笑“那是自然,以後想吃多少都行,槐先生給你們抓。”

李楓舉起雙手“先生萬歲!”

槐安擺擺手“行了,快去煮飯吧,我去看看熊大他們。”

“啊,先生不吃嗎?”

“槐某不太喜歡葷食,你們不用給我留。”

“哦。”

-